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亲爱的自己》:话题剧的框架 也有戳人的地方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5日 01:51   澎湃新闻

《亲爱的自己》海报《亲爱的自己》海报

  曾于里

  今年是女性群像剧的大年。《亲爱的自己》虽然自我定位为“都市情感励志剧”,但以女性为主导的视角+群像式的女性叙事,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不久前的爆款话题剧《三十而已》。倒也不必着急撇清二者之间的关系,这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双方不过都采取了女性群像剧的模板,决定水平高低的还是模板基础上的各自发挥。

  《亲爱的自己》聚焦三个女性、三组人物关系。

  李思雨(刘诗诗 饰)是职场精英女性。在职场上,她辛苦打拼、雷厉风行,也很重感情,被公司大老板看好,前途无量。李思雨的软肋是对职场生态起初还抱有比较天真的想法,但在摔了跟头后也迅速成长。

  李思雨有一个相爱七年的男友陈一鸣(朱一龙 饰)。陈一鸣温文尔雅、心思细腻,深爱李思雨。但陈一鸣思想深处有些传统,他认为男人就应该养家,他希望李思雨回归家庭。但陈一鸣遭遇失业的打击,在李思雨面前失去心理优势,自尊与自卑反复折磨着他,他与李思雨观念上的分歧也渐渐放大,这为两人情感埋下隐患。

  张芝芝(阚清子[微博] 饰)是职场妈妈,有一个刚上幼儿园的女儿,职场家庭两头跑。她与丈夫刘洋(彭冠英[微博] 饰)已没有多少浪漫可言,操心的都是种种现实的烦恼,比如如何让幼儿园的女儿不输在起跑线上,如何处理婆媳矛盾,是否要生二胎,等等。

  张芝芝明显属于付出更多的一方。她有点丧偶式育娃,她对孩子的教育过分上心,刘洋有些无所谓。婆婆介入他们的小家庭后,强迫张芝芝喝奇怪的催孕药,实在令人窒息。但面对张芝芝的求助,刘洋无动于衷。这也是两人婚姻危机的伏笔。

  顾晓菱(陈米麒 饰)是个拜金女,苦心孤诣想要嫁个大富豪,金钱和心思都花在如何钓男人上面。“富二代”雷浩文(李泽锋 饰)原本是个浪荡公子,但对顾晓菱一见钟情,两人开始相杀相爱。

  这条线着墨不多,除了探讨金钱与爱情的关系外,也充当着调节剧集氛围的作用,两人的对手戏有浓浓的喜剧感。

  《亲爱的自己》也是一部话题剧。三个女性、三组关系、三条线索,穿插着困扰都市男女的种种话题,有来自职场的、家庭的、两性的。比如与对自己有恩的领导竞争同一个岗位,是争取还是放弃?如果部门要裁掉一半员工,每一个手下都曾与自己奋斗过,你会如何决断?你想追求事业,爱人希望你回归家庭,你要如何取舍?是为了帮孩子获得更好的资源而委屈自己低声下气去搞社交,还是让孩子顺其自然,自己也好过一些?婆婆迷信又强势怎么办?等等。话题剧以话题带动情节推进,各种话题纷至沓来,也能保证剧集播出期间拥有足够的讨论度。

  但话题剧自身携带的两个弊病,在《亲爱的自己》中多少也存在。一方面,话题剧创作常常是主题先行,编剧搜罗并提炼网友热议的具有代表性的议题,再融合在人物身上。话题先于人物塑造,有典型性但缺乏足够的个性,这就导致话题剧容易出现“撞梗”。

  比如剧中张芝芝费尽心思讨好幼儿园家委会的桥段,不免让人联想到《三十而已》中顾佳的儿子上幼儿园的桥段;并且,刘洋后来也像许幻山一样出轨了。编剧当然没有抄袭,只是她们都取材于微博上已婚女性的三大烦恼:丧偶式育儿,丈夫出轨,婆婆极品。

  另一方面,编剧更注重于话题的制造,有时为了话题主动或无意地忽略生活的逻辑。《亲爱的自己》一开篇李思雨厕所里堵客户的桥段受到诟病,只要对比下《安家》中房似锦到医院堵客户的桥段,会发现《亲爱的自己》从细节到表演全方位地被比下去了。

  除了这种显眼的情节,观众还可以留意话题剧的金钱概念。王安忆有这样一个说法,好的创作总会关注“生计”。所谓“生计”,就是“过日子”,比如主人公所租的房子与他们的收入水平是否相符合。就“生计”这一维度,《亲爱的自己》也有瑕疵,虽然以上海为背景,但缺乏外来青年在上海打拼的那种务实气息和生活感,观众已经看不到真正的“蜗居”。

  就比如李思雨和陈一鸣各自在上海市中心租房住,陈一鸣租的公寓推窗就可以看到东方明珠。刘洋、张芝芝夫妇看着是那种经济适用夫妻,按张芝芝的计算,夫妻俩一个月收入加起来21000元,但买的是上海市中心的老公寓,内部装潢高级,每个月房贷才6000元,把孩子送进顶级的私立幼儿园每个月8000元……这几个数字看着是这么回事,实际上都不够准确。

  但如果你对这些细节不吹毛求疵的话,《亲爱的自己》可看性并不差,叙事流畅,运镜讲究,并且编剧在话题剧的框架内也不无匠心独运的地方。譬如女性群像剧,男性角色很容易写成工具人,但陈一鸣立体得多。

  陈一鸣身上没有我们常见的那种支配性的男性气质,在这段感情中,他是倔强的、要强的,但他更是脆弱的、敏感的、欠缺安全感。他因为怕失去,愈是要求自己完美,在他的理想主义幻灭后,悲怆感也更加强烈。因此,虽然失业的桥段常有,但陈一鸣失业后的焦灼难安,以及在现实面前一再降低期待值地妥协,也让人看得心有戚戚。他的昂扬志气和自信心在一点点流逝。朱一龙的诠释非常精准。作为“都市情感励志剧”,《亲爱的自己》的主题一定是积极向上的。开篇铺垫的种种丧,为的是服务于之后的成长。张芝芝-刘洋、顾晓菱-雷浩文这两条线相对常规,也不难猜到走向。李思雨-陈一鸣这条线更让人期待,不落俗套的角色气质,让李思雨、陈一鸣的情感波折戳中人心。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