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主持《演员请就位2》引争议,大鹏:不委屈,有遗憾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1月21日 05:16   凤凰网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

《演员请就位》第二季11月21日上线的第八期节目里,发起人大鹏执导的“天使剧本”《花木兰》将和陈凯歌、尔冬升等四位导师的影视化作品一起呈现,也由此“解锁”了他在节目中作为导演的隐藏身份。

此前节目里虽然也呈现了大鹏带着演员排练的一些内容,观众还是更多地把他看成单纯的节目主持人。因此,他在节目里一些直接表达个人立场和观点的言论,被认为有失主持人应当秉持的中立,在网络上引发了争议。

大鹏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他不觉得委屈,甚至会跟观众站在一起挑自己的毛病,他只是觉得有遗憾。他也承认自己的情绪不可控制地受到了舆论的影响,尤其录制第九期节目的时候甚至不能完整地组织起语言,每次想说点什么就仿佛看见弹幕在飘:“舔狗舔狗舔狗!挑事挑事挑事!绿茶绿茶绿茶!”

大鹏执导《花木兰》。

关键词:节目争议

有争议接受结果,没有委屈只有遗憾

《 演员请就位》第二季中,大鹏几次引发舆论争议都是因为他旗帜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比如: 当李诚儒和郭敬明就某个问题产生分歧时,他选择认同其中一位的看法。 在观众看来,这样的公开“站队”有失一位节目主持人应当秉持的中立立场。

实际上,《演员请就位》第二季主创和大鹏本人对他在节目里的身份定位远比“主持人”更多元。 企鹅影视坐标系工作室负责人、《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制片人徐扬之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节目组对大鹏的定位是发起人,不是主持人。 前期,他帮助演员适应角色,后期天使剧本部分,他作为导演在创作上实现专业表达。

大鹏在节目里有多重身份。

在节目组邀请他加盟的前期沟通过程中,大鹏也知道他在节目里身份不是主持人。“我觉得自己不是来主持的,而是帮助这些演员们的,我也作为导演参与节目。我帮演员导戏、排练,送他们去导演组;然后也作为导演参与捞回被淘汰的演员。在这样的认知和依据下,我才做了那样的事、讲了一些比较直接的观点。”

面对身份认知偏差导致的舆论批评,大鹏并没有觉得委屈。“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大家之所以这么讨论我,其实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们看到的就是那样。那些事情是我做的,话也是我说的,我会去检讨我哪儿说的没那么好,我也会和观众站在一起,挑这个人(大鹏)在舞台上的毛病。所以我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说我。”

但是大鹏有遗憾,遗憾于节目时长有限,很多幕后的内容都不能得到完整的呈现。“我们参加一次录制大约3天的时间,我有两天都在帮演员排练,有一天在舞台上参与了主持工作,但节目里对于幕后的部分没办法完整呈现。如果这部分也被看到,那大家可能就会比较立体地去评判我在节目里的身份定位。”

但他也理解,毕竟参加节目的有40位演员,4位导师,1位特约嘉宾李诚儒,后期还有11个制片人,加上大鹏自己,这么多人想要在有限时长里都能得到丰满的展现是不可能的。“你也不能要求观众是上帝视角,要求他清楚所有的事情,知道我其实不是主持人,还干了这些事儿。”

情绪影响了语言表达,仿佛看见弹幕在飘

大鹏能够理解为什么自己在节目里的言论会引发这么大的争议,也接受被观众批评的结果,但他的情绪还是无可避免地会受到影响。“没有人愿意被别人骂的,当批评的议论排山倒海扑面而来的时候,我的心情还是会受到影响。”

大 鹏说,《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开播时,实际上已经录完5期了。 第9期录制的时候节目播出了三期,正是舆论抨击最猛烈的时候,他在录制现场的舞台上经常会有手足无措的感觉。

大鹏平时是个说话非常有条理的人,但第9期录制站在舞台上,他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正常组织起完整的语言,经常把主谓宾搞错。他承认自己当时不由自主地想得挺多,每次要想说点什么,就好像总是能够看到评论的弹幕在飘。

“当我想要肯定一个表演成功的时候,仿佛看到弹幕说:‘舔狗!舔狗!舔狗!’当想要指出某个表演是有遗憾的,弹幕已经开始说:‘挑事!挑事!挑事!’当我试图想跟大家说演员其实很不容易的时候,就是——‘绿茶!绿茶!绿茶!’

