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郝平:戲裏戲外都是“大噴子” 曾想做相聲演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9日 21:04   新京報

  原標題:郝平[微博] 被叫“老頭”我們特開心

  郝平今年49歲,在熱播的電視劇《三叉戟》中,他是老哥仨裏能說會道的“小潘”。實際上,三個演員年紀相仿,董勇比他大兩歲,陳建斌[微博]大他半歲。

  《三叉戟》開播後,有人說,“這三個老頭太好玩了!”最喜歡看他們三個人的日常互懟。對於被叫“老頭”,郝平稱,仨人還就此有過一番討論:“我們從來沒有回避年齡這件事,也沒必要裝嫩。所以對於被叫‘老頭’,我們特別開心。”

  郝平和潘江海,都是能說會道的主兒

  三年前,郝平出差,爲打發時間,在機場書店買了一本小說。黑色的底,紅色的字,當時還是舊版的包裝,書名叫《三叉戟》。

  郝平並不知道這是一本什麼題材的小說,但一翻開書的內頁,根本停不下來,“小說寫得太精彩!”他一口氣就看完了。

  一年半後,製片人馬珂給郝平打電話,說自己正在籌備一部涉案題材的電視劇,聽了幾句,郝平心裏咯噔一下,心想:不會是我看的那本小說《三叉戟》吧?電話那邊,一句“叫《三叉戟》”證實了猜測。當下他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有了這樣的認知基礎,倆人很快就進入了主題,郝平自薦:“我特別想演‘大噴子’!”馬珂聽完哈哈大笑,原來他和導演早就商量好了,讓郝平來演劇中專門負責“預審”的潘江海,綽號“大噴子”。

  作爲電視劇《三叉戟》的出品人兼製片人,馬珂也是當年《蝸居》的製片人,導演劉海波則是郝平上戲的同學,所以大家都很瞭解郝平生活中和他演戲時的狀態,郝平也覺得“潘江海”就像是給自己寫的角色,“我太合適了!”其實,生活中的郝平就是個能說的主兒,他說,當年如果不是被老師打擊了,也許早就拜師學藝,當個相聲演員了。

  那還是郝平上小學的時候,《我的理想》是語文老師佈置作文的必考題目。課上,老師組織同學們逐個發言,有人說自己以後要當司機,有人說要當科學家,還有人說要當解放軍。郝平也舉手了,他特別認真地說自己長大後想當一名相聲演員,老師聽了特生氣,讓郝平趕快坐下,覺得他是在調皮搗蛋,出洋相。

  把“預審”搬上臺面,還曾有點擔心

  “第三集的預審是敲山震虎,以強攻強以硬碰硬;第九集的,才是帶節奏的全過程。蓄力階段:挖坑設套、出示證據、引而不發、旁敲側擊。發力階段:重點突擊,出奇兵以一顆子彈炸燬碉堡。一顆子彈並不是威嚇的強硬,而是以情感化,攻心至上。”

  這是郝平做的“預審”筆記,都是幹“預審”的師傅教給他的技巧。

  電視劇《三叉戟》講述了三位曾經叱吒風雲,如今即將退休的老警察,重新回到一線,面對新型犯罪,齊心協力擊破金融犯罪集團的故事。郝平飾演的“大噴子”潘江海,負責“預審”。在此之前,中國幾乎沒有對“預審”進行細緻描寫的影視作品。

  想演好,光靠想象肯定不行,除了看真實“預審”的視頻,郝平在開拍前去了天津第二看守所體驗生活,待了十多天。他發現,幹這行的警察在日常生活裏其實都不太愛說話,他們每天拿的大水杯裏,泡着好多好多的胖大海。郝平問他們爲什麼這麼內向,他們說,上班提審犯人,一說就是一天,話都說那兒了。郝平還拜了兩個師傅,“這個行業基本就是一個師傅帶一兩個徒弟,一輩子就只幹這一件事。”

  《三叉戟》的原著作者、該劇編劇呂錚,曾經幹過六年“預審”工作。郝平曾和呂錚探討過,他擔心這些“預審”的技巧被這麼寫實地演繹出來,會給現實生活中的犯罪分子提供素材。呂錚給他吃了定心丸:每一個案子都不一樣,處理的方式也不一樣,這些技巧就像兵法三十六計,運用起來也不盡相同。

  他不光貧嘴、雞賊,還有一點市井。但他是有能力的。潘江海情商高,他在兄弟間打太極、當受氣包,他泡病假、去外邊幹私活,其實心裏什麼都明白,他以爲他可以掌控一切,最後發現他誰也掌控不了。——郝平眼中的潘江海

  1 還想再做電影導演

  郝平總結,一個好的導演,要會利用演員的優點,並把它發揮到極致。他合作過非常棒的導演,也合作過非常強硬的導演。“他會教你怎麼演戲,劇本一個字都不能改。演員變成了傀儡。”

  郝平也嘗試過做導演,2017年他無意間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劇本。“我很幸運製片人願意和我合作,他說他不想找成熟的導演,就想找一個演員做導演。他們公司總共拍過兩部電影,一個是陳建斌的《一個勺子》,還有就是我的導演處女作《紅簪子》。”

  他很清楚,在國內“如果沒有大牌明星或者大製作,觀衆真的不買賬,我也苦惱。”即便如此,郝平依舊很享受做導演的過程,“如果有可能,我願意再做一把導演,即便過程辛苦,但是能充分表達自己對藝術的理解。”

  2 演到80歲不是奢望

  “第一排的觀衆能聞到我的汗味,我也能聞到觀衆今天噴的什麼香水,這種近距離的互動,電影、電視是做不到的。”

  雖然郝平每年都要接拍影視劇,但他對舞臺的熱愛絲毫不減。他覺得演員最大的光芒不是在作品上有多大的成就,而是謝幕時,聽到掌聲雷動,觀衆自發衝到後臺說:我太喜歡你這段表演了!

