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當年拍當年播 《在一起》是國產劇史上前所未有的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1日 19:40   澎湃新聞

《在一起》片場《在一起》片場
《在一起》片場《在一起》片場

  由國家廣電總局組織指導,上海廣播電視臺和耀客傳媒、尚世影業共同出品的重點抗疫題材時代報告劇《在一起》,正在北京、上海、無錫等地拍攝。該劇以“抗疫”期間各行各業真實的人物、故事爲基礎,還原小人物在大環境下平凡善意的舉動,展現了疫情下“全民互助、共克時艱”的平凡和偉大。《在一起》片場

  “時代報告劇”,是國家廣電總局電視劇司提出的一個概念,即以較快速度創作、以真實故事爲原型、以紀實風格爲特色的電視劇作品,“時代報告劇”應該以反映現實生活爲己任,以表現社會生活中的真善美爲創作目標。《在一起》的製作方式參照了電影《我和我的祖國》,每兩集一個獨立故事,全劇總共10個故事20集。目前該劇正在多地同時緊張拍攝,有望在10月份播出。

  從5月18日到20日,北京、無錫、上海三地的探班活動中,記者採訪了參與《在一起》裏不同單元故事創作的導演沈嚴[微博]、滕華濤[微博]、劉江[微博]、汪俊[微博]和演員雷佳音[微博]、楊洋[微博]、靳東[微博]等,他們分享了參與這部作品的初衷和拍攝中的感受。

  “拍的演的都要像紀錄片,就對了”

  入夏後,天氣轉炎熱,而《在一起》中的故事大多發生在冬季,“反季節”拍攝成爲劇組創作中遇到的最大難題:三十多攝氏度的高溫下,演員們往往要穿上厚厚的羽絨服和雪地靴,再套上不透氣的防護服,一場戲下來就是滿身的汗。另外,春天的滿城綠意,也是拍攝中極難規避、需要大量特效去進行後期擦除的“穿幫”之處。此外爲還原真實,演員們基本都是素顏出演,很多戲份更要戴上口罩拍攝,幾乎全程只能靠眼睛演戲,也成了演員們在表演上遇到的挑戰。楊洋

  《同行》單元中,楊洋飾演一位在上海學習的武漢青年醫生,於武漢封城後,歷經艱難,一路逆行,回到自己的崗位上貢獻力量。爲了更好地進入這個角色,也爲了更好地在劇中呈現醫生的專業性,劇組開機前,楊洋去醫院體驗學習,跟醫生學習醫學常識、急救方法、醫療器械的使用等。他表示,挑戰最大的一點是醫學術語,“我的臺詞裏會有很多專業醫學術語,確實很難背。還有就是醫療器械,比如呼吸面罩的使用、咽拭子核酸檢測的操作,我自己有去看一些視頻和科普文。”楊洋表示,通過飾演這個角色,親身感受到了醫護人員爲了救人不顧一切的付出和大愛。靳東

  在《方艙》單元中,靳東扮演一位武漢方艙醫院醫生。此前他已在《外科風雲》《到愛的距離》中飾演過醫生,而此次經歷疫情後,他表示:“我會爭取把這一段時間的感受,都放在這個角色裏面。”靳東說道,“故事很短,反而讓我更珍惜每一場戲每一個鏡頭,希望能刻畫出真實援鄂醫護人員的形象。”3月初,《方艙》的編劇就去武漢蒐集素材,與靳東也進行了多次交流。而在拍攝之前,靳東與不少援鄂醫生交流過,讓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位醫生告訴他:“我以爲我是唯一主動報名去的,結果去了才發現,一個4000多人的醫院,大家都是主動報名來的。”導演劉海波、沈嚴和演員雷佳音

  與上述兩位不同,雷佳音在劇中飾演快遞小哥,通過他的眼睛來展現當時武漢的一些狀況。雷佳音坦言,整個疫情期間,他一直在盡力避免過度關注疫情相關的新聞。“會覺得很難受,傷心啊,生氣啊,這些情緒太多了。”後來劇方把一些資料視頻給雷佳音看,使他頗受觸動:“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遇到這樣的事情,一不留神被捲入其中,在選擇退一步還是走一步之間,選擇了往前走了一步。這一步就讓他成爲了英雄,成爲了逆行者。”雷佳音對這個角色的表演,提出了他的想法。“平時演員都是要演出性格,但這次的表演相反,要去性格化。”他堅信:平民英雄不是演出來的,“拍的演的都要像紀錄片,就對了。”

