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鬢邊不是海棠紅》:饅頭吸油 越吃越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3月26日 18:35   澎湃新聞

  《鬢邊不是海棠紅》,一部神奇的耽改劇。看過原著的姐妹們都很難想象,小說居然能被改得這麼正能量滿滿,弘揚京劇傳統文化,彰顯愛國主義精神,真是“戰狼”了耽美界(此處戰狼做動詞使用)。原著中的浪蕩公子,“輕浮”戲子,都成了鐵骨錚錚的愛國大直男,因爲對京劇藝術純粹的熱愛走到了一起,成爲滾滾紅塵中一對伯牙子期式的精神知己。於正[微博]誠不欺我等:“沒有所謂的社會主義兄弟情”。

《鬢邊不是海棠紅》製片人於正微博截圖《鬢邊不是海棠紅》製片人於正微博截圖

  但說句實話,如果真是爲了傳承京劇文化,大可不必買個耽美小說,花大力氣修改成“潔版”,直接原創唄!其中有沒有借一借這幾年耽美題材紅火東風的意思,於正心裏門兒清。也對,茲要是能讓劇播得出又播得好,怎麼操作不是操作呢。

  那麼,這部劇到底如何呢?我摸着良心說,服化道各部門,上乘。

《鬢邊不是海棠紅》截圖《鬢邊不是海棠紅》截圖
《鬢邊不是海棠紅》截圖《鬢邊不是海棠紅》截圖

  服化道處處透着精心精緻,打光水平一直在線,濾鏡貼合整體風格氣氛的同時,美圖秀秀了全劇所有人,是與《延禧攻略》一脈相承的好審美。有影視圈的朋友看了眼這劇,當即霸總上身:三分鐘內,我要知道這個美術指導的全部聯繫方式。

  當然,服化道在線是影視創作的基本,但在當下許多國產劇基本都做不好的現實情況下,《鬢邊不是海棠紅》的這份審美和執行力同時在線,值得點贊。

  演員方面,相對於大家“曉明油,尹正[微博]胖”的抱怨,我還是要平心靜氣爲這二位說幾句。

黃曉明飾演富商程鳳台黃曉明飾演富商程鳳台

  首先,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油也不是一天去光的,曉明在這部劇中的表演,雖說依然有一絲“中國邪魅祖師爺”本能的造作,但那邪魅一笑的弧度還是收斂了不少,表演中也足見用心之處。

尹正飾演名伶商細蕊尹正飾演名伶商細蕊

  而尹正,被吐槽圓成了“發麪饅頭”,圓是圓點,但就他在劇裏那肘子接蹄子、油餅接油雞的吃法,真的,他要不圓也說不過去啊。何況上了妝的名伶模樣,倒也珠圓玉潤,面若滿月。

尹正的戲妝尹正的戲妝

  而表演上,尹正可圈可點處頗多。商細蕊在劇裏是個藝術天才,但情商黑洞,執拗偏激,拿捏不好就是個煩死人的角色。但同時尹正也比較好的詮釋出這版商細蕊憨直單純,正直勇敢,還有點小機靈的一面。

  想開點,這二位,“饅頭吸油,越吃越有”。

  倆主演演得不差,比以前不少劣質耽美劇的主演強了太多,還能抵得上一些正劇表演水平。再加上金世傑、佘詩曼[微博]等資深演員做配,這劇目前來看,是奔着民國正劇去的。也因此,就不可能找倆新人來演,賣賣腐就賺個盆滿鉢滿。雖然於正可能有點借耽美東風的意思,但他對這部劇的野心不止於此。

佘詩曼飾演程鳳台夫人佘詩曼飾演程鳳台夫人

  耽美劇雖賺,但往往破圈難,且有審查風險。《鬢邊不是海棠紅》花大錢大力氣,僅僅做個面向一個分衆市場、且有巨大過審不確定性的劇集,那對於正和資方來說就沒意思了。這劇還是想面向更廣的觀衆羣體的。

  於正在微博說,電視劇版想講的只有二點:1、京劇文化的魅力;2、士爲知己者死。於正是老辣的,這兩點恰好是原著,在當下環境中,最適合被強行拔高成爲主旨的兩個亮點。因此,《鬢邊不是海棠紅》全面拿掉原著裏兩位主角複雜的感情線,一心一意做愛國京劇表演藝術家和愛國京劇票友的友誼。當程鳳台看到了商細蕊的《長生殿》,不由得理解了當年爲戲出走的母親,也從中看到了自己早年的種種不甘和遺憾。從戲中看到了自己,這是票友生涯的開端。二人喝酒夜聊,大談京劇和他國戲劇,如同大學男寢上下鋪的好兄弟。

《鬢邊不是海棠紅》劇照《鬢邊不是海棠紅》劇照

  但一心一意交朋友,和一心一意談戀愛,明顯是後面這個人物關係更能起到提綱挈領、製造戲劇衝突和矛盾的作用。哪怕是“兄弟情”,也要在人物關係上製造戲劇衝突,比如《陳情令》,“曾經死去的‘朋友’重生歸來,無論如何要守護好”的這份失而復得的驚喜和珍惜;比如《鎮魂》,“兄弟”前世今生無數年的等待和約定。。。。。。總而言之,人物關係的張力撐起作品的張力。因此,交朋友的《鬢邊不是海棠紅》,節奏頗慢,用了差不多7集篇幅,才把人物鋪展開,一身正氣的黃票友這時候才真心實意愛上一身正氣的尹名角的戲,除此之外,基本沒有大事件發生,劇情溫水一般,這就讓人有點疲憊了。

《鬢邊不是海棠紅》劇照《鬢邊不是海棠紅》劇照

  尚不知後續故事如何發展,但如果不讓二位主演強行諜戰起來,或者提槍抗日,多半就要這樣溫吞完全劇了。溫吞不是問題,種田文也能精彩好看治癒人心是不是?但哪怕是種田文,也要有富有張力的人物關係,有不斷成長變化的人物弧光。但眼看着伯牙子期正氣凌然的樣子,暫時真的讓人很難看到張力和成長的空間。

  原著中,商細蕊和程鳳台都不是什麼清白人設,一個當過男寵粗俗暴烈,一個巨嬰廢柴浪得沒邊,好看的地方是,兩個不完美不純粹的人,談了段不完美不純粹的戀愛,而這愛本身,在這亂世之中,卻絕對炙熱和純粹,因此也易碎,也美絕。反差製造矛盾,矛盾製造遺憾,遺憾產生美。而沒了這些個不純粹的腌臢頹唐,怎能襯得有些感情的難得可貴?沒有了這一面的《鬢邊不是海棠紅》,是遺憾的。

《鬢邊不是海棠紅》截圖《鬢邊不是海棠紅》截圖

  原著中,商程二人離別時,商細蕊照常登臺演戲,演的是小鳳仙,“小鳳仙上臺來,雖是風塵中討生活的女子,心裏自有股義氣和烈性,就憑着這股子義氣和烈性,她遇到了她的鬆坡將軍。”商細蕊唱:“一縷情絲一身纏。燕婉良時貪流連。斟美酒舉金盃且將子餞,碎山河只待擔一肩。將軍啊,從今各保金石軀,百年分離在須臾。”戲詞爲這段愛情寫下結語。不知道在劇中,二人若會離別,這段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建立起陽光積極正能量的兄弟情,要用哪段戲詞來畫上句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