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不再隱祕的秦昊:多賺點錢才有資本“拒絕”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6日 19:42   新京報

  作爲今夏的爆款劇之一,《隱祕的角落》憑藉撲朔迷離的劇情、優秀的主創陣容、考究的電影拍攝質感,迅速獲得業內和觀衆的好評。也通過一句“一起爬山嗎”,讓演員秦昊的演技又一次獲得觀衆認可。 

《隱祕的角落》劇照《隱祕的角落》劇照

  再次出演網劇,秦昊還是當年拍文藝片時的態度,選自己喜歡的導演,選有挑戰的角色,一定要拍到自己滿意爲止。 

  然而有了女兒、上了幾檔綜藝的他也坦言,40歲後的自己變了不少,他會試着學網絡梗爲妻子應援、開始考慮賺錢養家而不是死守着演員的理想,還對着劇裏可愛的小演員憧憬自己女兒未來的樣子。 

  張東昇,可恨可怕可愛可憐

  最初拿到《隱祕的角落》的劇本時,秦昊沒太動心。

  原著裏的張東昇作爲上門女婿,婚前曾有過財產公證,離婚就要淨身出戶,所以殺人動機只有錢財,對於一個角色來說過於扁平單薄。秦昊還有一個顧慮,擔心出演這樣一個反派角色,女兒看到後會有負面影響。曾和他合作過《無證之罪》的製片人盧靜,讓他一定和導演辛爽聊一聊,並強調這是她追了一年才追到的新導演。 

  幾個小時的談話,這個樂隊出身的新人導演很快讓秦昊來了興致,他發現雖然對方沒太多經驗,但是對劇本、表演、音樂、攝影都有着自己的想法,而且和秦昊的審美非常相近。談話結束,秦昊對辛爽說,這部戲你好好拍,即使沒有秦昊參與,也會是一部很有影響力的作品。 

  不過最終,秦昊還是被團隊打動答應出演,但第一件事就是拉着辛爽把角色整個改了一遍。 

  在秦昊看來,張東昇不能用好人或壞人來概括,而是一個完整的人,角色出來後要讓觀衆覺得他可恨可怕,但同時又可愛可憐他,這樣才算塑造成功。順着這個思路,秦昊和辛爽把張東昇設計成了一個人畜無害,沒有存在感,性格上又有一些缺陷和自卑,反差很強的人。在少年宮裏他是儒雅的數學老師,在同事眼裏他是顧家愛妻的好丈夫,然而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他殺人不眨眼。

  秦昊和導演提出還應該在外形上強化他的自卑感,於是有了經典的禿頭設計。 

  《隱祕的角落》開播後,爬山梗和禿頭梗迅速火遍全網,成了劇迷間的暗語,不僅出現了同款表情包和手機殼,還被秦昊的老同學章子怡調侃“萬幸,那時(上學時)的你還沒有禿頂”。 

章子怡發微博
章子怡和秦昊互動

  老同學章子怡發微博點贊《隱祕的角落》,並和秦昊及網友互動,調侃劇中的“爬山”和“禿頭”梗。

  和蘋果有關的兩場戲,全是臨時加的

  讓觀衆去接受張東昇這樣一個複雜的角色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兒,直到開拍前,秦昊還在和導演辛爽修改劇本。他覺得,只有通過事件的累積,用細節不斷奠定人物的基調,觀衆才會相信以及理解他的殺人動機,從而自然而然地產生恐懼的心理。因此秦昊給自己定的目標是,保證每一場戲都是真實的合理的。 

  甚至到了正式拍攝中,秦昊還在一遍遍地嘗試加入臨時想到的細節。 

  有一場戲,是朱朝陽和普普來到張東昇家裏,他拿着刀子漫不經心地給他們削着蘋果,空氣裏瀰漫着恐懼的氣息。這場戲劇本里並沒有寫到,而是秦昊在候場時看到桌子上的蘋果後很自然地拿起來削,突然意識到了那種詭異的感覺,覺得應該多展現一些,就在正式開拍時把刀當成了主要的道具。 

  劇中兩場有關張東昇與蘋果的戲,都是秦昊臨時加的。

  還有一場是拍完張東昇安慰失去雙親的妻子後,導演辛爽覺得還應該有段張東昇一個人的戲,但是一直想不好該拍什麼,就找秦昊商量。秦昊馬上說,好啊,我演給你看,你想在哪兒拍?辛爽順手指了指陽臺,秦昊走進陽臺拿起桌子上的蘋果,邊吃邊擺弄着自己養的花……

  演完,辛爽滿臉興奮,這就是他想要的。 

  喜歡普普,想象女兒能像她那麼可愛

  導演辛爽曾在接受採訪時提及,這部戲選擇了觀衆信任的成年演員,來幫助小演員們表演。但是,秦昊卻說,是三個小演員幫了自己。 

  《隱祕的角落》開拍時秦昊還在另一部戲上,因此晚進組了十天。他發現,本來以爲會很難合作的小演員們已經被導演調教得完全進入了角色,每個人給出的都是自己最真實的感受,這種表演渾然天成,反而沒了成人演員無可避免的“演技”。上一次有這樣的感受,還是他和婁燁導演合作電影《推拿》時,與真正的盲人在一起。 

