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鄧家佳:何其幸運,選擇表演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21日 04:01   澎湃新聞

《大明風華》劇照《大明風華》劇照
《愛情公寓》鄧家佳飾演的唐悠悠和王傳君飾演的關穀神奇《愛情公寓》鄧家佳飾演的唐悠悠和王傳君飾演的關穀神奇
《無證之罪》劇照《無證之罪》劇照

  澎湃新聞記者 楊偲婷

  電視劇《大明風華》播出後,飾演女主妹妹“胡善祥”的鄧家佳[微博]迅速引發關注。她上一個被全國人民熟知的角色是《愛情公寓》中熱情但脫線的唐悠悠。而在《大明風華》中,她飾演的胡善祥,外表纖弱溫柔,複雜的人生經歷卻讓她心機滿腹,野心勃勃。彈幕裏許多觀衆喊着《愛情公寓》裏唐悠悠的別稱“小姨媽”,感嘆“沒想到小姨媽演技這麼好”。其實熟悉這位女演員的人知道,她拿過金雞百花“最佳女配角”,從《十全九美》《全民目擊》,到《大明風華》《無證之罪》,她的表演能量,可遠不止於一個“唐悠悠”。

  遇上《大明風華》時,鄧家佳一開始只看了前5集,便覺得劇本很好,隨後瞭解到主創團隊的情況,便立刻決定要參與其中。“這樣的一個團隊,你會覺得沒有不合作的道理。”

  而看完劇本後,鄧家佳反而半天說不出話,“有一種不知道該從何下手的感覺”。“胡善祥太複雜了,她的經歷和階段太多了。每一個階段,其實胡善祥都是一個變數,她從來不是能用一種色彩來形容的,也無法用簡單的好壞來判斷她。這個人物的複雜度,我覺得遠遠超過我之前拍的所有戲。”導演也告訴她,這個角色歷時非常長,要從十五六歲演到當奶奶的年齡,從宮女到皇后,皇后被廢,之後又再返回宮中,“首先拍攝週期就8個月,真是覺得壓力非常大。”

  但這也是鄧家佳所熟悉的壓力。“我感覺這些年就沒怎麼演過容易的角色。”哪怕在觀衆看起來搞笑下飯且頗受爭議的《愛情公寓》,對於演員來說也並不容易,“喜劇表演那個節奏、笑點的把握是非常困難的。”

  2017年鄧家佳參演的《無證之罪》,是口碑很不錯的犯罪題材劇,在哈爾濱拍,從12月份拍到2月中,正是哈爾濱最冷的時候。鄧家佳現在還記得,有一場她反抗強暴失手殺人的戲,在零下30度的冰面上拍了三個大夜,還要不斷地哭,淚水一流出來,就在臉上結了冰。“我大概演了三、四條的時候就不行了,但覺得還是差一點點,我到後面真的已經脫力了,當你完全脫力的時候,你本能中有一種求生欲迸發出來,那一刻那個感覺就對了。”那時戲中角色的緊張和恐懼,真切地留在了鄧家佳的意識裏,大概有半年,她經常做夢,夢中有人向她撲過來,她會嚇得從夢中驚醒。

  鄧家佳回憶,和《大明風華》一樣,《無證之罪》也是她看到劇本就非常喜歡的作品,“創作的熱情爆棚,感覺這個角色向你招手”。看了6集劇本,鄧家佳就直接讓經紀人要到了導演的電話,打過去直言非常喜歡這個本子,和導演聊劇本聊了很久,爭取到了這個角色。

  “我對錶演的熱情沒有變過,我很幸運,我在從事一個我非常熱愛的職業。這行很難很辛苦,但也樂在其中。你要足夠熱愛,你才會一路走下來,抵達一些新的地方。因爲真的熱愛,就會不斷想去嘗試些不同的角色,想看自己的潛能在哪。”

  更重要的是,一個又一個角色中,鄧家佳在其中找尋自己。“年輕時我覺得我非常瞭解我自己,但其實我瞭解的只是一部分。後面演了越來越多的角色,我不斷髮現,我還有這一部分,那一部分……所以到現在,我也沒搞明白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人是非常複雜的,不是每個人都非常清楚地瞭解自己。”

