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黃璐講述拍美劇幕後:打卡上下班 週末必須休息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4月27日 23:43   新京報

  隨着《大小謊言》《我的天才女友》等劇集熱播和電影《摘金奇緣》在全球的不俗成績,近年來女性題材美劇和亞裔題材電影受到了廣泛關注,但大多都是以美國本土視角爲主。3月18日在hulu上線的美劇《星星之火》改編自2017年美籍華裔作家伍綺詩的同名小說,瑞茜·威瑟斯彭主演、亞裔題材、好萊塢一線團隊,讓這部劇從公佈之初就引發了不少關注,而在演員表中,還出現了一個讓中國文藝片影迷熟悉的名字——黃璐[微博]。

  《星星之火》是黃璐參演的第一部美劇,在劇中她飾演一名24歲的華人媽媽貝比,非法滯留在俄亥俄州,在一家中餐館打工,同時尋找自己曾經遺棄在消防站的女兒美琳。

  近日,新京報記者獨家專訪了黃璐,聽她分享第一次與好萊塢劇組合作的難忘經歷。

  拍攝

  遠程視頻試鏡,打卡上班

  在此之前黃璐雖然曾在不同國家和地區拍戲,但從沒有接觸過好萊塢團隊。一次偶然的機會,該劇的選角導演聯繫到了黃璐,把臺詞片段發給她,讓她試演其中的三段,還不知道劇情發展和人物性格的黃璐憑着自己的理解順利完成。幾天後選角導演讓黃璐自由發揮一段,黃璐就在廚房裏自己舉着手機拍了一段,由於時差的關係,錄完發過去已經是半夜。第二天選角導演通知她,“恭喜你,你就是我們的貝比了!”

  黃璐坦承,由於從來沒有在美國工作過,又是第一次跟好萊塢團隊合作,一開始自己的壓力非常大。然而到了劇組之後,體會到的都是便利和專業。

  好萊塢劇組非常注重演員和工作人員的工作時長,開工和結束都要打卡,週六週日大家必須休息,平時工作日的工作時間也會嚴格控制在十個小時以內,如果超時就會給補貼。雖然拍了4個月左右,但強度不算很大,偶爾還可以先去健身或者看個電影再回劇組。雖然沒有動作難度較高的戲份,劇組還是爲黃璐找了一位替身演員,幫助拍攝開車的戲份。爲了保密,劇組不允許演員助理進入劇組,但所有物品供應一應俱全,讓黃璐覺得自己被照顧得很好。”好萊塢的規則就是不能出一絲一毫差錯,哪怕付更多費用。”

  在劇中黃璐與飾演黑人藝術家米婭的凱麗·華盛頓對手戲最多,起初黃璐有些緊張,擔心自己融入不了演員們的圈子。接觸下來卻發現每個人都很友善。拍攝每一場戲的時候,所有演員都會在場,即使鏡頭拍不到也會給出角色的情緒反應,讓所有人都能夠沉浸在情節氛圍中。戲外的凱麗像劇中與黃璐的關係一樣,把她當成需要自己保護的對象,不僅幫助黃璐把握情緒表演,還經常會邀請她參加家庭聚餐,讓雙方的孩子在一起玩耍。劇終之後幾位主演還一起視頻連線,這些都讓黃璐感受到不僅僅是在完成一份工作。

  表演

  劇中有段吐槽是自己加的臺詞

  由於原著小說作家是華裔,在黃璐看來自己飾演的角色也與以往美劇中的亞裔女性角色有很多不同之處,比如貝比不再是忍辱負重受欺負的角色,而是會勇敢反抗。黃璐給自己的表演定位是希望能通過她儘量讓更多人理解、同情貝比,因此與平時較內斂的表演方式不同,每一場戲都儘量情緒飽滿、激烈、戲劇化,同時讓人物不滿足於原有劇本的設定,儘可能地真實豐富。

  黃璐認爲,在國內劇組、尤其是文藝片導演,會非常鼓勵演員有臨場發揮的表演,覺得會更加真實,好萊塢劇組則不太願意臨場修改劇本,喜歡嚴格按照流程來進行。但由於大家對亞洲的理解非常少,能想到的人物設定和臺詞都比較刻板,因此非常鼓勵黃璐在片場自由發揮。

  黃璐的姨媽曾經在美國開過餐廳,她提前瞭解了一些關於餐廳的狀況,把自己組織的臺詞加入到劇本中,比如劇中有一段是作爲餐廳服務員的貝比,吐槽中餐廳的食物都不是中國人會吃的東西,就來自她的發揮。還有一場戲份則是貝比在法庭痛罵在場的人,指責他們只侷限於自己的生活,想象不到在世界的其他角落有連自己的小孩兒都養不起的窮人,這段戲引來了在場主創的鼓勵和掌聲,黃璐說當時居然有種運動員爲國爭光的感覺。可惜受篇幅限制這段並沒有完整出現在最終成片中。

  雖然整體的呈現達到了預期效果,黃璐還是對一些刪減抱有遺憾。比如有一場戲是貝比要找女兒,在路上非常着急地打電話。那天黃璐的女兒剛好在片場,拍攝結束後她特別認真地問黃璐:“媽媽,你的寶貝找到了嗎?”,黃璐特別感動地回答,“我找到啦,你不是就在這兒嗎?”黃璐開玩笑地總結,“沒關係,沒有婁燁[微博]導演刪減得多。”

  反響

  希望美國人能更瞭解亞洲人

  《星星之火》上映後,黃璐的社交媒體增加了很多外國粉絲,尤其是黑人粉絲的關注。她們與黃璐分享自己的感受,也與她探討劇情的發展。有些人質問她在劇中爲什麼要拋棄或者再帶走自己的孩子,有些則表示完全理解她的做法。

  劇集的改編也引發了不少質疑。在小說中,米婭的設定是一位白人藝術家女性,劇集中則變爲黑人,一些觀衆對於近年美劇中頻繁加入種族、階級、政治正確等註解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黃璐認爲,“現在黑人在美國的地位得到了大幅度提升,他們經過努力已經爭取到了一席之地。我問了美國的朋友,他說如果你生活在美國,就會覺得種族衝突是很平常的事情,大家都來自不同的國家和種族,因此會有這樣的現象存在,而不是爲了在劇作層面更加極端,也不是有少數裔存在就是政治正確。反而我覺得美國人對於亞洲人的生活和想法瞭解實在太少了,可能我不能改變大家的看法或者大的方向,但是我希望通過我的表演盡力讓大家改變一些看法。”

  生活

  以旅行的方式拍電影

  如果可以選擇,黃璐坦言,她最想演的是米婭,不僅性格相似,而且戲外的她也像米婭一樣帶着女兒四海爲家,隨劇組在不同的國家生活,以旅行的方式拍電影。從《中國姑娘》開始,黃璐跟着劇組在十幾個國家和地區拍過戲。

  因爲疫情,留在美國的她回到了亞利桑那的家中,終於有時間陪伴家人,靜下心來閱讀。

  關於這是否是進軍好萊塢的起點,黃璐反而並不着急。“以前我沒有想過要在美國發展,我不太看美國大片,大部分美國觀衆對中國電影也不太瞭解,可能只知道張藝謀導演。我更喜歡歐洲電影。但是通過這次拍攝,我看到了太多值得學習的地方,甚至是在我十幾年的表演經歷裏面都沒有接觸過的。所以如果之後再有機會,我也不會排斥,希望能跟他們學習到更多。”

  新京報記者 李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