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在劫難逃》吳越贊鹿晗:他是非常乖的一個少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0日 20:58   北京新浪網

吳越吳越

  新浪娛樂訊 時間緩緩進入九月,又一部懸疑劇《在劫難逃》在觀衆的視線中掀起波瀾,而懸疑下帶着“時間倒流”的輕科幻元素讓劇作更多了一些神祕感和吸引力。這其中,演員吳越飾演了一個獨生女兒意外喪生隨之家庭破碎的角色,在接受新浪娛樂專訪時,吳越稱“她其實是一個功能性的人物”,提及和鹿晗[微博]合作的感受,吳越則表示自己對他印象非常好,“我覺得他很用功也很努力,然後也非常的乖”。戲劇之外,吳越認爲不光角色在接受各種命運的安排,每個人的人生關鍵詞都是“接受”,對於人性的理解、女性價值的含義、女演員的困境等話題,她也有自己獨到的想法。

  《在劫難逃》邊拍邊寫 鹿晗是一個很乖的少年

  新浪娛樂:《在劫難逃》喬昕這個角色身上有哪些創作空間?

  吳越:我們這個戲一邊拍一邊還在寫,因爲它是一個特別燒腦的邏輯,我們演員對這些邏輯不是強項,編劇是強項,五百導演他要求很高,所以有些戲他覺得好像順不過去,那就得重新來。其實包括我們全部演完之後,我聽說現在放出來的版本跟我們當時演的版本不是一回事,他們不停地在改變線路,這是一個懸疑片,它要跟觀衆的想法完全不一樣,所以怎麼擰巴怎麼來,反正我估計是這樣的,所以我們現場的創作空間很大,一切都有可能的。

  新浪娛樂:這個角色的戲劇張力在哪裏?

  吳越:我接到劇本的時候,我們當初都認定她其實是一個功能性的人物。因爲它要體現張海峯去抓趙彬彬,等於他的女兒和妻子是一個很重要的環節,一定要這個東西起來之後,激怒張海峯了,然後他就奮不顧身去做所有這些事情,要完成讓張海峯復仇。對於我來說,我接到這個任務的話,我首先問導演他們之間的夫妻感情怎麼樣,這是要確定的。不管你在哪個空間,他們倆是不是相愛,這個東西決定於我所有的出發點。那麼後來我們的定論是這兩個人是相愛的,相愛的人不能在一起,這是他們的關鍵詞。

  新浪娛樂:觀衆對您的普遍評價是演技很好,在飾演喬昕的過程中有沒有很難把握的地方?

  吳越:其實每場戲要演好都不是很好把握,都是要靠對手,要靠現場的支持和配合,然後你自己當時那一剎那的發揮,所以如果說我演技還不錯,這些戲大家覺得分數夠的話,首先要感謝對手演員,還有我的導演,因爲我們很多戲在現場有不停地豐富,他們允許我有這個空間,他們配合我,所以我覺得跟他們也是分不開的。

  新浪娛樂:喬昕對張海峯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感?

  吳越:喬昕對張海峯我覺得她首先是愛他的,但是她因爲孩子的問題,看見他就想起她的痛苦,她有點扛不住,她是個普通人,我就把她降在一個普通人的層面,她不是一個電視劇裏的人,普通人的話這個點她一碰她就會炸,那老碰老炸的話他們正常的生活也肯定會被打破。她跟張海峯是這樣的一種關係,就好像是仙人球或者一個刺蝟,她想擁抱他,但是隻要她擁抱他她就會被扎到,那是個人她都受不了。

  新浪娛樂:您有說過演這個角色是尋找人物的感受然後去填滿自己,那如何去尋找她在當下的感受填滿自己再表達出來給觀衆?

  吳越:填滿自己就是我先分析好這個人物,然後把這些東西吸收到自己腦袋裏面心裏面, 當然平時也得做功課,要不停地認識這個人物,相信她此刻就是這樣的,這個過程是填滿的過程。相信她,也相信我就是她,在導演喊開始的時候。

  新浪娛樂:和鹿晗合作有什麼感受?他是一個怎樣的演員?

  吳越:我對他印象非常好,他真的是非常乖的一個少年。我們其實在一起的戲並不是那麼多,不像我跟王千源戲那麼多,但是好像見面的時候沒有什麼很陌生的感覺,大家彼此都很親切也很友好。我跟鹿晗私底下應該吃過兩次飯,第一次是我進組大家一起吃的飯,後來有一次正好收工早,我們一起吃飯。我覺得他很用功也很努力,然後也非常的乖(笑),所以好像組裏面所有人對他的評價都很好。

  女性價值不是口號是尊重

  新浪娛樂:您給喬昕這個角色提煉的關鍵詞是“接受”,她一直在接受各種命運給她的安排,如果讓您給自己提煉一個關鍵詞,您覺得會是什麼?

  吳越:其實我深深地認爲是個人誰的關鍵詞不是“接受”,你不是接受又能怎樣呢?你生出來這個是爸爸這個是媽媽,你說我不要,可能嗎?然後你進了學校,這個是你的班主任,一般情況下不會說不要,然後等到慢慢長大,你說我不要長大,你做得到嗎?一直到生老病死,所有的東西來了之後,誰又會有這麼大的能量說我不接受我離開它,其實除了接受之外我們什麼都沒有。

  新浪娛樂:五百導演在導演特輯裏說“科幻片的本質,實際上就是要討論人性”,您如何理解人性?

