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孫紅雷:演員一旦離開生活滋養 肯定會枯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9日 18:32   新京報

  

       孫紅雷[微博]主演的新劇《新世界》正在北京衛視熱播。該劇由《紅色》的編劇徐兵自編自導,講述1949年新中國成立前22天在北平發生的三兄弟之間的家國情仇,開播後有情有義的熱血故事獲得了良好的口碑。

  劇中,孫紅雷再次以“硬漢大哥”形象回歸,飾演不怒自威的監獄長金海。“大哥”是孫紅雷頗爲熟悉的人物類型,算是他的“舒適區”,但演金海並不舒服,這是一個只能忍耐,不能釋放的角色。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新世界》是一部羣戲,甚至孫紅雷都算不上男主角,但他也並不在意。自從2017年當了爸爸後,孫紅雷減少了工作量,只演了兩部作品《帶着爸爸去留學》和《新世界》。在他看來,《新世界》的劇本是連泥帶土、帶着腐爛的葉子,有旺盛的生命力,裏邊有剛剛長出的小草,也有參天大樹,而金海就是那棵參天大樹,他可以爲這些小草、鮮花遮風擋雨。

  “他是這部劇的頂樑柱,也是基石。所以導演選擇了我,說服了我,我也自己說服了自己來演不那麼男主角的角色。”

  孫紅雷對於角色極其認真,搞起專業來特別嚴肅,有一點擰,要求嚴苛,但“人生還是要有要求的”他這樣感慨着。女兒的到來讓他整個人柔軟了,他不希望女兒像他這麼苛求自己,而他也希望能做一個像“黃成棟”(《帶着爸爸去留學》中角色)一樣樂觀、開明又有擔當的父親。

  新劇&標準

  這幾年,可選的角色類型變少了

  孫紅雷坦承自己的演藝生涯很幸運,因爲碰到很多好劇本。在《新世界》劇組一待就是半年,就是衝着這部優秀的劇本。《新世界》的編劇兼導演徐兵在業內享有盛譽,2014年豆瓣電視劇評分第一的《紅色》就是由其擔任編劇,《紅色》得到了8萬多網友打出的9.2分,在至今爲止的國產諜戰劇中,僅次於《潛伏》的9.3分。

《新世界》中孫紅雷飾演監獄長金海。《新世界》中孫紅雷飾演監獄長金海。

  《新世界》中的監獄長金海眼神凌厲、表情凝重,渾身散發着一股懾人的氣勢。儘管此前在《人間正道是滄桑》《征服》等作品中塑造過類似的“江湖大哥”形象,孫紅雷坦言,以前他演的是傳統大哥,不會像金海這麼接地氣,他覺得《新世界》中每一句臺詞都有煙火味,包括金海坐下來跟獄警、犯人聊天,打犯人,審訊的時候,都不會脫離最基本的戲劇邏輯。

  他還爲金海這個角色設計了不少小細節,比如刷牙,那個年代用牙粉刷牙,洗臉全部用冰水,金海的條件好會燒熱水洗,他在刷牙洗臉的舉手投足之間,都努力營造自己獨有的氣質。

  這兩年孫紅雷的作品數量很少,尤其2017年當了爸爸後,除了《帶着爸爸去留學》之外就是《新世界》。他有意減少接戲的節奏,他說,自己是一個求變化求進步的演員,不想重複演過的角色,他自認也沒有什麼固定的影視形象,《三槍拍案驚奇》裏的張三、《戰國》裏的孫臏、《男人幫》中的顧小白[微博],他努力嘗試着不同類型的人物。在剛入行的時候,可以選擇的角色類型會多一些,但過了這麼多年,孫紅雷感嘆,演了很多種類型後發現,選擇相對變少了。“我的要求又高一些,要精品中的精品,簡直是少之又少。所以也沒辦法,這就是我的生活,我的人生觀,我真要活得高興就只能這樣。”

  新京報:《新世界》最吸引你的是什麼?

  孫紅雷:這是個羣戲,雖然我不是絕對的男主角,但我有使命幫助這個劇本成爲一個好作品。我覺得來這部戲的人都是爲了劇作將來能有好結果,這樣好的文字如果沒有我們這樣認真的好演員去詮釋,是非常大的損失。正好我們也都挺適合角色,像張魯一[微博]適合鐵林,我適合金海。每一個人都特別適合,包括尹昉[微博],他雖沒有什麼經驗,也沒有太大的名氣,但他適合。

