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朱朝陽的原型是他?《隱祕的角落》原著作者:一名浙大學霸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3日 20:15   鳳凰網

這幾天,一個關於“爬山”的段子在朋友圈火起來。這個梗源自剛上線不久的網劇《隱祕的角落》,開頭一段爬山戲,一下子就把觀衆震到了——女婿和岳父岳母一起爬山,在山頂拍照時,女婿假裝幫兩個老人擺姿勢,然後猛地一推,兩個老人就這樣跌落山崖。

這樁突如其來的命案,被對面山頭的三個小孩子意外拍進了相機裏,故事就這樣展開。開播以來,《隱祕的角落》口碑爆棚,目前的豆瓣評分仍高達9.0分。大家對這部劇不吝讚美之詞。有人誇故事,有人誇攝影,當然,還有不少人誇秦昊、王景春、張頌文和幾個小孩的表演。總結起來,就像一位網友說的,“知道我有多久沒看到這樣的國產劇了嗎?”

好劇離不開好故事。《隱祕的角落》改編自推理小說《壞小孩》,作者紫金陳,是浙大畢業的理工學霸,被很多推理迷奉爲“大神”,甚至有“中國版東野圭吾”的稱號。他創作的“推理之王”系列,除了《壞小孩》,還有《無證之罪》《長夜難明》。

2017年,改編自《無證之罪》的同名網劇就火爆一時,如今《隱祕的角落》又成“神作”,也讓小說《壞小孩》火起來,全網斷貨,加印都來不及,預售都排到了下個月中旬。

▲《隱祕的角落》原著《壞小孩》▲《隱祕的角落》原著《壞小孩》

不得不說,紫金陳就是一個“爆款發動機”。

《無證之罪》大火的時候,我們就獨家採訪過紫金陳,還原了他的寫作之路。

紫金陳本名陳徐,寧波人,1986年出生的他,畢業於浙江大學水利工程專業,因爲大學在杭州城西紫金港校區,所以取了“紫金陳”這個名字,意思是“紫金港的陳同學”。浙大畢業後,紫金陳在杭州工作、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2017年底,他決定開劇本公司,才舉家離杭回到寧波定居。

紫金陳是我們都市快報的粉絲,大學時代在杭州常常花5毛錢買報紙讀。2018年元旦,他還舉着都市快報在母校浙大啓真湖邊,給我們拍宣傳照上了頭版。

雖然《隱祕的角落》爲了突出年代感,取景地在廣東湛江,但細心的觀衆,不難發現劇中反覆出現的“寧市”“杭市福利院”,對應的城市正是寧波和杭州。

紫金陳寫作,喜歡把故事放在自己熟悉的城市,比如《無證之罪》的故事就發生在杭州,而這一次,他把《壞小孩》的故事搬到了自己的家鄉寧波。

小說比網劇更壓抑

《隱祕的角落》不長,只有12集,剛剛過去的週末,我通過網絡平臺充值點播,提前追完了大結局。

▲《隱祕的角落》海報▲《隱祕的角落》海報

剛追完劇,我立馬在微信上“逮住”紫金陳,半夜進行了電話採訪——他是“夜貓子”,習慣午夜寫作,越晚思路越清晰。

《隱祕的角落》會火,對紫金陳來說,還真的有些意外。

“改編得相當好!我的兩部小說,《壞小孩》和《長夜難明》,版權是籤給愛奇藝同一家公司,兩部劇的改編拍攝進度差不多,我們理所當然都更看好《長夜難明》(劇名《沉默的真相》)。甚至那個劇還沒播,出版社已經提前對《長夜難明》加印,但《壞小孩》並沒有,導致現在不夠賣了。”紫金陳說,“原因很簡單,《長夜難明》懸疑中帶溫情,這個故事更討人喜歡。《壞小孩》徹底暗黑,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這樣的故事。”

網劇《隱祕的角落》已經讓人壓抑得透不過氣,而原著小說《壞小孩》更甚。小說講的是三個“一點都不善良的小孩”,上門女婿張東昇隱忍數年,因妻子外遇提出離婚,一氣之下設計殺死岳父岳母,不料卻被幾個在遠處玩耍的小孩無意中拍下。讓兇手沒想到的是,這幾個孩子把他給設計了……

小孩最後以一個精心設計的謊言騙過所有人。這樣的暗黑青春故事,註定有爭議。

很多人讀完《壞小孩》,除了佩服作者強大的推理和邏輯能力,也會發出靈魂拷問:“這樣的少年之惡,真的可能發生嗎?”

