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製片人陳菲:“不惑”和“而已”都是一種態度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28日 19:55   澎湃新聞

《二十不惑》《三十而已》海報《二十不惑》《三十而已》海報
《三十而已》和《二十不惑》的總製片人陳菲《三十而已》和《二十不惑》的總製片人陳菲

  澎湃新聞記者 楊偲婷

  《二十不惑》和《三十而已》兩部作品先後熱播,在當下關注女性成長和女性議題的社會氛圍中,頗有應運而生之感。兩部作品的出品方檸萌影業,這些年來因《小歡喜》《小別離》等大熱的現實題材作品,受到了業內外的共同關注。在現實題材的創作方面,這個團隊似乎已經形成了獨屬於他們的一套創作邏輯與方法。

  澎湃新聞採訪了檸萌影業CEO、也是《三十而已》和《二十不惑》的總製片人陳菲。陳菲說,《二十不惑》和《三十而已》兩個項目非常有緣分,幾乎是同時開始策劃創作,去年夏天在一週當中前後開機,現在又在一週當中前後播出。隨着熱播,這兩部作品也構成了檸萌新女性題材系列的代表作,“我們希望通過這兩部作品來書寫和討論不同年齡的女性,面對的多重壓力、困境和成長。 其實‘不惑’和‘而已’都是一種態度,認清自己,遵從內心,活出真我。”

  《二十不惑》和《三十而已》的劇本創作,陳菲表示,共通點在於都是建立特殊人設,讓人物在一個特殊的年齡階段中遇到一些特殊事件。“建構特殊人設,是創作的一個起點,但終點必須要落到大衆能產生真實共情。從起點到終點,怎麼處理好關於‘極致’和‘真實’這樣一對矛盾衝突的元素?其實是非常考驗創作者的。 ”

  對於兩部作品創作中的不同之處,陳菲認爲:《二十不惑》是稀缺題材的“拓新”,《三十而已》是同類題材的“突圍”。相比《二十不惑》在青春勵志題材裏的新穎性,《三十而已》所探討的是30歲左右的女性事業與家庭的種種困境,在都市家庭生活劇中並不稀缺,所以難就難在如何在同類作品中脫穎而出。最終,《三十而已》的“突圍”,除了在特殊人設、極致劇情與真實細節、真實共鳴的共融之外,也在價值觀上有符合時代特性的犀利表達。

  “30歲的人,比起20歲,是在負重前行。中國傳統所謂的三十而立,是要求你到了30歲,要有一個階段性的成果交付。女性也要面臨對自己社會角色的思考,比如要不要成爲一位妻子,一位母親? 到30歲的時候,可能會有潛在的心理暗示說,我可能沒有那麼多試錯的時間了。”

  “但我們想表達的是,到了30歲又怎樣?我們依然可以重新開始,依然要認清自己,依然要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這是我們態度的表達。”

  從《三十而已》這部作品延展開,陳菲也聊到了自己的成長經歷,20多歲進入廣電影視的職業領域,到了30歲,開始真正定位要把影視作爲自己終身的事業方向。“我覺得能從事這項事業很幸福,對個人來說,一部又一部作品的創作,實際是創作者不斷思考和向內探索的過程,這個過程讓我更深入地自我認知,更好地處理自己和世界的關係;就職業的屬性來說,通過作品記錄平凡普通人的生活、書寫時代,把自身對一些問題的思考探討對外表達、影響他人、撫慰人心,這是影視文藝創作的核心價值和責任所在。”《三十而已》和《二十不惑》的總製片人陳菲

  [對話]

  在劇本創作過程中,去調研這個年齡段的女性所面對的一些困境和問題

  澎湃新聞:創作初期對於同類型的題材有沒有做過一些觀察或者調研,這類題材近幾年做成羣戲的項目挺多的,對此有沒有一些總結?

  陳菲:其實檸萌的現實題材作品大部分都是原創,我們在題材定位和破題上,不會去參考別的作品。在劇本創作過程中,比如二十和三十,我們會做用戶洞察,去調研這個年齡段的女性所面對的一些困境和問題,然後跟編劇討論,看人物和劇情怎麼樣和話題來做結合,怎樣來深挖和表達價值觀。

  根據我們的觀察,爲什麼近年來羣戲比較流行,可能是因爲現在社會的生態、價值觀的表達都非常多元。從創作的角度來講,你去選取一個剖面,然後在不同人物身上,做他們人生狀態的變化和成長,也是一種可取的方法。 現在的用戶,他們對複雜信息量的需求很高,看一個長視頻的劇集內容,他們希望得到更多信息量,以及比較深度的體驗。