  吳越:我覺得這是特別特別好的一句話,我所理解的人性是,人總是有天使和魔鬼的一面,這都是非常粗淺的了,人太複雜了。是個人他都會有自己無私的奉獻還有自私和貪婪,那麼當這個互相之間在碰撞的時候你對這些事情的所有反應其實就是人的本性。

  新浪娛樂:放在文藝作品裏面如何呈現?

  吳越:電視劇也好電影也好小說也好,如果你講人性,一定是一個非常有深度經得起看的東西,你不去講人性,全部都是像卡通片一樣,生活中是沒有米老鼠和唐老鴨的,也沒有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人有長處也有短板,是個人都這樣,爲什麼不去說這個呢?這是人的真相。如果我們去講真相,我相信首先對它這個東西是有尊重的程度,有敬畏心,坦誠的也是真誠的,如果你不講這些東西,我認爲那是謊言。但是人需要造夢,有的時候造得非常不錯,事實上它並不是能夠實現,我們稱之爲夢想,但是人再有夢想你也得過生活,我們稱之爲日子,所以就是在日子裏面,人他都有各種層面,每個人都是這樣。我們演人的電影也好電視劇也好,當然要去演人性,人性是那麼複雜,它有很美好的一面有非常惡魔的一面,爲什麼不去看這些東西,這些東西是非常好看的。所以一個人他如果只是去看一個很片面,相信一個很片面的東西,他就會越來越窄,越來越窄最後的後果我認爲是讓自己變得很脆弱,但是生活不會因爲你很脆弱它就不折磨你。

  新浪娛樂:“女性價值”是時下熱議的一個話題,在您的觀念裏,女性價值意味着什麼?

  吳越:女性價值我認爲它意味着不是口號,它意味着是尊重兩個字,它意味着你接受你所有的不好和好。不是說我喊着口號拉着旗說女性,這就好像是一種態度,這不是最好的態度,最好的態度是你首先要知道自己是一個正常的人,你要允許自己有很多的缺點,你也要讚美自己的優點,你甚至要擁抱自己的缺點,讓它變得更乖,聽你的話,然後把它改掉變成一個自己比較滿意的人。

  新浪娛樂:您內心的力量來自哪裏?

  吳越:我覺得我內心的力量一是來自於我的嚮往,二是來自於我的學習,三是來自於我自己定的方向。

  眼睛不要只盯着皺紋 希望成爲瀟灑的老人

  新浪娛樂:您怎麼看待年齡對於女演員的困境和壓力?

  吳越:年齡對於女演員是一定是一個困境,沒有一個人可以逃掉,但是我認爲要學會接受, 因爲你沒有辦法拒絕它,而且它也不會因爲你拒絕它就不來。我認爲年輕當然是好看的,自己衰老了從某種角度一定是不好看,但是當一個人慢慢老了之後,如果只在乎你的皺紋,只在乎你好看不好看,一定是件很悲哀的事情,怎樣可以讓它變得不那麼悲傷,我覺得有一個好的方法,就是你的眼睛不要只盯着自己的皺紋,你的眼睛最好看到前面,一是看到人人都有生老病死,二是看到除了皺紋之外,生活還有什麼,其實還有很多。你最好能夠把眼睛盯在你鏡子裏那張臉之外,當然一個人美一點我覺得也很重要,要學會穿衣打扮,知道怎樣揚長避短。我覺得如果這兩件事情你都能做得很好的話,這個人一定是美的。

  新浪娛樂:人到中年再去看年輕的時候,有哪些心態上的轉變?

  吳越:人到中年再去看青年都是好的,所有的莽撞也好粗魯也好不假思索也好,在我看來都是很美。因爲一個成熟的中年人真的會前思後慮,真的會想很多然後再去做一件事情,你不假思索地去做,到了中年甚至到了老年,如果能做到這個,那就是兩個字叫瀟灑,我希望我成爲這樣的老人。

  新浪娛樂:命運帶給您最大的饋贈是什麼?

  吳越:我覺得是通過每粒糖,通過每一個耳光,讓我去變成,用一個接地氣的話說,拎得清的人,講得稍微文字一點的話,就是去做一個善於學習的人,這好像是最終我得到的一個很大的收穫。除此之外,它給你的一些不愉快也好,那些快樂也好,好像都會時間一走它就跟着時間走了,其實某一年的某一天那個下午現在看來也就那麼回事,時間好像是個謊言一樣。

  新浪娛樂:如果可以像劇裏一樣回到過去,最想改變什麼?

  吳越:原來我讀書的時候不是很用功,雖然我讀的中學是一個上海市重點,大學是上海戲劇學院,但是那時候青春的無病呻吟也好,少年不知愁滋味也好,浪費了挺多時間,如果我現在從頭的話,可能會把這些時間做一些我完全很感興趣的東西。(新浪娛樂:想要更珍惜過去的時間?)更珍惜時間去玩,更珍惜時間去跟朋友在一起,更珍惜時間去看真的是非常棒的一些書,而不是呻吟掉蹉跎掉。 (林怡文/文 張大偉/視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