  父親是學工程的,母親是會計師,在濃厚的理工科家庭氛圍中成長,不出意外,鄧家佳應該會選擇理工科專業,走上另一條人生道路,但卻機緣巧合考上北京廣播學院(現中國傳媒大學)的表演系。在大一一堂影視鑑賞課上,鄧家佳看了《肖申克的救贖》,“看完就傻掉了。我覺得它改變了我的價值觀。”這部電影讓她初識電影和表演的魅力,“當時我就覺得,我何其幸運選擇了一個這麼棒的行業。”

  “就從那一刻愛上的表演,然後一直到現在,越來越熱愛。”

  [對話]

  澎湃新聞:胡善祥這個角色,她什麼特質最打動你?

  鄧家佳:我覺得在前期,她很像是一個黑暗叢林裏的小動物,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生存。漸漸到中後期,你會發現她是一個被侮辱與被損害的人,但同時她也在不斷迫害別人。所以其實最打動我的是,我從來沒有嘗試過這樣的角色。

  澎湃新聞:像胡善祥和胡尚儀這組人物關係,她們之間的互動是很真實的。既是上下級,又情同母女。表演中處理這段人物關係的時候,你覺得它的難點在哪?

  鄧家佳:首先要明白這個轉變,胡善祥跟她姑姑的關係,前期到後期,完全換位了。前期的時候,你看我基本都跪在她面前的,她是高高在上。我每天跪在地上,看似乖乖聽話,但心裏很有主意。越到後期你會發現,其實我常在更高的位置,看她是一個稍微有點低的視角了,導演在拍攝手法上也有去幫到我們這一點。另外,我覺得她們這種關係非常接近中國式的親子關係,我們小的時候非常依賴爸媽,但突然某一天我們會發現,其實是他們依賴我們了,這會有一個階段的轉變。

  澎湃新聞:胡善祥和孫若微這組人物關係也很有趣。她們從同一個原點出發的,在不同的環境中成長爲了非常不同的樣子。兩人形成了非常鮮明的對照和角力,對於這組人物關係,你當時表演中是怎麼揣摩的?

  鄧家佳:我覺得她倆到最後,其實是兩個不同的“物種”。雖然她們同胞同源,但是生長環境註定了她們的性格走向。你想想孫若微從小長大的環境,有義父,有朋友,雖然顛沛流離,但還是在一個有愛的環境裏成長的,所以鑄就了她非常願意付出的性格。而胡善祥是在宮裏長大的,雖然有她姑姑保護,可她天天見到宮廷裏各種殘酷黑暗的一面,所以鑄就了她一切都是爲自己的性格。到後面我們的所有觀點都不能共通。

  澎湃新聞:胡善祥這個角色很有意思,一般古代宮廷戲中的女二,大多數都是爲了爭寵,但這角色一開始就不是爲了爭寵去的,她的野心是另外一個層面的:讓大明天下流着一半我們家的血。

  鄧家佳:胡善祥其實非常難解讀,我也是在拍攝的過程中反覆問導演。首先我們生活在現代,對明朝女性的生存環境,是不太能有共情能力的。所以我要不斷把自己去還原到那個年代,去想在那個年代的女性,她怎麼思考問題。我覺得胡善祥還是非常忠實於自己內心的人,她很小的時候就知道拒絕平凡的人生,她寧可轟轟烈烈地死,也不願意平平淡淡潦倒過一生。然後大家網上很爭議的一場戲,就是我跟我姐說報仇,朱家的江山我們要佔一半。當時導演跟我說,在那個時代,胡善祥是想用生殖優勢來戰勝男性,她也只能用生殖優勢來戰勝男性:我改變你們家的血統,把我們家的血液永遠留在你們朱家的血液裏邊。然後皇后的父母是可以供奉在宗廟裏的,那我父母會永遠受你們朱家的供奉和朝拜。

  而且我很喜歡胡善祥的一點,就是她從來都把“我是一個壞人”掛嘴邊。她是一個知道自己是壞人的壞人,她沒有陰謀,她是陽謀,她所有的都是敞亮的。我覺得我們這個戲裏每一個人都這樣。導演也說過,說我們這個戲沒有陰謀,只有陽謀。網友說胡善祥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在我看來,她跟別人說的都是鬼話,她只有跟她姑姑和姐姐說真話。 她是個會爲自己的選擇買單的人。好多人說她是個風投女孩,高風險,高回報,但也爲風險買單。每個人都是按自己的意願來過這一生的。

  澎湃新聞:你前面說到,導演也聊了很多關於這個角色的看法,那他有沒有給你總結,或者說給這個人物一個定位?

