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对话影展策展人陈绘弥:台湾电影的能量是“人”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4日 07:49   北京新浪网

陈绘弥陈绘弥

  新浪娱乐讯 旅居英国伦敦的电影人陈绘弥(Aephie)近日在台北对话新浪娱乐,她作为策展人于2019年在英国、冰岛举办首届台湾影展,更与英国泰德美术馆、寇松影院、冰岛唯一独立电影院Bio Paradis合作,放映《家在兰若寺》、《你的脸》、《大佛普拉斯》等十五部台湾电影作品,售票场次创造满座率85%的亮眼成绩,她笑着形容:“我们是冰岛第一个亚洲影展,很像一个登入月球的动作。”

  登入月球很难,就如同要让远在英国、冰岛的观众进入台湾电影一样困难,对于欧洲地区的影迷来说,对于台湾电影的印象应该还停留在杨德昌、侯孝贤[微博]、蔡明亮、李安[微博]的国际知名大导演的作品,随着台湾电影多元发展,越来越多新锐导演崭露头角。于是,陈绘弥去年邀请蔡明亮赴英国放映作品,当然也邀请对当地人来说是“新面孔”的魏德圣[微博]、黄信尧、黄惠侦、陈芯宜、杨力州、阿洛·卡力亭·巴奇辣等导演与简士耕编剧。

  身为一个创作者,陈绘弥明白影展不能只是一次性就消逝,她台湾影展规划五年蓝图,除了英国之外将在北欧国家巡回,去年的冰岛、今年的挪威,往后将赴丹麦、瑞典、瑞士等国家,她的目标最终希望成立创投平台,担任桥梁促成双边交流,她表示:“一定要去瑞士,除了它是非欧元区之外,也是最有钱的国家。”

  陈绘弥从2018年接下这个案子,而他的团队不超过十个人,从无到有过程艰辛,邀约影人时需要先做足功课后极力说服,也遇过片商冷漠以对。走过第一届,今年第二届英国台湾影展于三月举行、第一届挪威台湾影展于九月登场,盼能让更多人看到台湾电影的能量与潜质。

  新浪娱乐:接下台湾影展策展人的契机?

  陈绘弥:2018年二月我接下这个案子,五月我回台湾参加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大家都不知道我在干嘛,我很认真把所有该看的、该参加的活动参加完,也参加台北电影节,遇到高雄电影节的尾巴以及金马影展。我当时也在想到底有没有必要做台湾影展?也拜访导演们,我想要做台湾影展的最大目的是,希望还在挣扎和创作的人出去之后,面对到不同的观众群时能心生信心。去年第一届我们放映陈芯宜导演的《流浪神狗人》是很好的例子,甚至有英国观众跟我说,他每年都有去柏林影展,为什么他不知道这部片子?我们甚至也出现《行者》买票的排队人潮,整件事情让我们完全误会台湾电影的能量,台湾电影的能量是“人”。

  新浪娱乐:当初如何策划第一届冰岛/英国台湾影展?

  陈绘弥:我策划一个五年计划,第一届主题就是“Allergens/特异体质”,我们是华语世界里面能承受不管是同性议题、原住民土地议题、认同议题等,我们有这样的空间,在这三十几年出现一个高峰。我们是冰岛第一个亚洲影展,后来在跟长辈聊天的时候,很像一个“登入月球”的动作,因为现在去很多地方,我们不会是第一个。我希望不要是一次性的,我自己是做创作的,一次性的东西是消耗不会是加乘,我们未来会在英国以及巡回北欧等非欧元区国家,最终希望成立创投平台,让英国、北欧的资源看到及投资台湾电影或是台湾投资他们的电影,是双向的。

  新浪娱乐:分享今年举办第二届英国台湾影展与第一届挪威台湾影展。

  陈绘弥:第二年我希望回到台湾电影新浪潮,主题为“Wounded /被受伤”,电影人从故事的方向做时代纪录和疗愈,我邀请剪接大师廖庆松,会推出剪接师专题,会分享他如何和杨德昌、侯孝贤、万仁导演工作。另外我也邀请录象艺术家陈界仁,他一直都以艺术家的身份关心社会动态,开幕片是陈界仁专题、闭幕片是柯金源导演的《海》,当然我们也会持续VR(虚拟实境)单元,内容从人类、历史、社会、族群带到环境。

  新浪娱乐:策展过程最卡关、最困难的地方?

