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設定新鮮鹿晗演技驚豔的《在劫難逃》怎麼樣?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4日 20:25   澎湃新聞

張海峯(王千源 飾)張海峯(王千源 飾)
趙彬彬(鹿晗 飾)趙彬彬(鹿晗 飾)
孫曉萌(喬欣 飾)孫曉萌(喬欣 飾)
劉雨奇(張皓然 飾)劉雨奇(張皓然 飾)

  原標題:《在劫難逃》:興致勃勃而來,卻追了個寂寞

  文/從易

  《在劫難逃》開篇四集不差。

  該劇的英文名“Sisyphus”,即西西弗斯。這是古希臘神話裏的人物。西西弗斯觸犯了衆神,諸神爲了懲罰他,便要求他把一塊巨石推上山頂,而由於那巨石太重了,每每未上山頂就又滾下山去,前功盡棄。西西弗斯只能不斷重複、永無止境地做這件事——諸神認爲再也沒有比進行這種無效無望的勞動更爲嚴厲的懲罰了。

  從此,西西弗斯也成爲一個象徵符號:代表着無可掙脫的宿命,無論怎麼抗爭都是無效和徒勞的。

  《在劫難逃》開篇四集,以輕快的節奏爲觀衆呈現一個陷入宿命的西西弗斯——綠藤市公安局刑警隊隊長張海峯(王千源 飾)。

  兩年前因一次意外,張海峯失去自己的女兒朵朵,從此他陷入頹唐,進入無休止的休假,開了一家河粉店(女兒生前最愛吃河粉),與喬昕(吳越 飾)離婚。

  一起命案再次打破平靜。女企業家李瀾在停車場被害身亡,張海峯店中的刀作爲兇器出現在現場,而案件嫌疑人趙彬彬(鹿晗[微博] 飾)也點名見他,並透露朵朵的死亡並非意外。

  趙彬彬狡猾地逃脫後,綁架了喬昕。爲了救喬昕,張海峯中彈身亡。

  一個激靈,張海峯從夢中驚醒,但剛才發生的一切又無比真實。

  隨後張海峯發現廚房的刀具丟失,夢中所發生的女企業家被殺害的案件,現實中也真實發生了。前妻喬昕又一次被趙彬彬綁架。

  這一次張海峯千方百計地想“逆天改命”,他終於救回前妻。但救護車內,趙彬彬表情詭譎地問了一句,“你覺得這一次,我還能再殺了你嗎?”

  張海峯以同樣的話反問,趙彬彬回答“能”,救護車爆炸。

  張海峯又死了一回。

  至此,《在劫難逃》或許會讓人聯想到《羅拉快跑》《明日邊緣》《源代碼》等電影,主人公一次又一次地陷入時間的漩渦,他試圖回到某一個時間節點以重寫命運。但張海峯卻是西西弗斯,努力只是徒勞。

  張海峯再次醒來時,時間是2017年,女兒朵朵還在,他與喬昕的家還在。張海峯雖然覺得難以置信,但他還是願意把未來兩年所發生的一切當做夢一場,畢竟重新擁有女兒太幸福,或許這是老天給他的保護妻女的又一次機會。

  他有意識地防範趙彬彬,防範着2019年那幾起命案的發生。而這一回,張海峯能否免於西西弗斯的輪回?

  《在劫難逃》開篇四集有還算新鮮的設定、有懸疑、就連鹿晗嘗試的反派都有演技驚豔的片刻。劇集拋出的謎題也能勾住觀衆:張海峯爲何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時間時間河流裏?趙彬彬與張海峯有着怎樣的恩怨?

  從第四集開始,劇情進入常規解謎部分,劇情往四平八穩的路數行進。趙彬彬不是一個人行動,他與孫曉萌(喬欣[微博] 飾)的關係類似於《白夜行》中的桐原亮司與西本雪穗,倆人都有破碎的童年,在孤兒院相遇並有過短暫青梅竹馬的成長歲月,趙彬彬自願成爲孫曉萌的守護者,孫曉萌依然純白無瑕,但趙彬彬爲了她雙手沾滿鮮血。

  趙彬彬殺掉的每一個人,都是孫曉萌的仇人。這又牽涉到孫曉萌的童年經歷,由此又牽扯出一家叫做十方化工廠的違法事實。

  而趙彬彬、孫曉萌的關係中,還有一個關鍵的“第三者”劉雨奇(張皓然 飾),他是當地的大企業家,是孫曉萌的未婚夫。劉雨奇深愛孫曉萌,偷偷調查孫曉萌的過去。苛求完美的他,想要擁有完整的孫曉萌,他妒忌於只有趙彬彬分享着孫曉萌的祕密,妒忌於孫曉萌默默守護趙彬彬。

  因此,掰開了說,《在劫難逃》的人物關係很簡單(三角戀),殺人動機很常見(復仇+白夜行)。但同爲五元出品的懸疑劇,《在劫難逃》在解謎上與《非常目擊》的毛病一模一樣: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了,東一榔頭西一棒子地佈下謎題迷惑觀衆——比如觀衆有留意到蔡明亮的御用男演員李康生客串的角色嗎?他看着神祕莫測,每一次出場都只是爲了把劇情搞得撲朔迷離,但增加的信息量爲零。

  另一個問題是,解謎的時候爲了凹深刻,設置了種種所謂的前後呼應的細節,比如趙彬彬殺人燒一隻千紙鶴,趙彬彬的家與孫曉萌的花店掛着同一張油畫,等等。但看到最後我們發現,把這些細節去掉無損劇情進展,它們更多隻是故弄玄虛的自high。包括警方調查化工廠的受害者,警方挖到趙彬彬父親的遺體等橋段,它們佔去不少篇幅,刪減了只會讓劇集更緊湊。

  懸疑劇中,創作者如何安排殺人動機,也直接影響着這部劇的悲劇感。是惡人殺好人,惡人殺惡人,還是被損害的好人殺惡人,或底層互害,不同類別給觀衆的心理衝擊是不一樣的。《在劫難逃》恰恰選擇了平庸的一種:孫曉萌一心想殺害張海峯,好人互害,竟然是因爲一個誤會,張海峯陷入西西弗斯悲劇,竟然是因爲一個誤會。這不僅讓孫曉萌的復仇顯得廉價而虛妄,也讓張海峯遭遇的宿命悲劇顯得無厘頭。觀衆無法從孫曉萌還是張海峯身上,獲得足夠的情感認同和共鳴。

  中後段的後效信息太多,只好在最後一集匆忙地交待前因後果,劇情飛快得像開了5倍速,並且留下太多填不完的坑,美其名曰還有第二季。這讓我想起《失蹤人口》糟糕的追劇體驗。興致勃勃而來,最後卻虎頭蛇尾,只追了個寂寞。

  從第12集全員配音對不上口型,觀衆不難猜出《在劫難逃》經歷了什麼,但審查絕對不是它爛尾的全部原因。今年五元文化出品的幾部短劇,都有無效情節過多、故弄玄虛以及植入廣告又多又生硬等問題。步子邁得雖快但不穩,有必要暫停下來做個覆盤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