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秦昊:擔心女兒學校的家長會以後都不會請我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7日 20:31   人民網

秦昊秦昊

  “看了這麼多年的美劇英劇,終於有一部品質可與其抗衡的‘中劇’了!”近日,演員章子怡[微博]微博發文評價熱播劇《隱祕的角落》,可謂道出了許多網友的心聲。

  張東昇的扮演者秦昊[微博]也隨着這部“爆款”劇,再次“火出了圈”。從《推拿》《浮城謎事》《日照重慶》到《無證之罪》《沙海》《妖貓傳》,選片慎重的秦昊在多部不同類型的作品中,展現出遊刃有餘的演技。之前他也演過很多反派角色,但這一次,他把懦弱兇殘、內心陰暗的“另類反派”張東昇塑造得入木三分。

  堅決拒演反派人物的秦昊,是怎麼被“忽悠”進組的?秦昊爲何要爲張東昇設計假髮造型?他和朱朝陽之間到底有怎樣複雜的關係……關注本期《文藝星開講》,演員秦昊爲您一一揭曉謎團。

  “比張東昇還極致的壞,我都演過”

  人民網文娛:之前爲什麼會拒演反派人物?

  秦昊:之所以一頭扎進這部劇,完全是被“忽悠”了。比張東昇還要極致的壞我都演過,甚至以爲自己“上岸”了——我都已經開始演軍人、警察,接拍偶像劇了。(笑)

  其實心裏面最大的牽絆,還是因爲我的女兒小米粒。從她出生後,我只接過一部反面角色的戲(《妖貓傳》),之後我就暗暗發誓再不演壞人了。因爲我要考慮,我出演的影視劇,女兒看了會怎麼樣想。

  人民網文娛:什麼原因讓你爲《隱祕的角落》破例?

  秦昊:《壞小孩》小說裏,張東昇爲了錢殺人,那個人物我覺得不是很有魅力,但是後來導演和主創多次跟我聊他們對張東昇的想法,有很多要加上去的“東西”,讓人物更飽滿。

  我和導演說,按這個劇本拍出來會是“爆款”,不管是不是我來演,最終是導演和《無證之罪》原班主創人員的熱情感動了我。尤其是製片人盧靜對我說:“我們在當時所有人不看好的情況下,拍了一部戲叫《無證之罪》,成了懸疑劇裏面的標杆,能夠超越《無證之罪》的,只有‘無證之罪’。”聽完這番話,我決定出演張東昇這個角色。

  人民網文娛: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接觸這部戲的創作?

  秦昊:我這個人性格就是,答應接戲,就開始認真上了。從那一刻開始,我就一直和導演聊張東昇這個人物。張東昇是所有人物裏面導演和主創最“喜歡”的一個,他最後有人性的光輝,有一種犧牲的美感在裏面,他們很迷戀這個角色。

  人物要立體,不可能全部都是惡。所以我更需要和主創配合,去設計方方面面能夠讓觀衆信服的張東昇,我們一起做了很多工作。

  人民網文娛:你對這個角色的分析很深入。創作中和導演有過很大的分歧嗎?

  秦昊:辛爽是審美水平極高的導演,無論是劇作、表演還是音樂。大家都在一個審美範疇裏,互相都很明白對方在說什麼。雖然是初次合作,但是非常愉快,這也是我有信心接劇的原因之一。

  “擔心家長會不會請我”

  人民網文娛:被網友津津樂道的幾場戲幾乎都沒有臺詞,而是通過肢體語言傳達了張東昇的內心活動。你是如何做到和角色融爲一體的?

  秦昊:能夠得到很多關注和認可,我很欣慰。尤其讓我深有感觸的是這一屆觀衆的審美水平提高了,他們知道不再只有說臺詞的表演才叫演戲,觀衆認可這樣的情景是高級的、是好看的,要感謝這屆觀衆。

  人民網文娛:《無證之罪》裏的嚴良警官給人不嚴肅的感覺,張東昇這個教師是少年宮裏的編外人員。你接拍的角色都在職業範圍內又有所不同?

