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国漫迷别急!《大理寺日志》计划推六季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3日 00:35   新京报

  以一只叫做李饼的大白猫为主角,武则天时期大理寺的工作日常为主线,一系列悬疑逗趣的故事讲历史权谋,改编自漫画家RC创作的同名古风断案类漫画《大理寺日志》看似类型混杂,却做出了自己的风格。

  在内容题材上,《大理寺日志》突破了以往国漫作品的热血风格,不仅有推理悬疑、动作打戏,还有二次元国漫的萌点和搞笑桥段。制作方面则完美复刻了大唐盛世的市井繁荣。在每集的片尾,还有两三分钟的定格动画为观众普及传统文化。

  2020年4月10日,好传动画制作出品的《大理寺日志》独家上线B站,目前总播放量达到9800万,追番人数275万,并在B站和豆瓣分别取得9.8和8.6分。新京报记者近日专访该剧导演槐佳佳和出品方好传动画总裁尚游,了解《大理寺日志》更多幕后故事。

  剧本讲究在10分钟内讲好故事

  在《大理寺日志》之前,已经有大量以唐朝为背景的经典影视剧,怎样在这些经典作品之下突出自己的风格,槐佳佳觉得,最重要的还是把故事讲好。“不管在什么背景下,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的套路和讲故事的方式。我不太希望分镜和其他表达抢了故事的连贯性。”

  《大理寺日志》以番剧的形式播出,掐头去尾后每一集只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槐佳佳觉得在十分钟里面大的事件至少要有两到三个,而且不能很生硬很无聊地摆在时间轴里,必须要恰当舒服的串联起来。“可能大家不太明白,从第一个镜头到最后一个镜头,都必须要有我自己的讲述逻辑和编排顺序。时长是硬性指标,确实不太好讲故事。而且十二集的总时长加起来有将近三个小时,远超过电影的时长了,必须要把故事讲得很顺,观众才能接受。”

  尚游以日本TV动画举例:“一般观众比较关心每集的时长,但其实我们内部更关心的是镜头数和任务数。日本正常TV动画一分钟大概对应10个镜头左右,十分钟就是110-120个镜头。但是《大理寺日志》每一集有将近200个镜头,信息量密度非常大。”

  偶得打戏音乐,原是其他电影试音小样

  在剧集的最后一集,有一场颇为精彩的动作打斗戏,槐佳佳一开始就意识到最后一场一定要有打戏才精彩,这就是所谓“戏核”。问题随之出现,更擅长讲故事的槐佳佳对于打戏的设计并没有把握,因此决定找一个做得最好的人帮助自己完成。试了很多人之后,终于找到了《雾山五行》的导演林魂。

  拿着槐佳佳的文学分镜,林魂马上就明白了他想要的内容,按照这个基调设计了动作。

  而这一段打戏的音乐,也是槐佳佳“偶得”的。当时音乐导演杨芮为另外一部电影做了试音小样,小样跟电影本身并不是特别契合,槐佳佳却听完就觉得特别棒,很适合自己的作品,就向杨芮要来了这段小样。拿着做好的动作戏设计之后,槐佳佳又找到杨芮,他听完马上说:我得给你加东西。很快找来唢呐、人声老师,继续做音乐的润色和提升。而这段打戏的动画,则是《朔风》的导演郑午帮忙画的。

  槐佳佳总结这个过程:“我知道自己哪儿不行,不行就要承认,就要找更好的人帮你去实现。这是一个项目,不是我的个人作品,因此需要所有人一起把它做到极致。”

  ——专访《大理寺日志》主创

  新京报:不少观众提到支线太多主线不集中,你怎么看?这是否受制于每集的时长?

  槐佳佳:确实是。所以我们在播完之后针对这么多问题进行了非常系统的复盘。第一季因为已经过审了,内容方面没法做出太多调整,只能比如这个角色人气高,我们就会在彩蛋里面体现一下。观众们的这些意见在第二季都会做出小的调整。

  新京报:在B站上线之后有很多弹幕讨论,还有一些二次创作的视频作品,有看到这些吗?

  槐佳佳:播的时候不太敢看,但是做复盘工作的时候就必须要收集。确实给了我信心,也指出了好多不足之处,这些意见非常难得。

  尚游:观众做的二创内容,我觉得只要人家做了都是捧我们。而且有些视频剪的特别好,甚至比我们做的都好看。后来我看了好多大家的弹幕留言,发现我们的观众不仅仅是年轻人,好多中年人也在看我们的剧集,甚至是家长跟孩子一起看。

  新京报:怎么看剧集开头“13岁以下儿童请在父母陪同下观看”的自主分级提示?

  槐佳佳:这个分级提示开始是没有的,第一集放出来之后会有弹幕说我是跟小孩一起看的,可能会不太舒服,所以我们就加了分级。关于血腥的镜头,我们绝对不会做出格的事情让大家不舒服,但是我们也不会回避。现在观众能看出来我们的用意,也能看出我们的尊重。

  尚游:我觉得这也是责任感吧。如果有血腥的镜头,我们就要提醒家长和小朋友,让他们选择看或者不看。我们小时候没有分级,确实造成了很多心理阴影。还有就是我觉得不要以暴力为噱头,想要靠他们获取流量,这样的三观是歪的。但是如果是为了讲故事的需要,情节需要这样的情绪,我们也不会回避。比如一箭射过来,“嘭”一下有力度地过来和轻飘飘一下,情绪是完全不同的。

  新京报:怎样看待“国漫”这个概念?它对于已经有很多国际合作的公司作品在类型上、表达上是否是种限制?

  槐佳佳:这是一个难免的过程,以前有很多特立独行的东西是因为没有人投资,资本不会注意到这块儿。制作也都是放在免费的平台,因此就没有太多的限制,我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才华,质量高低不齐。现在同质化是因为越来越多的资本注意到了我们,也会更多地面对市场和观众,而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这是件好事,逐渐产业化才意味着能够越来越好。

  尚游:我们这帮人比较完整地经历了中国动画的发展周期,成熟的市场需要不同类型的作品,消费的人多了国漫就一定会崛起。面对快速变化的市场,我们要考虑的是自己要以怎样的姿态去迎接。

  新京报:据说《大理寺日志》的真人剧和后面几季已经在筹备中,会有怎样的故事?

  尚游:《大理寺日志》的动画我们计划推出六季,都是以李饼为主线。真人剧会以顾问的形式给出设定和美术上的参考。另外《大理寺日志》的相关衍生品也在陆续推出。

  好传之后还会有原创动画《雾山五行》准备上映。还有定格动画《灯笼刀》,原创二维动画《朔风》,中国水墨风短片《白月儿》等项目。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