  進組前,秦昊特意和小演員們保持距離,不說話也不逗他們,現實生活中也按着劇情一樣慢慢地熟悉。拍到後面在一起的戲份時,秦昊已經成了“孩子王”,還特意和劇組強調,別讓小朋友們看到他殺人的戲份,以防被嚇到。 

  劇中各種小細節,如買漢堡套餐挑玩具、創口貼等,都體現着張東昇對普普的喜愛。而戲外,秦昊最喜歡的也是飾演普普的王聖迪。(圖爲《隱祕的角落》海報)

  幾個孩子裏,秦昊最喜歡飾演普普的王聖迪,經常給伊能靜發她的照片,說太可愛了吧,又聰明,跟個小人兒精一樣,米粒(秦昊的女兒)長大要能像她這麼可愛就好了。

  而在原本的結局設定中,普普死了,張東昇一個人去吃漢堡套餐,集齊了普普想要的玩具,吃着吃着就難過地哭了。這場戲因爲更換結局而被剪掉,也是秦昊的一個小遺憾。 

  這場電梯裏的“水槍大戰”,遭遇了小朋友一直不哭的尷尬。

  當然和小演員搭戲也有尷尬的時候。有場秦昊在電梯裏碰到之前拿水槍滋溼自己的鄰居小孩的戲份,本來只是一場很簡單的戲,但小演員年紀太小,一直覺得秦昊是在逗他玩怎麼都不哭,十分鐘過去了,導演和秦昊都急了,小演員還是沒反應。等小演員終於反應過來號啕大哭的時候,鬆了一口氣的秦昊,叫導演趕緊拍,並配合地演出“變態”的表情。 

  • 接綜藝

  賺夠資本,是爲了可以對爛片說不

  過了40歲,秦昊說,有了家、孩子後才明白,原來演員並不僅僅要把戲演好,還應該爲平臺爲導演爲劇組成員都盡一份自己的力。因此,《隱祕的角落》播出後,他也學着在社交媒體和大家一起玩梗,討論“一起去爬山”,回應“髮際線”。

  雖然依然不是很懂綜藝,但他還是認真地選了一些參與:在家閒了太久對妻子內疚,於是參加了《聲臨其境》;爲了展現另一種表演方式參與了《我就是演員》;本來想拒絕,但是看到妻子和媽媽的努力參加了《婆婆和媽媽》……他很實在地說,參加綜藝、接網劇,都是爲了多賺點錢,給孩子更好的生活環境,爲妻子減輕壓力,也是爲了能夠對那些找到自己的爛片說“不”。“我妻子是偶像出身,她說她一出道就要賺錢養家,我沒法自私到只讓她去上綜藝,堅持自己所謂的演員理想。”

  然而,他依然保持着自己作爲演員的那份驕傲和堅持。問他《隱祕的角落》中的細節,秦昊愣了一下,“不好意思,我還沒看劇”。因爲怕和自己想象中有落差,也怕發現自己當時的表演沒那麼好。

  《無證之罪》中,秦昊飾演的角色就叫嚴良。

  他依然還是會選最有挑戰的角色。《隱祕的角落》中有個小朋友的角色叫嚴良,用的是秦昊在《無證之罪》裏的角色名,這是製作方特別爲秦昊而改的。此外,同期還有另外一部劇的主角也叫嚴良,但那個角色被秦昊一口拒絕了。他的回覆很簡單:不想重複演同一個角色。 

  • 關於妻子

  “家裏有一個人闖蕩江湖就夠了”

  不久前,因爲參加《乘風破浪的姐姐》,伊能靜重新站在了舞臺上,和相差20歲的年輕姐姐們同臺。秦昊也不閒着,在社交媒體應援“衝啊,我的兒時偶像”,偷拍妻子練舞,學着年輕觀衆的模樣管妻子叫“伊伊子姐姐”。 

  其實,秦昊特心疼,捨不得讓伊能靜參加節目,也不希望她承受這麼多的壓力。“我覺得家裏有一個人闖蕩江湖就夠了。但是她有好多優點,觀衆看到會喜歡,也可以實現自己的價值,我就只能說,好啊,你去試試。但是,我一直說,咱家不是靠你參加這個綜藝養家的,一切都是以你自己高興爲標準。” 

  爲了應援妻子,秦昊第一個報名參加《披荊斬棘的哥哥》,結果,馬上就後悔了。聽到記者提議,可以跳當年在電影《青紅》裏的霹靂舞后,他自嘲到,那可能第一輪就被刷了。“你看我之前參加綜藝也都是即興的,可能還是得看那時的心情吧。” 

  新京報記者 李妍

  編輯 吳冬妮  校對 趙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