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追憶《西遊記》導演楊潔:誰不想當“孫大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9日 19:33   中國青年報

  誰不想當“孫大聖”?

  哪個中國小朋友沒做過一個“悟空夢”?但是,要當“孫大聖”,就必須直面九九八十一難。“鬥罷艱險又出發”的堅強和勇敢,始終與尋夢相伴。

  電視連續劇《西遊記》,在中國無人不知。它磕磕絆絆拍了6年,鏡頭穿幫、摳圖粗糙,卻成爲一代經典。它“火”了30多年,一到寒暑假就循環播放,成爲一代代中國小朋友心目中的流量明星。

  “孫大聖”抹平了從60後到00後之間的代溝。可是,笑中有淚,經典背後的艱辛也是難以想象的,甚至讓人哭笑不得。

  1982年,中國電視產業剛起步,沒技術,沒人,沒錢。中國首部神話劇《西遊記》開拍時,只有一位攝像師、一臺攝像機。

  在今天看來,這個劇組膽子實在太大了!更難以置信的是,因爲缺錢,直到全劇拍完,也只有這一臺攝像機!當時,用兩個人推着自行車來代替移動軌;用推動三輪車和攝影機的方式拍攝推移鏡頭。

  爲了找到符合劇組拍攝的場景,劇組在開拍前跑了26個省份。當時旅遊業還不發達,許多地方風景很美卻充滿危險。在“三打白骨精”外景取景地,楊潔險些墜落懸崖;師徒4人拍攝過瀑布場景時差點滑落。

  沒有特效,要拍騰雲駕霧只能用蹺蹺板、彈簧牀,但都達不到理想高度。53歲的導演楊潔帶着丈夫、也是劇組唯一的攝像師王崇秋,去香港偷學“吊鋼絲”技術。人家吊威亞,至少要3根鋼絲才能保證安全,可是《西遊記》劇組只用得起一根鋼絲,結果把“神仙妖怪”們摔了個遍。

  有一次,體重170多斤的“沙僧”閆懷禮正好摔在王崇秋的腦袋上,王崇秋當場被砸暈過去。每次吊完鋼絲,師徒4人都慶幸自己又活了下來。

  爲了節約化妝時間,所有扮演“妖魔鬼怪”的男演員都剃了光頭。在那個時代,這樣大規模剃光頭的只有監獄犯人。有一次劇組去海南拍攝,執勤的武警誤認爲他們是逃犯,拿槍指着光頭挨個檢查。

  “孫悟空”整天不卸妝,除了眼睛和下嘴脣,其他部位都粘滿了毛,導致臉上經常脫皮。“八戒”假肚子裏面塞滿了棉花,經過了春夏秋冬,棉花溼透發黴了還在用。

  由於經費緊張,每位演員每集的片酬只有幾十元,但是沒人抱怨。拍到14集時,錢花光了。製片副主任李鴻昌一邊找資金,一邊當演員,一連演了7個角色。而閆懷禮更是“全能王”,一人演了9個角色,包括沙僧、牛魔王、千里眼、捲簾大將等。配角演員李建成,一人飾演了20多個角色,包括奔波兒霸、精細鬼、迦葉等,而且每個都演得很有特色,完全看不出來是同一個人演的。

  最終,因爲缺經費,楊潔不得不忍痛割捨5集。歷時6年,磕磕絆絆完全不亞於西天取經,25集電視連續劇《西遊記》修成正果,終成一代經典。

  在《西遊記》裏,不管是人、妖怪或是神仙,都帶着一股子人情味,這是導演楊潔要求的,“無論什麼戲,若是失去了情,就沒有了靈魂”。

  楊潔導演曾說:“我們沒有爲錢,沒有爲名,沒有爲利,我們在搞藝術。”

  而她的愛人、《西遊記》攝像師王崇秋在楊潔去世一週年的時候,給她寫了一封信,結尾寫着:下輩子,我還給你當攝像。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蔣雨彤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