  綜藝&表演

  錄真人秀,是爲提高自己的演技

  雖然這幾年孫紅雷減少了拍片數量,但通過一檔綜藝改變了他在公衆中的形象。因爲《極限挑戰》,他成了那個嘻嘻哈哈,經常在微博中發自拍“臭美”的“顏王”孫紅雷。綜藝對專業演員的“侵蝕”一直是個備受爭議的話題,孫紅雷坦言自己也曾對錄製綜藝特別排斥,在《極限挑戰》開播之前兩三年,綜藝已經滿大街都是了,他也並沒有動心。

  內心能夠徹底接受綜藝,是在孫紅雷錄製《極限挑戰》一年半之後。錄製《極限挑戰》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他覺得演員離生活太遠了,他歷數着,以前每天出門坐車,到餐廳都是包房,吃的住的都是星級酒店,“生活哪兒去了?”而在《極限挑戰》中,他開始“接地氣”,人也放鬆了,“我現在可以坐公共汽車,可以坐地鐵,可以去商場逛街了。”

因爲參加了《極限挑戰》,孫紅雷變了。因爲參加了《極限挑戰》,孫紅雷變了。

  孫紅雷不希望自己那麼封閉,變成一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嚴肅的人,他希望把自己性格的另一面展現出來,從一個嚴肅的演員到大家口中的“綜藝咖”,孫紅雷經歷了蛻變。“再回來出演《新世界》裏的角色,我覺得特別容易了,我知道哪些可取,哪些不可取,拿捏更準確了,去綜藝是爲了提高演技,爲了角色的發展。”

  新京報:從參加綜藝一直到現在,你整個人好像都閃爍着接地氣的光芒?

  孫紅雷:其實一句話就能說清楚,藝術來源於生活,我們所演的每一個角色都來源於生活。離開一點生活都不行,如果離開生活營養就斷了,會生各種各樣的病,最後(演藝)生命終結。像我們出名了,有了一些錢,生活自然就會好起來。然後你離老百姓最基本的生活就越來越遠,甚至連菜市場的菜價都不知道,這顯然不是好現象。我大概在七八年前就發現這個問題了,創作者包括編劇、導演、任何人,你要想保持旺盛的、好的創作狀態,絕對不能離開生活,離開生活就完蛋了。所以我就去參加《極限挑戰》,回歸生活,讓自己打開另一片天空,開闢出另一個世界。

  新京報:這個行業近幾年也發生了很多變化,比如對流量明星的追捧以及對網感的要求都和以前不一樣了,你有感覺到這些變化嗎?

  孫紅雷:我認爲這是時代最起碼的進步,很正常。那我會問一句,你覺得我網感強嗎?其實我不只網感強,我可能是超網了。所以這些東西我很高興它來了,互聯網加速了中國文藝的快速進步,至少那些騙子、不用功的、沒有天分的人都被清洗掉了。所以這是個太好的時代,你有天分夠努力一定有機會,而且還沒到時候呢。80後和90後導演馬上就出來了,好的演員會層出不窮,屬於中國的流行樂也快到來了,都在醞釀當中。現在能做的就是加倍努力,不能離開生活滋養,一旦離開這塊泥土肯定會枯萎。

  生活&成長

  漁夫帽配口罩,出門可以逛一天

  孫紅雷把自己以前演的一些角色歸納爲:冷、硬、酷、帥,這和他的成長背景息息相關,1995年考上中央戲劇學院,他這一代演員受美國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經典電影《教父》的影響特別強烈。

  在孫紅雷早年的認知裏,演員應該是不苟言笑的,不給粉絲簽名,不隨便和影迷拍照,沒事別出來曝光自己,綜藝節目更是要屏蔽的。“很多人都沒從這個影響中走出來,無論表演還是生活,總是不苟言笑。我是演員,要塑造各種各樣的角色,如果演員本身不夠豐富,要塑造一個平頭老百姓,生活在衚衕小巷裏,充滿煙火氣的,怎麼辦呢?”

孫紅雷說,他現在靠漁夫帽和口罩可以出門逛一天。孫紅雷說,他現在靠漁夫帽和口罩可以出門逛一天。

  孫紅雷去年的“回歸之作”《帶着爸爸去留學》曾經受到過一些爭議,但他飾演的絮絮叨叨、婆婆媽媽的老爸“黃成棟”可以算是他突破最大的角色之一。孫紅雷已經感覺到前幾年自己的角色被定型在“硬漢”“反派”“複雜”上,都是比較冷硬的人物,他一直想演一個像黃成棟這樣渾身帶着油鹽醬醋氣息的人物。孫紅雷說,他的父親是一位在大學裏教書的哲學老師,母親也是一個很嚴肅的人,從小家教就非常嚴格,所以他會希望每個孩子都能有黃成棟這樣的爸爸,至少有黃成棟這樣樂觀、放鬆的心態情緒。“而且我演了那麼多高高在上的人,特工、警察、罪犯,他們都是跟現實生活有點距離的。黃成棟是在我們身邊的。”

  孫紅雷喜歡黃成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人物身上的“煙火氣”。他之前看過太多的演員身上逐漸丟失掉了生活中的煙火感,所以他去演了黃成棟,去體驗生活,跟那些真正北京胡同裏的大叔大爺、大姐大媽們聊天。

  新京報:你總在說生活中的“煙火氣”,現在你可以正常出門逛逛街或者去菜市場嗎?

