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親愛的自己》:話題劇的框架 也有戳人的地方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5日 01:51   澎湃新聞

《親愛的自己》海報《親愛的自己》海報

  曾於裏

  今年是女性羣像劇的大年。《親愛的自己》雖然自我定位爲“都市情感勵志劇”,但以女性爲主導的視角+羣像式的女性敘事,很難不讓人聯想到不久前的爆款話題劇《三十而已》。倒也不必着急撇清二者之間的關係,這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雙方不過都採取了女性羣像劇的模板,決定水平高低的還是模板基礎上的各自發揮。

  《親愛的自己》聚焦三個女性、三組人物關係。

  李思雨(劉詩詩 飾)是職場精英女性。在職場上,她辛苦打拼、雷厲風行,也很重感情,被公司大老闆看好,前途無量。李思雨的軟肋是對職場生態起初還抱有比較天真的想法,但在摔了跟頭後也迅速成長。

  李思雨有一個相愛七年的男友陳一鳴(朱一龍 飾)。陳一鳴溫文爾雅、心思細膩,深愛李思雨。但陳一鳴思想深處有些傳統,他認爲男人就應該養家,他希望李思雨回歸家庭。但陳一鳴遭遇失業的打擊,在李思雨面前失去心理優勢,自尊與自卑反覆折磨着他,他與李思雨觀念上的分歧也漸漸放大,這爲兩人情感埋下隱患。

  張芝芝(闞清子[微博] 飾)是職場媽媽,有一個剛上幼兒園的女兒,職場家庭兩頭跑。她與丈夫劉洋(彭冠英[微博] 飾)已沒有多少浪漫可言,操心的都是種種現實的煩惱,比如如何讓幼兒園的女兒不輸在起跑線上,如何處理婆媳矛盾,是否要生二胎,等等。

  張芝芝明顯屬於付出更多的一方。她有點喪偶式育娃,她對孩子的教育過分上心,劉洋有些無所謂。婆婆介入他們的小家庭後,強迫張芝芝喝奇怪的催孕藥,實在令人窒息。但面對張芝芝的求助,劉洋無動於衷。這也是兩人婚姻危機的伏筆。

  顧曉菱(陳米麒 飾)是個拜金女,苦心孤詣想要嫁個大富豪,金錢和心思都花在如何釣男人上面。“富二代”雷浩文(李澤鋒 飾)原本是個浪蕩公子,但對顧曉菱一見鍾情,兩人開始相殺相愛。

  這條線着墨不多,除了探討金錢與愛情的關係外,也充當着調節劇集氛圍的作用,兩人的對手戲有濃濃的喜劇感。

  《親愛的自己》也是一部話題劇。三個女性、三組關係、三條線索,穿插着困擾都市男女的種種話題,有來自職場的、家庭的、兩性的。比如與對自己有恩的領導競爭同一個崗位,是爭取還是放棄?如果部門要裁掉一半員工,每一個手下都曾與自己奮鬥過,你會如何決斷?你想追求事業,愛人希望你回歸家庭,你要如何取捨?是爲了幫孩子獲得更好的資源而委屈自己低聲下氣去搞社交,還是讓孩子順其自然,自己也好過一些?婆婆迷信又強勢怎麼辦?等等。話題劇以話題帶動情節推進,各種話題紛至沓來,也能保證劇集播出期間擁有足夠的討論度。

  但話題劇自身攜帶的兩個弊病,在《親愛的自己》中多少也存在。一方面,話題劇創作常常是主題先行,編劇蒐羅並提煉網友熱議的具有代表性的議題,再融合在人物身上。話題先於人物塑造,有典型性但缺乏足夠的個性,這就導致話題劇容易出現“撞梗”。

  比如劇中張芝芝費盡心思討好幼兒園家委會的橋段,不免讓人聯想到《三十而已》中顧佳的兒子上幼兒園的橋段;並且,劉洋後來也像許幻山一樣出軌了。編劇當然沒有抄襲,只是她們都取材於微博上已婚女性的三大煩惱:喪偶式育兒,丈夫出軌,婆婆極品。

  另一方面,編劇更注重於話題的製造,有時爲了話題主動或無意地忽略生活的邏輯。《親愛的自己》一開篇李思雨廁所裏堵客戶的橋段受到詬病,只要對比下《安家》中房似錦到醫院堵客戶的橋段,會發現《親愛的自己》從細節到表演全方位地被比下去了。

  除了這種顯眼的情節,觀衆還可以留意話題劇的金錢概念。王安憶有這樣一個說法,好的創作總會關注“生計”。所謂“生計”,就是“過日子”,比如主人公所租的房子與他們的收入水平是否相符合。就“生計”這一維度,《親愛的自己》也有瑕疵,雖然以上海爲背景,但缺乏外來青年在上海打拼的那種務實氣息和生活感,觀衆已經看不到真正的“蝸居”。

  就比如李思雨和陳一鳴各自在上海市中心租房住,陳一鳴租的公寓推窗就可以看到東方明珠。劉洋、張芝芝夫婦看着是那種經濟適用夫妻,按張芝芝的計算,夫妻倆一個月收入加起來21000元,但買的是上海市中心的老公寓,內部裝潢高級,每個月房貸才6000元,把孩子送進頂級的私立幼兒園每個月8000元……這幾個數字看着是這麼回事,實際上都不夠準確。

  但如果你對這些細節不吹毛求疵的話,《親愛的自己》可看性並不差,敘事流暢,運鏡講究,並且編劇在話題劇的框架內也不無匠心獨運的地方。譬如女性羣像劇,男性角色很容易寫成工具人,但陳一鳴立體得多。

  陳一鳴身上沒有我們常見的那種支配性的男性氣質,在這段感情中,他是倔強的、要強的,但他更是脆弱的、敏感的、欠缺安全感。他因爲怕失去,愈是要求自己完美,在他的理想主義幻滅後,悲愴感也更加強烈。因此,雖然失業的橋段常有,但陳一鳴失業後的焦灼難安,以及在現實面前一再降低期待值地妥協,也讓人看得心有慼慼。他的昂揚志氣和自信心在一點點流逝。朱一龍的詮釋非常精準。作爲“都市情感勵志劇”,《親愛的自己》的主題一定是積極向上的。開篇鋪墊的種種喪,爲的是服務於之後的成長。張芝芝-劉洋、顧曉菱-雷浩文這兩條線相對常規,也不難猜到走向。李思雨-陳一鳴這條線更讓人期待,不落俗套的角色氣質,讓李思雨、陳一鳴的情感波折戳中人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