  秦昊:這個就說回創作和審美的問題了。其實我沒有刻意展現不同,只是儘可能還原了生活的樣子。我從《法制進行時》以及一些紀錄片素材裏觀察過很多刑警,學習、模仿他們的言行舉止。不會用一種想象的完美,來表達一種角色、一個職業。

  人民網文娛:對岳父母、妻子說的“我還有機會嗎”這句話已經成了網絡熱詞,兩次的語氣和心境是一樣絕望麼?

  秦昊:不一樣的。先拍的是車庫裏面和妻子說,“我還有機會嗎?”當時看劇本的時候,沒有感覺到這句話特別,但是當最後一場戲拍和父母上山,突然領悟到,我應該用另外一種方式來說,這都是即興想的。

《隱祕的角落》劇照。《隱祕的角落》劇照。

  人民網文娛:張東昇禿頂造型被網友稱爲“童年噩夢”,你打算如何安撫網友受傷的心靈?

  秦昊:造型不是爲了製造恐怖,完全是爲了人物而設定的。我們一直在探討,張東昇到底應該是個什麼樣的人,去給這個人物多找一些動機,外形也是一方面。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創意過程中和導演一步一步即興磨合出來的,爲的是讓角色越來越豐滿。

  至於“童年噩夢”,我非常抱歉,這不是我的初衷。我現在很擔心女兒學校的家長會以後都不會請我了。

  “人這一生沒有幾次機會讓你衝”

  人民網文娛:張東昇最終是想毀滅朱朝陽,還是希望通過朝向自己的尖刀,換他“重新開始”?

  秦昊:我覺得這就是一個模糊的境界,這就是人性。人性就是有時候舉棋不定,或者在模糊當中做了一個決定。所以很多時候,反而這種不確定性的處理,我倒覺得挺高級。

  人民網文娛:對自己劇中的表現打幾分?

  秦昊:很遺憾,我到現在都沒有看劇。因爲各種原因,劇集一次一次的改編,所以我還在做心理建設——但是從網友反饋的信息,我感覺結局的處理像《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我很期待。

  人民網文娛:《隱祕的角落》目前豆瓣9分左右,這樣的高分實屬不易。

  秦昊:坦白說,我對這部戲有很高的期待。在創作過程中,以我的感受和經驗,我已經感覺到這部戲會有反響。希望得到更多觀衆的認可和鼓勵吧。

  大家都很辛苦,尤其是導演,經常兩三天都睡不上覺,晚上改劇本白天要拍,連軸轉。有一天導演跟我說,感覺要猝死。我對他說,你就想一想讓這部戲沒有留下遺憾,你現在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而且人這一生沒有幾次機會讓你這樣去衝,但是這部戲值得。

  人民網文娛:拍攝歷程,有哪些值得記住的人和事?

  秦昊:我很喜歡扮演普普的小女孩,看見她的時候就會想起我女兒。和孩子演戲是最難的,而且選她的時候,人物的氣質已經和這個角色相契合了,只要真實的反饋,那就是“無敵”。這次和孩子們演戲,就像當年我拍《推拿》的時候和盲人對戲一樣,素人的純真感有幫到我,讓我更加接近角色。和孩子演戲,真的都是誠惶誠恐。

  人民網文娛:伊能靜[微博]參加了“乘風破浪的姐姐”,您在微博上呼應說要第一個報名“披荊斬棘的哥哥”,這兩年是和伊能靜老師偷師學習唱歌了麼?

  秦昊:在唱歌上面,伊能靜給我指點了很多,如果說在唱歌方面,能有那麼一小點成就,完全歸功於伊能靜老師這麼多年對我的薰陶。(笑)其實這兩年陪妻子錄綜藝,也是爲了賺錢養家,減輕各方壓力。畢竟我不是會爲了賺錢拍爛片的演員,這是我的底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