  孫紅雷:可以了,因爲現在有一種帽子叫漁夫帽,配上一副口罩,加上穿着低調,基本上認不出來。以前我在商場裏,棒球帽配上眼鏡口罩,半個小時內就完蛋,被大家發現以後追着跑。現在我逛一天都沒事,我很滋潤,可以去感受生活。我可以去早市買菜、買排骨、買肉,給我女兒買魚或者海鮮,然後去服裝店逛一逛,去小攤兒坐一會兒,去麪館餛飩館吃飯。因爲漁夫帽真的很管用,而且大家都戴,所以就不特殊了。

  女兒&父親

  只希望女兒,別像他這麼苛求

  生活上,孫紅雷也迎來自己全新的人生。2017年12月,女兒出生。他放下了很多工作,把重心都給了家庭。他用各種可能的方式照顧女兒,已經成爲一個超級爸爸。每次他看着女兒,眼神溫柔,完全不同於銀幕上嚴肅的形象。從有了女兒開始,娛樂圈又多了一位“女兒奴”父親。他把自己的微博頭像換成了女兒在海邊的照片。情人節,他會發一張女兒的漫畫,“我的小情人節日快樂”。

  女兒一天天長大,孫紅雷覺得很幸福。除了帶給他很多樂趣,他也開始重新梳理自己的人生。以前他不知道生孩子的意義是什麼,他說,有了女兒後,生命會有希望,對未來會有期待,生活有了更多意義。孫紅雷享受着和女兒互動的點點滴滴,女兒是個小機靈鬼,常常會跟他“反着來”,比如“爸爸不要看”“不要親”,每天在孫紅雷身邊笑着鬧着,帶給他很多樂趣。

孫紅雷女兒。孫紅雷女兒。

  女兒也遺傳了孫紅雷的藝術氣質,表演天分清晰可見,節奏感超級強。只要一放兒歌,就會跟着拍掌,然後開始跳舞。前兩天孫紅雷領她去兒童樂園,一個外國歌手在街頭唱歌,當時有很多孩子,只有她一個人站在歌手面前跳舞,打拍子。孫紅雷很得意,“這是基因的原因,沒辦法。”他說,孩子可能將來的工作跟文藝分不開,他也會支持女兒的選擇,“我會讓她自由地生長,她喜歡的就去做。”

  以前,孫紅雷也信誓旦旦地暢想過,如果生個女兒,會寵得無法無天,“應該比黃磊[微博]對多多還嚴重。”

  但是如今孫紅雷說,他不會縱容溺愛女兒,他要讓她過平常人的日子,“我不想讓她覺得和別人不一樣,不想讓她感到有什麼優越感,或者是自己有什麼不如人,我想讓她健康正常長大。”

  雖然女兒剛剛兩歲多,還不能清楚地意識到爸爸是做什麼的,但她現在看到孫紅雷的廣告牌,會說“是爸爸”。作爲一名“操心的老爸”,孫紅雷已經想好了,未來女兒一定會問,爸爸是做什麼工作的?他早早做好了“育兒”功課,和有經驗的父母聊過天,看過少兒教育名師們寫的書,他想學會如何和女兒溝通,“在這方面我確實研究過,也下過功夫,時刻都在準備着怎麼平衡,怎麼告訴她演員是什麼,明星是什麼。當她瞭解父親了,就會找到平衡。”

  新京報:你比較看重培養孩子的什麼品質嗎?

  孫紅雷:我希望她有想象力和創造力,希望她的思想終始健康。

  新京報:自己有什麼缺點是不希望女兒像你的?

  孫紅雷:不希望女兒像我這麼苛求自己,我對自己的要求太嚴苛,慾望就會過於強烈。比如我想要一個好的作品,在塑造角色上我會對自己要求很極端,同時這樣對別人會很苦。

  新京報:你意識到這一點了,是不是可以改改,稍微放鬆一下?

  孫紅雷:總有一天要放鬆的,比如60歲以後,70歲以後,100歲以後不就徹底放鬆了。現在還是一個嚴苛的狀態。我覺得人生還是要有要求的。

  新京報首席記者 劉瑋

  人物攝影 郭延冰

  編輯 吳冬妮[微博] 校對 翟永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