  鄧家佳:我記得他跟我說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一本書,《被侮辱與被損害的人》。他說這個標題應該是比較概括胡善祥。她的悲劇是從小注定的。4歲目睹父母親人慘死在她面前的那個女孩,在那之後就再也沒有成長了。

  澎湃新聞:你當時是爲了這部戲推掉了《愛情公寓5》?

  鄧家佳:也不叫推掉,還是跟導演他們協商決定不參與的。其實導演也給我打了電話,因爲確實悠悠這塊就比較難了:你這個CP你也不能去(改變),因爲悠悠和關谷太深入人心了。你覺得悠悠會愛上別人嗎?不可能的,觀衆也不會接受的,我也不會接受的。但如果她沒有愛情線的話(飾演關穀神奇的王傳君[微博]當時確定不出演),那這個戲叫“愛情公寓”,那就很難弄了。還不如沒有結局的結局,可能是最好的結局。

  澎湃新聞:那你覺得和你現在的狀態有關嗎?比如說現在再讓你去演比較誇張的喜劇,會不會有點難找到那個狀態呢?

  鄧家佳:我覺得每一個階段的表演狀態,其實都挺難複製的。我倒不是說排斥什麼,完全沒有這樣的想法,現在依然很喜歡喜劇,如果有好的劇本來找我,我也很想參與。但是確實,要我現在再演《愛情公寓2》(編者注:鄧家佳出演了第二部到第四部),我覺得未必有過去的我演得好,那個階段的鄧家佳演的唐悠悠更好,她有很多東西是不可複製的,不可替代的,她就是有滿腔的熱情,一股無知無畏的青春。現在再去演,未必有那會兒那麼好笑。

  澎湃新聞:站在現在這個階段,回望《愛情公寓2》(2011年首播)時的唐悠悠,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

  鄧家佳:我偶爾還會在網上刷到自己的片段,我還會笑得很開心。我覺得自己有一段那樣的青春被記錄下來,也是一件蠻開心的事情。它也記錄了我在那個年代,我鄧家佳對愛情和友情的一些理解吧。

  澎湃新聞:就表演這件事情,它對你的吸引力,入行這麼多年有發生過變化嗎?

  鄧家佳:我現在越來越感覺,我是通過戲來了解世間百態的。我甚至覺得,我是通過戲來了解不同的人。王家衛[微博]的《一代宗師》裏有句話叫見天地、見衆生、見自己。我覺得每次一部戲播出的時候,我不僅是看自己,還會看別人,比如我在看(《大明風華》)劇本時理解的朱棣是那樣的,但王老師(王學圻[微博])表現出來是這樣的,爲什麼我和他有截然不同的理解,你會覺得很有意思。包括太子,我看到更多的是太子的這一面,而樑老師(樑冠華[微博])表現出來的是太子那一面,會發現完全不同。我見了衆生,真的才能見到自己。

  澎湃新聞:這個還蠻好玩的,通過你看到的這些角色,看到了角色後面的人,他們是什麼樣的?他們的思維方式是什麼樣的?

  鄧家佳:對,你會發現,比如他這種表演處理得很豁達,那我可以讓自己以後也這麼豁達。但有的角色可能我看到的是非常有風采的,但其實呈現出來未必有那麼多,那我就會去想是爲什麼,是哪些地方減少了這個角色的風采?我覺得這種探討特別有意思,這麼去看的話,基本上通過角色是可以看到演員本身的東西。

  澎湃新聞:如果有一天放下演員這個職業的話,想要去做什麼?

  鄧家佳:我想去嘗試,去學習編劇,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成一個好的劇本,但就是還對文字上的工作也還是就是挺感興趣的。現在還是覺得表演一定是我最愛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演到老。可能在某一天有特別強烈的感受的時候,去開始一些創作吧。

  澎湃新聞:挺好的,這也是你作爲表達者的本能。

  鄧家佳:這點太對了,就是有表達欲,這個真的就是我想寫劇本的初衷,就是我覺得內心有東西要想表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