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因“渣”上熱搜因“萌”圈粉 董可飛卻爲減肥苦惱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3月26日 18:58   新京報

年輕時,清瘦的董可飛。年輕時,清瘦的董可飛。
《安家》洪店長《安家》洪店長
《慶餘年》董克飛與張若昀《慶餘年》董克飛與張若昀

  他是電視劇《完美關係》中因爲“噁心”而被推上熱搜的崔英俊;他是《安家》中,端着茶杯燙着捲毛的洪店長;他還是《慶餘年》中用一顆童心、吸粉無數的“林大寶”。董可飛[微博]覺得自己很幸運,雖然在每一部作品中的戲份都不多,但每一個角色,都得到了大家的認可。

  曾經的董可飛也是個身材勻稱的帥小夥,因爲軍人夢考入軍藝,成了沈騰的師弟。“其實我現在也依舊有這樣的情結”。日前,在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董可飛稱他希望自己將來有機會能在作品中飾演一次軍人。

  完美關係

  必須狠過陳數[微博],才夠“渣”

  此前,伴隨電視劇《完美關係》的播出,一個代表着全新段位的“渣男”代名詞出現了,那就是——“崔英俊”。

  劇中,董可飛飾演的崔英俊是斯黛拉(陳數飾)的丈夫,他不但沒本事,在家吃軟飯,還用老婆的錢在外養人。東窗事發後,崔英俊與斯黛拉撕破臉,要分家產的戲份被網友們做成了各種小視頻傳播,從而有了“崔英俊噁心”的熱搜。

  最初接到劇本時,董可飛就有點不太相信,“我和導演說,我跟數姐(陳數)也不搭呀?我們完全不像夫妻,這合適嗎?導演說,你們就是因爲一眼看上去不合適,所以最後才要分開。”

  其實,劇中的崔英俊只是斯黛拉的一個家庭分支線。拍攝前,董可飛想,陳數的氣場太強大了,一旦比她弱,就展現不出“渣男”的可恨了。“所以我不能跟她講道理,只有撕破臉,轟轟烈烈的,才能體現‘渣男’的極致。”

  崔英俊有句經典臺詞,“我在陸家嘴住慣了,要搬你搬。”引得好多網友跑到董可飛微博下面留言說,她們以前遇到的“渣男”就是這樣。

  安家

  洪店長一上場,孫儷[微博]說“欠”

  在與《完美關係》同時熱播的電視劇《安家》中,董可飛則成了隔壁房產公司“小紅帽”家的洪店長。董可飛透露,劇中那個小卷發是爲《驚蟄》裏的角色燙的,當時他同時在拍這兩部劇,髮型需要保持一致,而這一腦袋捲毛也恰好符合洪店長“欠欠”的感覺。

  《完美關係》和《安家》的導演都是安建,“他算是我的恩師,我女兒7個月時,我們第一次合作,我從北京一路開車帶着老婆女兒去的海口劇組,他也是看着我女兒長大的。”《安家》籌備選角時,安建導演就覺得董可飛適合洪店長這個角色,“他覺得我能把這個‘欠’勁兒演出來,這些詞放別人演可能就只剩下煩了。”

  而進組的第一場戲,就是拍孫儷飾演的房似錦到安家天下靜宜門店任職。拍完,孫儷笑着跟董可飛說:你們軍藝的人都這麼欠嗎?真想上去掐你一把。“沈騰不是我師哥嘛。”董可飛解釋道。

  劇中有場戲,洪店長吐槽房似錦搶了他生意,凶宅都能賣出去——“她什麼生意都接,只要你需要,她可以給你現殺一個。”至今董可飛都記得這句臺詞,並在採訪現場原音重現,他透露這其實是導演現加的詞。

  慶餘年

  和張若昀[微博]再續“兄弟情”

  雖然《完美關係》和《安家》中的角色都不那麼討喜,但觀衆依然很喜歡董可飛,要歸功於去年年底熱播的《慶餘年》。不少網友感慨,能把林大寶這樣一個在智力上有缺陷的角色演得可愛、又不油膩,太不容易了。

  據說“林大寶”的演員人選在敲定董可飛前,試鏡了五十多個,但導演孫皓怎麼都覺得不太對。

  和孫皓很熟的董可飛在接到試妝電話時還在另一個劇組,也沒看過《慶餘年》原著,還是從朋友那兒知道的劇情,“開始我以爲林大寶是個傻子,其實他不是,智商是個七八歲的孩子。”

  而說到自己的表演,董可飛很感謝對手戲演員張若昀,“2013年,我們在一起拍過戲,那個時候他演我哥哥,我覺得如果換一個對手戲演員,我的狀態不一定準確。因爲大寶和範閒就是要相互信任和依賴,彼此要有默契。”

  他記得和範閒(張若昀飾)剛見面的那場戲,開拍前,道具拿來很多小孩的玩具,董可飛看中了一個風車,“我發現小朋友之間如果有個風車,大家都會搶來搶去,所以我就拿個風車去他面前顯擺,他沒來搶,我就即興加了點戲,拿着風車在他身上滾了兩下。”

  [關於身材]

  每次都因角色陷入減肥困境

  董可飛是哈爾濱人,初中時參加表姐婚禮,表姐夫的父親是哈爾濱話劇院的,看他濃眉大眼,形象好,就建議他去學表演。“高中我就報考了哈爾濱藝術學院附中。”後來,中央電視臺選中董可飛參演當時在哈爾濱拍攝的一部電視劇。

  “大學時我本來是想報考北電、中戲的,排隊時聽人聊天才知道應屆畢業生也可以報考軍藝,以前一直以爲軍藝只針對軍人招生。因爲我一直有軍人情結,覺得穿軍裝很酷,所以選擇了軍藝。”

  軍藝畢業後,董可飛出演了臺灣團隊製作的電視劇《木棉花的春天》,“那部戲還挺火的,主題曲大街小巷都在放。我演的角色叫郝聰明,那也是我第一次出門,會被人叫角色名字。”從那之後,董可飛和臺灣製作團隊一直有合作,“所以好多人以爲我是臺灣演員。”直到現在,董可飛的很多經紀事務都是一個朋友在幫忙打理,所以當看到“崔英俊”在各平臺的推送時還很意外,“有人說,這麼多內容得花多少錢呀!其實我什麼都沒做,我都沒有宣傳團隊。”

  翻看董可飛剛畢業時的照片,發現他以前挺瘦的,如今卻一發不可收拾,“我並沒有放棄減肥,說來特別巧,和每一個導演合作完都會跟我說:可飛,回頭可得減減肥了。然後健身卡我剛辦好,下一部戲的導演見了我說:可飛呀,堅持一下,你可不能減肥呀,角色需要。”

  採寫/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藝人供圖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