“小說畢竟是小說,是對生活放大的藝術。我只是把這個‘惡’寫極致了,才能給世人敲響一記警鐘。”

小說裏有一句“成年人眼裏,孩子永遠是簡單的,他們根本想象不到孩子的詭計多端,哪怕他們自己也曾當過小孩”。紫金陳說:“這就是現實中的人性。在我看來,孩子是沒有好、壞之分的,大人也一樣,善惡本就在一念之間。很多人回頭看,自己十幾歲青春期都有過陰暗的想法,但絕大部分都不會去行動。家庭溫暖的缺失、學校教育的失察、愛的不公平才可能讓人性深處惡之火的種子點燃。而且小孩和大人不同,他們缺乏社會經驗,不瞭解他人痛苦,作惡時可能更肆無忌憚。所以,我寫的不是一個反社會的人格,而是人性,是希望人們能去反思,未成年人犯罪的惡之果,源頭在哪裏。”

當初寫《壞小孩》就是爲了賺錢

說起書名,還是紫金陳老婆取的,“我寫完這個故事,把梗概講給她聽,她脫口而出,這不就是‘壞小孩’嘛。我一想,嗨,簡單明瞭,拿來當書名正好。”

2013年,紫金陳正在爲自己下一部作品不知道創作什麼題材而苦思冥想的時候,老婆宣佈懷孕了。突然要做爸爸,讓他終於有機會把目光轉到了孩子世界,“對哦,未成年人犯罪在推理小說界,很少有作品涉及,那就乾脆寫一下這個。”

紫金陳向我回憶他2013年的創作狀態,“不瞞你說,我當時寫書的第一目的,就是賺錢。”紫金陳很少接受媒體採訪,但一旦受訪,從來都是相當坦誠。

大學畢業後,紫金陳進入證券行業工作。2012年,他突然覺得一成不變的生活挺沒勁的,於是在老婆的支持下,辭職在家寫作。《高智商犯罪》是紫金陳寫的第一部推理作品,2012年在天涯連載後,被衆多網友“驚爲天人”。按網友的說法,“這部小說一出爐就奠定了紫金陳在推理界的地位”。

不過,2013年這一年,他一直在摸索寫作題材,全年沒有一分錢收入。好不容易找準方向,開寫《壞小孩》時,人生陷入低谷期,“沒有收入,壓力還是非常大的。我記得,2013年底,爲了全家能好好過年,沒辦法,我提前向出版公司預支了2萬元稿費。”

2014年他迎來了爆發的一年,很多小說都賣出了版權,銀行卡數字開始噌噌噌往上漲。買房、買車,一個理科學霸靠寫小說過上了“逆襲人生”。到了2017年《無證之罪》熱播後,他的小說版權開始賣出天價數字。

靠數學寫推理小說,像產品設計一樣搞創作

《隱祕的角落》裏,奧數天才朱朝陽靠推理步步爲營,網上有不少人驚呼:“奧數好的孩子太可怕了。”

其實,無論是《壞小孩》,還是《無證之罪》,紫金陳的推理小說都有一個特點:開頭就坦白了兇手是誰,卻依然能讓你欲罷不能追到底,吸引讀者的是小說強大的邏輯和嚴密的推理,書中清一色會出現數理化天才,這和紫金陳本人是理科學霸分不開。

“我的奧數其實不算很好,只得過全國競賽的三等獎,縣裏倒是拿過幾次一等獎。但我非常喜歡數學。”紫金陳說,“網友的梗真是太好玩了。其實奧數好,是意味着邏輯能力強。我的邏輯思維能力,很大部分還是通過小時候的奧數鍛煉出來的。老實說,如果沒有數學,可能我也寫不出來現在這些推理小說。我個人還是建議小孩有興趣的話,可以學學奧數。數學好的小孩,做題是很快樂的事情。”

第一次遇到作家講自己的小說是靠“數學”寫出來的。“我還想說,我的小說是像產品一樣設計出來的。我把自己寫小說是當成產品經理來做的。選材、人設、橋段,都是像做產品一樣設計出來的。所以我總是在嫌棄自己以前寫的東西,就像手機廠商,2020年看着2019年造的手機,怎麼那麼爛。”

紫金陳不斷在挑戰自己的寫作可能性。寫慣了“高智商犯罪”,最近他有一本新作出爐——《低智商犯罪》。最後,他還透露,自己還嘗試寫起了軟科幻小說,依然是講現實故事的犯罪小說。

“這不是編的,是發生在我身上真實的親身經歷”

不管是網劇《隱祕的角落》,還是原著小說《壞小孩》,三個孩子裏面,大家都聚焦在第一主角“朱朝陽”身上。儘管有網友質疑朱朝陽在小說裏的一系列動機是否合理。但無可否認,朱朝陽的人物背景故事,給人一種無可挑剔的真實感,就像學生時代每個班級都會有的少年。甚至有人說,劇情像在偷窺自己的中學時代。