  當年策劃,當年完成劇本,當年攝製,當年播出

  在衆多困難面前,導演們表達的多是身爲創作者,此時身上的社會責任感。電視劇《歸去來》《老酒館》的導演劉江,此次執導唯一一個在北京拍攝的單元《搜索》,據悉這個單元講述的是聯防聯控,病毒溯源的故事。劉江表示這個單元劇本紮實,讓他在看劇本時兩度落淚,同時故事可看性和動作性強,劉江笑稱其爲“抗疫版《諜影重重》”。因此,對於這個故事,劉江表示會大量採用手持鏡頭,讓視聽語言更具備緊張感和呼吸感。劉江說道,接這個項目的初衷,是因爲疫情期間有許多感觸,希望能在這次創作中有所表達。“這一次,中國的凝聚力讓我們驕傲。誰說我們是一盤散沙?我們在大難面前最講原則,最講規矩,最講團結。”由於題材的特殊性,劇中涉及到很多防疫和醫學方面的專業情節。據悉,《在一起》的每個單元故事都有相關的專業人士,如醫生、防疫人員、快遞員等,跟組對演員進行指導,防護服什麼時候穿,什麼時候脫,什麼時候戴N95口罩,什麼時候戴普通口罩,什麼時候戴手套,都會嚴格地遵循專業要求。而每天劇組駐地和拍攝現場的消毒防護工作都會認真完成。

  關於《在一起》這個項目的籌備過程,上海文廣影視集團副總裁陳雨人介紹:“該劇是由國家廣播電視總局指導主導,國家衛健委和上海市委宣傳部全程全力支持的一個項目。早在今年2月份,就按照總局電視劇司領導的意見開始策劃,3月份,各個單元的劇本陸續出來,籌備的時間非常緊張,但動作還是非常快的。這大概在電視劇拍攝的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就是當年策劃,當年完成劇本,當年攝製、當年播出。”據悉,雖然每個單元都是不同編劇不同導演,但十個單元中,還是做了一些處理,讓它們看上去有整體感。同時,在主題方面,疫情之下,反映大時代中的小人物,書寫平民英雄……這些是《在一起》不同單元故事共通的主題。十個單元中,主角們涵蓋的職業類型豐富,包括醫務工作者,人民解放軍指戰員,公安幹警、社區工作者,快遞小哥等等,陳雨人還介紹,該劇創作原則是“以普通人爲原型”,因此創作階段在互聯網上尋找了大量影響力大的故事。“希望通過這部劇還原普通民衆爲抗擊疫情所做出的貢獻”,陳雨人坦言,這次疫情,更加體現出了主流媒體的重要性。突發重大事件面前,人民還是希望聽到主流的、權威的聲音。《在一起》片場

  好幾位主創在採訪中都提到,《在一起》是今年開工的第一部作品。雷佳音直言:行業不容易。“明顯劇組開的少了,朋友們在家歇着的多了,工作機會少了。確實,今年明年是有困境的。”導演沈嚴則說起目前影視拍攝中的具體困難:只要出外景就戰戰兢兢,只要有人舉報大量人員聚集,就可能需要大量的溝通了。劉江總結,這次疫情,對影視行業來說是“傷口上撒了把鹽”。然而,沈嚴堅信一切都是會過去的,總會好起來的。“而且壞事總有好的一面,大浪淘沙吧。”

  沈嚴表示,《在一起》這個項目帶來了影視劇創作模式上的新玩法。系列短劇模式會不會給行業帶來一個新方向,“以前動不動都是四五十集,我們現在有些短劇,12集的開始播了。”沈嚴認爲,如果好的內容不論形式,都能存活掙錢,那就能給整個內容製造端帶來提升,畢竟短劇可控性大,它完成度就容易高。“長劇的成功太難了,怎麼讓一個編劇一年寫幾十集的劇,做到集集精彩?但如果只是把幾集內容做好,相對就容易一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