  演員吳剛[微博]是郝平的好友,兩個人即便很少見面,每隔一兩個月也要電話問候。“我倆愛好一樣,所以特別投機。”《人民的名義》播出後,郝平曾調侃吳剛不一樣了。吳剛說那只是自己的一個角色而已,他每年也還是要回到人藝的舞臺。

  在郝平看來,相比女演員,男演員的中年危機似乎更小一點,“男演員的藝術生命可以到80歲,很多表演藝術大師,八九十歲還在舞臺上表演。不過前提是要讓自己有吃飯的本錢。”

  人生事

  地道西安人演活上海男人

  很多人因爲電視劇《蝸居》認識的郝平,所以總是拿軟弱的小男人形象和他對號入座,甚至以爲郝平就是上海人。其實郝平是土生土長的西安人。之所以能把《蝸居》中上海小男人的形象演活,是因爲郝平畢業於上海戲劇學院,在上海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我能看到上海男人身上的特點,並且抓住它。”

  接演《蝸居》是郝平職業生涯的轉折點,2007年之前,郝平幾乎不怎麼拍電視劇或者電影。不是沒人找,而是他不屑。“我覺得電影、電視是導演藝術,或者編劇藝術,演員的表演藝術在舞臺上。”郝平也是中國話劇舞臺上,最年輕的舞臺劇獎大滿貫第一人(包括“白玉蘭戲劇獎”“梅花獎”“文華獎”“金獅獎”)。

  他覺得演員在舞臺上才是老大,大幕一拉開,導演再牛、燈光再牛,都說了不算。“今天吃個螺絲(指表演時咬字發音不清晰)、打個磕巴也都是真實存在的,那種真實感和震撼感,是電影、電視沒有的。”

  但那幾年,郝平心裏總有個過不去的坎兒,很多和他同齡的演員走在大街上都能被認出來,“我當時還挺失落的,覺得我不比他們差。”正巧,滕華濤[微博]帶着《蝸居》的劇本找到了郝平。

  郝平和張嘉譯是發小,曾拜過同一個表演啓蒙老師,後來聽說主演裏還有海清[微博],他特意去網上找了海清的視頻,他覺得這個女演員演得可以。這麼多因素加在一起,最終推動郝平加入了《蝸居》劇組。

  他記得剛開始和海清走戲的時候,海清不怎麼對詞,他問海清爲什麼,海清說:一對詞就會固定了,固定了就假了。這和郝平的理念一模一樣。《蝸居》中,有很多拍攝現場臨時對出的臺詞,如今都成了經典。

  從角色到名字,“哈哈哥”都是爭取來的

  《蝸居》火了,除了讓更多人認識了郝平,也打開了郝平對電視劇認知的大門。

  當時的影視劇市場,有點像小商品賣場,一家火了,旁邊能起四十多家賣一樣東西的店——一時間,鋪天蓋地的類似角色找上門來,不是老實巴交的,就是有點小狡猾的好女婿。

  2012年前後,郝平一年四個劇本全是這樣的角色,“這個戲的臺詞說到那個戲上,完全合適。”

  直到電視劇《大當家》,郝平終於遇到了一個不一樣的角色。劇中,他飾演的角色,前半段還只是個銀樓公子,後半段就成了地下黨。“那時有微博了,好多人留言說,姐夫怎麼一反常態了?”

  2013年,杜琪峯[微博]的電影《毒戰》上映,裏面有個反派戲份不多,卻給觀衆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就是郝平飾演的“哈哈哥”。而這個角色,是他自薦爭取來的。

  杜琪峯在籌備電影《毒戰》時,郝平正在北京拍電視劇《全家福》,中間有十天的空當。

  郝平和杜琪峯並不認識,但在他心中“杜琪峯是香港警匪片的鼻祖。”於是,他找到杜琪峯,想着無論讓他在電影裏演一個多麼小的角色,他都要去。

  二人在天津見的面。《毒戰》是幕表制,即沒有固定臺詞,只有故事大綱,演員按劇情即興編詞演出。

  杜琪峯普通話不太好,一番溝通後,郝平以爲導演讓他演的角色叫“嘻哈哥”,就提議不如叫“哈哈哥”。“這個角色見人就笑,但是笑裏藏刀、笑裏帶着狡詐。”一下就說中了人物的特點。

  後來,郝平才知道,是自己聽錯了,這個角色原本叫“蝦蛤哥”,海鮮市場的一個船老大。

  採寫/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