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不合年輕人審美 傳奇苦情劇掌控中老年觀衆遙控器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30日 19:33   四川在線-華西都市報

《小娘惹》劇照《小娘惹》劇照

  在“大女主”“腹黑女”流行的當下,傳奇苦情大劇早已成了熒屏稀缺品。但當苦情女人戲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復活”時,還是能牢牢掌控中老年觀衆的遙控器。剛剛播完的新版《小娘惹》不僅收視率頗高,話題性也不差,濃郁的上世紀南洋風情,橫穿幾十年、幾代“娘惹”的家族故事,逐層遞進的“有情人難成眷屬”的虐心虐肺感情線,讓這部劇有着濃烈的復古氣息。只可惜傳奇苦情大劇在當下水土不服,與年輕觀衆之間有着巨大鴻溝。

  1 三代苦情女主 還是“熟悉的配方”

  《小娘惹》由郭靖宇[微博]擔任總導演,原版編劇洪榮狄重新編寫,故事發生在馬來西亞,時間從上世紀30年代展開,橫跨70年,主要講述了三代女性的傳奇故事。

  因爲是傳奇大戲,劇中主要女性的命運都很傳奇。

  第一代娘惹天蘭,是黃家老爺的姨太太,地位卑微,逆來順受,當了一輩子奴僕,結局淒涼,死了都不能走大門。第二代娘惹是天蘭的女兒菊香,生來聾啞,在黃家做僕人,長大被賣,機緣巧合被日本人山本洋介救下,但戰爭來襲,兩人雙雙殞命於戰火,留下女兒月娘。月娘的故事比重較大,她幼年失去雙親,在黃家遭受虐待,但也是最能抗爭的一代娘惹,勇敢走出黃家大家族,從社會底層混起,慢慢成長爲女企業家。

  最終掌控了命運的月娘選擇回頭救贖沒落的黃家家族。但是月娘與男主角陳錫的愛情線依舊虐得觀衆肝疼,走的仍是苦情戲“愛而不得”的敘事套路。這段感情線中,月娘的猶豫、隱忍也暴露了這個人物落後的一面。

  劇中的女性比早年間苦情女性大劇中的女人更獨立、勇敢,月娘追求經濟獨立、事業獨立,劇中女性意識的逐漸覺醒和不斷深化清晰可見。但是,這部劇並沒有讓第三代娘惹脫離女性自我犧牲、張揚母性的傳統敘事風格,它塑造的月娘依然是一位傳統女性形象,而非現代女性。

  2傳奇女性劇與年輕人審美格格不入

  2005年至2010年,熒屏上曾颳起傳奇苦情戲大潮,當時《家有九鳳》《啞巴新娘》等劇風靡一時。這類劇在最火的時候,其實已經陷入了機械化複製的狀況,苦情戲的女性角色刻板,傳遞的價值觀也刻板化,苦難成爲創作者利用的手段,以此博取觀衆同情心。

  同樣是郭靖宇團隊的劇,復古傳奇大劇《娘道》2018年播出時收視率奇高,但網絡上的口碑一言難盡。不少觀衆認爲,這類劇一定要批判性地觀看。

  雖然《小娘惹》中封建男權的迂腐思想少了,但在影視作品集中強調女性崛起、追求大女主爽感的當下,年輕人對苦情大劇的接受度依然很低。月娘這個人物身上堅韌不拔、大度寬容的價值觀,在年輕觀衆眼中成了“意難平”,傳統女性的一些美德,被年輕人理解爲“以德報怨”。可以看出,傳統苦情大戲與年輕觀衆之間有着難以逾越的鴻溝。

  這部劇收視高、口碑低,主要在於它不是拍給年輕人看的,針對的主要受衆是中老年女性觀衆。總導演郭靖宇說,“堅持每年都做傳奇劇的,只有我一個了”。有了稀缺的復古劇,也有不少年輕觀衆代表姥姥和奶奶寫評論感謝導演、製片方,因爲終於有一部中老年觀衆能看得懂、被戳中的大劇。

  據齊魯晚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