意识到情绪有点控制不住,大鹏在台上想得最多的就是赶紧把这期节目的流程顺利走完。他后来甚至反思,自己当时是不是魔怔了,是不是有点太受舆论的影响了?

“当时正是舆论最猛烈的时候,现在我就比较能接受了。如果你让我重新去录第9期,应该会从容很多。”被问起后面是不是把情绪状态调整回来了,大鹏哈哈大笑:“这个节目一共10期,第10期是直播,还没有到呢。所以已经没有机会给我挽回了。”

关键词:天使剧本

节目组提议拍喜剧,但我想拍动作戏

《演员请就位》第二季进行到淘汰赛阶段,大鹏从被淘汰的演员里选择了倪虹洁、黄梦莹、张逸杰出演他创作的“天使剧本”。 如果作品整体表现优异,演员就有机会“复活”。

大鹏的“天使剧本”《花木兰》以女性的视角反思战争,刻画了一个在战场上不断获胜高升,内心却十分厌战、渴望回归平静但内心已经无法回到过去的将军花木兰。 最新一期节目里,《花木兰》在与四位导演执导的8部影视化作品同场比拼中获得第二。

大鹏执导《花木兰》。

大鹏透露,“天使剧本”是当初打动他加盟节目最主要的原因。“大概是7月份的时候,我在拍别的戏,节目组来邀请我。我了解到节目的赛制和流程,知道‘天使剧本’是由我从被淘汰的演员里选几位来演。我觉得它可以在一个很大的平台展示我作为导演的能力,同时又能够帮助有遗憾的演员有机会回到舞台,这是好事。但到时候能复活几个,谁会被复活,甚至拍得不好一个都复活不了,这些都是未知的,但这很吸引我。”由于节目是动态发展的,大鹏事先不知道哪些演员会被淘汰,无法预知能跟谁合作,所以并没有提前创作剧本。

节目组给大鹏推荐过“天使剧本”拍摄的主题,都是喜剧向的内容,比如希望他翻拍《疯狂的石头》。但他有点逆反心理——你们觉得我可以拍喜剧,但我不止能拍喜剧,所以特别想拍一个不是喜剧的内容。

“创作过程中第一个定下来的就是‘不拍喜剧’,我要拍节目里没有呈现过的。去年我看了第一季节目,看了大家拍的作品,大概知道在一个极短的时间里能够有怎样的呈现空间,以及哪些是这个舞台上没见过的。”

大鹏为“天使剧本”定下的第二个元素是“动作戏”,他当时希望翻拍《杀破狼》里吴京和甄子丹的巷战,一直在琢磨要怎么改编和展现这出戏。

因为倪虹洁选了《花木兰》

这个舞台就像一场战役

定下了“非喜剧”和“动作戏”的方向之后,大鹏一直在等节目里谁会被淘汰,他才能从中选演员。 他很喜欢倪虹洁的表演,但之前不觉得她会被淘汰,所以也没想过能跟她合作。 当倪虹洁真的被淘汰了,大鹏就觉得一定要跟她合作,“她真的是遗憾,我希望她能复活。 但那时候我心里还在想拍《杀破狼》呢,选择倪虹洁就意味着要换个剧目了。 ”

考虑倪虹洁演什么角色合适的时候,他想起了不久前在宁波录节目间歇去看的一部电影《花木兰》,因为观影时间近,印象很深刻。

在大鹏看来,倪虹洁并不适合演“小花木兰”,但她可以演一个打了十几年的仗,已经是将军形态的花木兰,而这样的花木兰在之前的影视作品里都没有被呈现过的。“我觉得这个想法挺有意思。不管哪个版本的《花木兰》都从她替父从军讲起,但如果一上来她就已经是将军了呢,那么多年的往事其实都不需要铺垫,因为中国人大部分都知道花木兰的故事。”于是,他迅速就确定了“天使剧本”要改编的是《花木兰》,还能拍动作戏。

大鹏执导的《花木兰》里,北魏的花木兰将军俘虏了柔然女扮男装替父从军的年轻版“花木兰”。两个经历类似但年龄不同的女性在残酷的战争中相遇,既是生死之敌,也有共情共鸣。和之前在节目里爆发力强的表演相比,倪虹洁演的花木兰内敛却更有感染力。

大鹏说,如果把节目里演员跟角色之间的相处当成一场战役的话,其实倪虹洁经历过很多,她打过胜仗也打过败仗,她最后在舞台上的无助、渴望、不甘心,就跟打仗的心态是一样的,这是她演花木兰的支点,她其实就是花木兰。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