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成片體檢師彈幕互動師…他們在帶薪看你追劇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1日 02:42   揚子晚報網

  當下,閒暇時在視頻網站追劇,成爲不少人的休閒方式,但你知道嗎,你花錢看劇,還有一羣人帶薪追劇!他們的工作內容,就是用大數據銜接起創作者與觀衆,最大程度地分析、瞭解觀衆,給創作者提供參考意見。甚至有人說,在這個大數據時代,你在看劇,而他們都在屏幕那頭盯着你。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張楠

  追個劇,背後有這麼多“體驗師”“互動師”在忙活

  周圍的朋友對琴書的工作非常羨慕,整天看劇,還有錢拿!“觀影體驗師”的主要工作就是給劇挑瑕疵,優先選出播放量高的劇集,要看劇存在哪些問題,是不是有噪聲、劃痕,是否偏色、褪色,一系列的問題,給劇出一個“體檢報告”,再送到調色棚或者算法調色師那裏做修復。“我們會和算法調色師交流,這個劇應該怎麼修復,調整的幅度,它的分辨率,噪聲一系列的,調完之後做二次觀影,看這個劇到底調的效果怎麼樣。”

  和琴書只看老片不同,“成片體檢師”小貝工作則是看一部沒上線的新片,關注角色的表演、故事的敘事節奏,猜用戶會不會喜歡、會不會在這個節點棄劇……總之,別人跟着劇情走,她在揣摩不同人觀劇時的情緒,測算大數據,然後再跟製作團隊進行溝通和改進。

  作爲一名“彈幕互動師”,芭蕉每天的工作是聊天,而且是陪幾十萬人網聊。一部片子至少要看三遍以上,第一遍過整體節奏,第二遍拉話題,第三遍整理細節點。

  “快樂體驗師”更讓人一頭霧水了,高曦告訴記者,“我們去洞察用戶的情緒,看大家消費習慣和使用場景,在這些地方有機設計一些有趣的活動,讓大家除了看劇有更多額外的東西,有情感的羈絆。”比如高甜高虐的古裝劇集《東宮》,結尾讓劇粉有些失望,於是高曦和小夥伴就在今年520的時候做了一個“告白神器”,“定製《東宮》主題的CP模板,通過換臉,幫助大家把結局改過來,反響不錯。”高曦說,大家追劇的核心訴求是爲了打發時間,爲了獲得快樂,我們做的事情就是創造快樂。

  觀影體驗師:讓曾經的經典更完美

  帶薪看劇門檻高不高?目前這一行才剛起步,入行兩年時間,學計算機出身的琴書和團隊小夥伴修復了《紅樓夢》《西遊記》《還珠格格》等三千多部經典劇集。琴書根據每部作品不同的特點,挑一集看就能知道劇集本身存在哪些問題。

  琴書告訴揚子晚報記者,“要知道整個劇的製作流程怎麼樣,要熟悉算法,因爲你挑出劇之後,不熟悉算法就不知道怎麼修復。”還需要了解後期,“瞭解這個劇怎麼從拍攝、調色、上線,渲染做出來,對色彩亮度有一定敏感度,因爲要發現色彩亮度存在問題,或者哪個小背景上有噪聲了。”

  對行業的整體認知很必要,2016年高清逐漸普及之後,後期行業開始蓬勃發展,所有劇都調色了。最近在看的《步步驚心》拍攝於2011年,2014年調色才普及,那時候人工調色很貴,設備也不發達,因此現在看來並不完美。“這個劇挺經典,由於當時是磁帶保存,那個年代劇的調色並沒有那麼普及,所以當時我們看的挺好,現在看它的調色並沒有做的很好,顯得灰灰的,它的整個通透度、對比度都不好,我們現在在修復這個劇,讓它符合現在的審美,但不會改變它原有的藝術設計風格,只是調整體對比度。”

  琴書告訴記者,目前除了老片,新作也存在修復的問題,包括新出的綜藝,觀影體驗師的作用不斷凸顯。

  成片體檢師:爲觀衆不棄劇花盡心思

  你知道嗎?那些讓你看得欲罷不能的劇集,其實有人在精準測算如何牢牢“抓住”你的心!效果是顯著的,《冰糖燉雪梨》在“體檢”前後的情緒強度提高了20%多,上線後也實現了口碑與熱度的雙贏。目前,《鶴唳華亭》《冰糖燉雪梨》《重生》等劇集,以及《這就是街舞3》等綜藝,都通過“成片體檢師”的工作提升了質量。

  拿爆款甜寵劇《冰糖燉雪梨》來說,“成片體檢師”提前對前三集進行成片體檢。“前三集對於平臺來說流量是非常大的,如果在這個階段讓內容更好看一些,留下的用戶更多一些,對平臺後期的價值會更大。” 小貝說,“成片體檢師”的工作時的參考維度,包括觀衆在看到內容時的情緒體驗,以及角色的表演,男一女一,男二女二之間的互動,稱爲故事線和敘事邏輯的指標。“作爲甜寵劇來說,如果觀衆沒有看到想看的發糖的內容,棄劇的風險就比較大。我們就整理了幾條意見給片方,針對我們發現的點做一些優化。”

  最近熱播的《白色月光》是講婚姻出軌題材的劇,前三集出軌事件被女主發現線索,就要保證用戶在特定時間節奏上有感官的時間連貫性,保證他接受導演的敘事設計,跟着故事走。“我們就發現,《白色月光》在開頭幾分鐘少了一些情節設置,沒有強調最初的線索點,這樣用戶在前面幾分鐘會很難進入到預設的故事節奏裏。但如果你看同類型《福斯特醫生》和《夫妻的世界》都有。”

  創作一定要跟着數據走嗎?小貝說,《白色月光》的開頭處理方式很文藝,是一個在海邊的全家歡場景,最終還是尊重導演的意見,讓這個版本上線了。但後來在看真實用戶觀看數據,發現前幾分鐘跳出的比例是很高的。簡單說,就是不少觀衆棄劇了。“希望平臺得到價值最大化,並且兼顧考慮導演作爲創作者,達到有效協同,這是我們的目標。”

  不要只看表面,其實他們也有“職業病”

  小貝認爲,“成片體檢師”需要一定的數據分析能力。因爲看片每個人會看,但是我們要把這個視頻數據化,並且數據化得到的那些表格報告,能夠反映這個內容創作的真實的情況,工作兩年來,之前6年的數據分析的工作經驗給了自己很大幫助。不同的導演用不同的方式講一個故事,未來隨着看片的積累,對導演的手法理解更多,會有更完備的成片體檢能力。未來成片體檢覆蓋的規模也會越來越大。

  平時自己看片也會犯職業病,自動關注這段情節數據,真實用戶看到有什麼反應。比如最近看電影《八佰》的時候,有三分之一的時間留意四周的觀衆對哪些情節有反饋。

  由於電影本身對品質要求較嚴,因此,“觀影體驗師”主要的工作範疇在綜藝、小成本的電視劇拍攝中,目前這方面人才在優酷等視頻平臺呈現人手緊缺的狀態。修復給琴書帶來成就感,當然也會有“職業病”。比如娛樂時看部新劇,會注意到調色師漏修一個鏡頭。也有人擔心,幹這個工作,眼睛會不會吃不消?琴書笑說,“眼睛度數沒有加深,其實我們這行主要是找出問題之後跟調色師討論怎麼修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