  陈绘弥:我很像一个断层面,我们要处理不只是单纯做影展,我们要处理的是两个对彼此这么不熟悉的文化必须要找到共通性,我那时一直和冰岛的电影院的策展团队说“其实台湾跟你很像”,我们两个地方是欧亚板块对角线两边的火山岛,希望可以有一些浪漫的连接。另外,我并不是可以让台湾电影可以竞赛的影展,若在其他影展先放映了,才不会让电影的欧洲首映权消失在我的身上,其实我的难处很多,因为我自己也是做电影创作,我知道要让电影有价值,是必须要去到某些地方。有些片商对我也是蛮残忍的,觉得我要来抢片,我只是想关心与被更新(be updated)新导演们的其他影展计划而已。

  新浪娱乐:去年你邀请魏德圣导演赴冰岛参与台湾影展,邀约大导演的困难?

  陈绘弥:魏德圣问我为什么想要把他带到冰岛?我跟他说,因为我看了很多台湾电影,能把后殖民的故事讲完并做出商业电影感的只有你了吧!我想要把这个故事带给他们,而魏德圣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在荷兰转机,因为他要去跟荷兰的船讨论事情,我们就配合他。第一届是因为大家无法想像台湾影展会是什么样子,大家也对冰岛和英国不熟悉,我很难说服他们、我也不能跟他们保证票房,所以我要跟对方团队沟通,为什么台湾要被连接到还没有去过的场域,而魏德圣开始有点好奇要怎样去面对冰岛的观众。

  新浪娱乐:而邀约蔡明亮导演赴英国参与台湾影展的过程?

  陈绘弥:我先把他全部的东西都看完了,也去到其他有举办他的活动的地方,我以一种“沈浸式”的方式出现在他们周围。那时候最大关键点是《家在兰若寺》,因为没有人可以做到他想要的规模,我那时就对他承诺一件事情,如果我要做他的单元,我会做他想要被看到的这部VR片。蔡明亮就说,他对影展没兴趣但对美术馆很有兴趣,2018年我第一次见到他是五月,后来我去了沙丘也做了他的其他研究,后来我透过他的制片联系希望能和蔡导见面,我当时已经先花了很长时间把美术馆谈到,我带着美术馆的agreement(协议书)跟他说,这个东西真的可以做,我们共同策展让他选他要播放的片子,《不散》一定要放之外,其他的是他可以让现在的人知道他在做什么,我觉得可能这句话有打动他,因为很多人都想做他的回顾展,我不是要做他的回顾展,台湾影展最大目标是希望往未来走。我也跟他说,他在英国一定有很多隐藏的粉丝,而且他十三年没去英国,要不要去一下?我也跟他保证泰德美术馆一定是他的TA(目标受众)。

  新浪娱乐:去年第一届举办,英国、冰岛观众有给什么特别印象深刻的回馈?

  陈绘弥:我们办完冰岛影展后,我们的社群平台就收到很多信息询问,接下来想去台湾玩有什么推荐行程!我们接下来七月、八月会把一个冰岛导演带来台湾,会在台北、台中、台南、高雄、花莲每个城市停留三个晚上,会选五部片,导演就会做映后和体验,这些都能在地化。我也会请人侧拍一些东西,也会请电视台做一集台湾旅游专辑,九月去挪威的时候,挪威人就可以看视频,他们就知道我不会做完就走,明年他们可以来玩。

  关于陈绘弥

  2015年获得伦敦电影学院硕士学位,师事英国知名导演Richard Kwietniowski。长期于英国、台湾、冰岛三地与各类影人及创作者合作拍制视频,参与过的计划包含Us Among the Stone(英国)、Europa(英、法及卢安达合拍)和亲爱的卵男日记(英国、台湾合拍)。

  2016年担任温布敦艺术学院(Wimbledon College of Arts)客座讲师(visiting lecturer)。2016-2017年入选英国电影协会(BFI)与图像艺术协会(The Screen Arts Institute)的新秀培训计划,成为首位获选的东亚编导。2019年创办英国及北欧台湾影展,成功将多部电影及影人带入英国主流戏院以及核心的当代艺术机构。

  (新浪娱乐台湾站林怡妘/文)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