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超級少女”女星指控前任家暴 前夫11個月後回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09日 07:58   北京新浪網

  新浪娛樂訊 北京時間10月9日消息,據外國媒體報道,演員布萊克·詹納(《歡樂合唱團》《美國動物》)回應前妻梅利莎·拜諾伊斯特(《超級少女》《歡樂合唱團》)的家暴指控,承認拜諾伊斯特指控的家暴前伴侶是自己,但表示女方也虐待了他。

  去年11月,拜諾伊斯特在社交媒體發佈視頻,詳細透露自己曾遭一名前戀人在心理和身體上的暴力,包括被扔手機到臉上,造成視力永久改變等等。她沒說明那個男子的名字,而詹納如今打破沉默,在社交媒體發文確認拜諾伊斯特說的男人是自己,他表示對於給女方造成的傷害——“情感上的、心理上的,以及,是的,身體上的”,自己負全部責任,但詹納也稱在“不是在給自己澄清無罪”的前提下,表示虐待是雙向的,拜諾伊斯特也對他造成了各種傷害。他希望說出自己的故事,希望雙方都從這段關係中走出,得到治癒。

  詹納稱與前妻是依賴共生關係

  詹納表示,在過去11個月,他都在思考如何說出“2019年晚期被公之於衆的一些個人情況”,他稱過去“出於羞恥和恐懼”,曾有意讓這些事不要見光,但如今明白不得不說出來,“跟公衆,跟那個被直接影響的個人,也跟我自己”。

  他表示20歲時遇上了一個女子並相愛,兩人之間有愛情,但此後看來,更深的是都有着來自於童年的傷痛。雙方關係充滿熱情,既有很多極樂時光,也有嫉妒、一陣陣的不安感和不穩定。他認爲兩人都把這段婚姻看成某種可能的救贖,“有一些時候,我決定離開這段關係,因爲這是更健康的選擇,但又覺得當你愛的那個人請求你留下的時候,自己無法一走了之。”

  他認爲當時兩人之前是一種“有着危險狀況的依賴共生關係”,稱當時“我們都很年輕,也放任內心的殘破之處潰爛了太久”。

  詹納稱對於給前任造成的傷害——“情感上的、心理上的,以及,是的,身體上的”,自己負全部責任。稱這段關係結束的兩年前,兩人曾有爭吵並且升級,有一次,站在走廊裏的他因爲沮喪而把自己的手機無目標地扔出,砸到了臥室裏的女方臉上,女方痛苦地大叫起來,眼睛瞬間腫起,她開始哭泣,而他又驚又怕。“這個時刻我餘生都會後悔,如果做任何事能把這一刻挽回,我會做的。”他表示自己對當時及此外給她造成的傷痛負責,也到如今仍無法原諒自己。

  詹納又表示:說下面的話不是爲了澄清自己無罪,但“很重要的是必須要理解——當事雙方都對對方造成了心理、情感和身體的虐待”,以至於當時兩人都開始去做心理治療,但無論多少次努力,他倆的關係都變成了一種惡性循環。

  指控女方也曾虐待自己

  隨後他稱:“我要不要把這期間內前任對我造成的傷痛說出?對於此我冥思苦想了很久,我已得出結論:要說出來,我這樣做是很重要的。”

  他表示在做心理治療時,曾被要求說出爲何會盡力去隱藏人生中和戀情中體驗到的創傷,他意識到是因爲那種虛假的陽剛之氣、硬漢意識,自出生起他就被灌輸要做個男子漢,導致他的人生充滿隱藏和壓抑。詹納稱這些不是藉口,而是他在治癒過程中的一些認識。也表示相信“當對於某人的指控被提出,關於某人的信息被曝光,那麼責任義務應該是雙向的,一個人有權力在相信有必要的時候爲自己辯護。”

  他稱在兩人開始戀愛的時候,“心理和情感上的虐待開始了”,表示他被要求放棄了許多工作和工作機會,因爲女方嫉妒他與可能的女性同事接觸,在工作活動上,“我被阻止和威脅不要與女性同事合影及搞好人際關係”,且會收到針對他合作過或在合作的女性同事發表的威脅和貶低言論。他表示那名前任會在他們不在一起時打來電話,“出於沮喪和對被拋棄的強烈恐懼”而威脅要進行自我傷害。這讓他對工作有了罪惡感,並且彷彿與世隔絕,多年來沒法與朋友們見面,“這段惡性關係成了我的世界的全部”。

  他稱自己會因爲出生的家庭到拍寫真時穿的衣服等一切原因而被言語和情感虐待,他曾被抓、被拍打、被拳打臉,也曾因此鼻子受傷,去醫院治療,“我,也是一樣,曾不得不掩藏這些,去爲這段關係給我造成的很多肉眼可見的傷痕編造謊言”。他稱有一次在淋浴時被對方進行身體上的攻擊,造成了至今不願細說的創傷性傷害。

  詹納稱他與對方對這段關係的記憶有一些偏差——關於時間線,和這期間發生的事情等,表示如果開始說細節,那麼相信對方會要求尊重,因爲事關她的私人生活,但如果這樣做,不可避免會變成“她說了什麼,他說了什麼”這種互相攻擊的境地,“我想每個人都最不希望這樣的情況發生”。

  他表示自己最想表達的是:“這段關係和它所有的毒性及波折,來自兩個破碎的人的這些年相處”。他稱雖然對方是去年末說出此事,但他們分開已經近4年了。在這期間甚至在這之前,他一直在與治療師一起做治療,分析自己身上發生的那些事的現象和本質。

  詹納強調不是想把女方拉下水,他稱感覺很多人不明白的是:“我希望她能得到治癒,但我也希望自己得到治癒,我選擇相信這不是彼此排外的。”他也表示最難以應付的是:感覺好像他說了什麼已經不重要了。“但是最終,我想要成爲我知道自己能成爲的那個男人:對他人共情,在人生中原諒他人,原諒自己。”

  自稱受害者表示已從錯誤中成長

  他對看到這篇文章的人表示抱歉,稱信任和尊重失去了,也在如今充滿悲傷的世界再加入了一些負面和傷痛,並且“我們的故事可能引發了遭受過伴侶暴力、任何形式的虐待的受害者的不安”。並表示因此他會採取行動:“我自己作爲一個受害者會跟你站在一起,我對自己作爲襲擊者造成的虐待感到悔恨,並且發誓絕不再退縮、失去自我。”

  他也表示最重要的道歉應該給予他的那個前任,爲過去和如今,“我很抱歉,有一些事多希望我沒有那麼做。”他承諾絕不會犯同樣的錯,會不停努力在人生各個方面成爲更好的自己,希望對方和她的家人身體健康、快樂、充滿愛。

  最後詹納表示:在分手4年後,他進行了長期的自省和努力,“如今已經能夠明確說出:我瞭解了真正的自我,從錯誤中學習和成長了,但也很明白我一直可以繼續學習和成長”。他稱自己的這趟旅程不會是獨自一人,希望分享自己的故事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幫助別人看清、聆聽、從虐待的羞愧和遮掩中走出。“你,讀者,不論你是世界上的誰,謝謝你讀了我的真相,你不知道這意味着多少。我希望你健康安樂。”

  (孟卿)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