  澎湃新聞:確實,現在短視頻崛起,其實也改變了觀衆對於長視頻的要求。

  陳菲:對,因爲短視頻信息節奏密集,它解構了用戶再去看長視頻的心理節奏,擠佔了他們消費長視頻的時間,改變了用戶消費長視頻的審美和需求。以前沒有短視頻的時候,可能一個用戶一年要看10部以上的長劇集,有了短視頻以後,大量碎片時間消耗在短視頻,讓用戶再花更多時間看一個40集以上的劇,一定要給他一個理由。這個理由要不就是社交的需求,比如周圍的人都在看都在討論;要不就是共情的需求,我從中找到了內心的映射,獲得精神的共振和滋養。所以如何讓長劇集更豐盈、承載更多的信息量,如何創新,如何共情,是我們在創作中一直關注的問題。

  澎湃新聞:蠻好奇在主創團隊搭建上的一個考量過程,確實我們看到這三個女主其實和演員的貼合度是非常高的?

  陳菲:《二十不惑》和《三十而已》,其實都是檸萌現實題材精準選角的展現。我們之前的選角,不管是《好先生》還是《小別離》《小歡喜》,也比較得到大家的認可,我們也力圖每年挖掘和推出一些行業的新鮮面孔。

  我們的選角主要出自兩個層面的考慮,在現實題材的角度,首先是演員要符合角色,“七分像三分演”,去找接近角色的演員,非常重要;其次在整體上考慮演員的互動關係,演員們是不是在一個表演體系之內,他們的組合互動有沒有新的化學反應。比如說《三十而已》裏,三個女主都是比較成熟的演員,大家之前都看到過她們不同的熒幕形象,但她們三個人組合在一起的時候,就會產生不一樣的化學反應。然後對於男性角色的選取,會去儘量考慮新鮮的面孔,讓整個組合產生新的空間感。

  《三十而已》其實是個同類作品的“突圍”

  澎湃新聞:這次在創作《三十而已》的時候,你作爲製片人所面臨的新挑戰是什麼?

  陳菲:《三十而已》難點可能在三個方面,第一個是《三十而已》是個同類作品的“突圍”,因爲同類題材並不鮮見。它跟《二十不惑》不太一樣,《二十不惑》是稀缺作品的“拓新”。《二十不惑》樑爽(關曉彤 飾)姜小果(卜冠今[微博] 飾)羅豔(李庚希[微博] 飾)段家寶(董思怡[微博] 飾)羣像劇照

  第二點是它的起點是特殊人設和極致劇情,但最後要落在大衆的共情裏,從創作上來講比較難。《三十而已》的編劇張英姬也說過,“當下新女性非常的複雜多變,難以書寫,而且寫重了狗血無常,寫輕了不痛不癢。”從寫作一直到製作,最後到呈現,這個尺度是很難拿捏的。

  第三也許是最難的,如何做一個表達清晰的女性視角、女性立場的作品。比如在劇中,男性和女性出現矛盾衝突的時候,怎麼展現男性這一面的態度?怎麼體現女性立場?非常考驗操作者。 如果沒做好,就會形成一種俯視,把男性推到對立面,這樣會有失偏頗。

  澎湃新聞:這三個難點,你覺得該怎麼去解決和克服呢?

  陳菲:第一個難點我們是通過團隊集體創作來攻克的,我覺得集體共創是非常重要的一點。比如《三十而已》的劇本是由編劇張英姬個人創作的,但是在創作過程中,檸萌在公司層面做了用戶洞察,通過大量30歲女性的羣像訪談和一對一深度訪談來截取這些女性所面臨的問題和困境,這裏面有大量真實的素材,和她們真實的價值觀在裏面,然後交給編劇整合在一起,這就是一個互動的集體創作過程。 進入到製作階段,我們和張曉波導演、所有主創主演一起,在劇作立意的深挖、真實細節的呈現、影像美學的創新、美術造型的設計、表演風格的統一等等各個方面去做探索和突破,作品最終要脫穎而出一定是集體共創的綜合呈現。從特殊人設怎麼抵達大衆共情也一樣。比如王漫妮的奢侈品櫃姐,足夠特殊的人設、特殊的職業,她天天面對光怪陸離的有錢人,但她自己又是比較平凡普通的一個滬漂,這種落差本身就給戲劇特殊性提供了充分的表現空間。她所面臨的困境是30歲的我事業上要有一個階段性的成果交付,或者我希望婚姻情感有一個落點,想找到一個理想對象組建家庭。她在職場和情感困境中一步步做出的選擇,做到邏輯真實情感落地,能夠讓觀衆產生共情,甚至讓觀衆爲她心疼、爲她扼腕、爲她叫好。這是我們創作時着力的方向。