真實嗎?紫金陳笑笑:“因爲,朱朝陽,小說裏我就是照着自己寫的。小說裏的父親朱永平,我也是照着我的爸爸寫的。”

《隱祕的角落》裏,朱朝陽是學霸,數學天才,癡迷奧數。紫金陳說:“我也是,初中時,我的成績特別好,在學校裏排名,基本不會排第二名的那種。”小說裏,朱朝陽很矮,夢想長高,牀頭常常放着一本《長高祕籍》。“我也是,我記得那本《長高祕籍》是通過《故事會》買的,匯款過去十塊錢買來的。”朱朝陽在學校遭同學排擠。“我也是,少年時代非常孤獨。因爲個子矮,性格又唯唯諾諾,好欺負,放學路上經常遇到小流氓收保護費。”

朱朝陽父母離異。“我也是。9歲那年,父母離婚,我跟了媽媽。爸爸就像朱永平一樣,重組了家庭,生下另一個小孩。你看朱永平是開水產廠的,那是我爸真實生活裏的行當。算不上富豪,但在鎮上算是相對富有的。相比之下,我媽當時帶着我生活,我們母子的日子就很窮。爸爸從新家庭裏,有時候會偷偷給我一點錢。可想而知,媽媽始終對我爸是有怨恨的,這種心態又會影響到孩子。我小時候是非常典型的單親家庭成長起來的孩子。”

小說裏,有一個橋段,朱朝陽考了全班第一名,去看父親朱永平,坐在旁邊看老爸打牌。後媽和她的女兒進來了。小姑娘完全不知道有朱朝陽的存在。問老爸這個哥哥是誰?朱永平紅着臉撒謊說,牌友方叔叔的侄子。這個橋段,幾乎成了小說中朱朝陽一夜轉黑的導火線。

紫金陳毫不避諱:“這不是編的,是發生在我身上真實的親身經歷。所以我非常理解和懂得單親家庭成長孩子的心理。老實說,單親家庭對孩子的影響是一輩子的。你看現在我的物質條件好了,但我30多歲了,骨子裏還是會自卑,我明白自己有性格上的缺陷。我很會對自我進行分析,我也知道原因,但是這種原生家庭對個人造成的影響,我沒有解決辦法。”

故事裏,單親家庭、父愛的不公、校園欺凌、青春期的困惑……紫金陳一股腦兒通過“朱朝陽”,統統傾瀉在了筆下,讀來讓你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如果我還是那個窮苦軟弱少年,這些永遠都將是祕密”

現實中的少年紫金陳,沒有遇到普普,也沒有遇到嚴良,當然更不可能發生網劇中的犯罪。

他就像童話結局裏的朱朝陽,努力讀書,考上了浙江大學,靠自己改變了命運。

《隱祕的角落》熱播後,最近,紫金陳的同學羣吵個不停。初中羣、大學羣,統統都有人跳出來祝賀,“反響比三年前《無證之罪》那次大多了,連八百年沒有聯繫的同學,都來和我聊天了。”

我問他,那初中同學能認出你其實是“朱朝陽”的原型嗎?

“完全沒有,誰還記得這個。年少時就是這樣,你覺得是天大的事,在外人看來,可能根本不值一提。人的記憶總是偏向自我的。其實我現在回頭看自己青春期遇到的問題,一切都是小事,所以這也是我特別想借機會和少年們談談的。我特別理解問題少年的無助,我自己經歷過,身在其中是非常痛苦的。很多時候,我們與惡的距離可能就一步之遙。但是,只要你保持一顆善良的心,有積極向上的樂觀心態,沒有過不去的坎,一切都是可以靠自己的努力改變的。”

那你爸媽呢?我又繼續追問。“我媽追網劇了啊,和我一起看的。她一直說很好看,她就是小鎮普通中老年婦女,不會有那麼多腦筋去想文藝和現實間的聯繫,這超出了她的認知範疇。”紫金陳說,“小時候我和我爸的關係,就是用金錢來維繫的,那時候肯定會有怨恨。現在長大了,我已經能理解我爸,包括他和我媽的離婚。我的心態完全放開了。現在的我,比我爸有錢,我也不再害怕,把自己年少時的痛苦經歷說出來。其實,就是剛才講的,一個人只有自我強大了,所有曾經的苦難就會變得雲淡風輕。但如果我還是那個窮苦軟弱少年,這些永遠都將是祕密,我不敢輕易揭開自己的傷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