  第三點也是通過集體共創,因爲編劇張英姬、我跟鷗總(徐曉鷗,《二十不惑》和《三十而已》的總製片人)我們都是女性,我們的視角和立場是偏女性。但是我們的導演張曉波,他爲我們補充了寶貴的男性視角,讓這個戲看起來男性角色更豐滿立體,讓我們的劇作表達更真實可信。

  這個行業最難的就是每個作品之後都要歸零

  澎湃新聞:在你看來,你覺得檸萌的核心競爭力是什麼?而且這兩年行業變化非常迅速,影視行業也在受到各種新文化內容的衝擊,你覺得檸萌的核心競爭力在未來有可能被削弱或取代,或者發生非常大的改變嗎?

  陳菲:儘管檸萌成立才五年,但我們的合夥人、我們自己的精英團隊都是行業中經驗豐富的從業人員,我總結檸萌的核心競爭力,是持續不斷生產出頭部內容的組織能力。 我們的內容戰略是“超級內容連接新大衆”,我們最初進入市場的定位,就是隻做頭部內容。 這個頭部內容,發展到今天可以把它分爲臺網大衆頭部長劇集,以及我們今年要着力發展的純網圈層頭部短劇集。

  這個行業最難的就是每個作品之後都要歸零,沒有一套機械化的流程去複製上一個產品的成功,所以說這個行業最考驗的就是你能不能持續不斷的生產與時俱進的創新的頭部內容,檸萌經過多年努力在創造和積澱這種能力,這種能力主要體現在組織能力,包括我們合夥人制+精英團隊的生物型組織,以及不斷迭代的檸萌內容創作生產方法論。

  我們這些年也一直試圖築起比較高的護城河,並持續自我迭代。不敢說在行業急速變化中,能長久立於不敗之地,我們始終如履薄冰一直保持創業心態。其實檸萌成立的2014年,就經歷了行業的鉅變,用戶的長劇集內容消費,從傳統電視逐漸轉向了視頻網站。那麼今天,在短視頻猛烈衝擊長視頻的當下,我們也時刻關注長劇集正在經歷怎樣的變化以及這種變化帶來的影響和顛覆。

  我覺得長劇集正在加速to C,且科技的發展未來會改變長劇集的產品形態、用戶體驗、甚至生產方式和播出渠道。變化是永恆的,我們要做的是確立自身的核心競爭力,不斷讓我們的生物型組織進化,因爲任何戰略目標最後都要靠人來完成,我們這個行業當然需要才情橫溢的創作者個人,但更需要能協同互相成就的集體。 這也是我個人關注和着力的重點,怎樣構建好檸萌這個生物型組織,讓衆多有才華的、志同道合的人匯聚在一起,持續不斷生產出頭部內容。我們堅信,最終驅動企業不斷向前的,是一致的價值觀。

  澎湃新聞:像你說的,檸萌這幾年總結出了一個頭部內容的方法論,能簡單聊一聊嗎?

  陳菲:方法論要論述起來比較複雜,它涵蓋從前期研發到選題、賽道的定位,破題的方法,到人物的構建,怎麼做人物畫像,怎麼搭建作品的世界觀;再到中期生產製作的階段,怎麼來搭建我們的半開放生產體系——核心的崗位,我們內部人員來控,外部我們招募非常有才華的各個主創工種;然後怎麼樣來做品控等等,整個鏈條的每個環節都有一些方法論。我們會特別重視提煉總結,我們每一部作品都會有兩次覆盤會,一次覆盤是殺青以後,小範圍的覆盤找問題,總結有哪些可以沉澱下來的方法論。還有一次覆盤是在播出以後,我們做全員覆盤,結合最後的市場反響來做用戶洞察,這是我們堅持多年的傳統。

  澎湃新聞:今年影視市場也受到了多方面因素的影響,而且個別因素對未來的影響也是比較長期的。也想了解下檸萌接下來對此有沒有做出一些戰略性的調整?

  陳菲:在內容戰略方面,我們最大的堅持是隻做頭部內容,在頭部內容裏面,原本我們是做臺網大衆的頭部長劇集,醞釀兩年以後,我們今年也會發力開發純網的圈層頭部短劇集。 相比長劇集針對最廣泛的大衆用戶,具有強圈層屬性的短劇集,在表達上追求更新銳更極致。初步嘗試的三個題材賽道:兩性話題、懸疑現實、青春言情,都比較適合承接檸萌的現實主義創作優勢。另外的戰略探索,還包括創新的產品形態和一些to C的商業變現方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