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王瀧正:如何從話劇演員變成“警察專業戶”?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02日 22:50   中國新聞網

《心理罪》王瀧正《心理罪》王瀧正
《心理罪》王瀧正劇照《心理罪》王瀧正劇照
王瀧正出演《諜戰深海之驚蟄》中的反派荒木惟王瀧正出演《諜戰深海之驚蟄》中的反派荒木惟
王瀧正王瀧正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2月2日電(袁秀月)《心理罪》裏的邰偉,《白夜追兇》中的周巡,《追兇十九年》裏的劉一波……出道十多年,王瀧正[微博]的履歷似乎用“警察和非警察”就可以概括。

  演這麼多警察角色不怕被定型嗎?王瀧正對中新網記者說,其實他也擔心過,但後來就想明白了,雖然類型一樣,人物卻不同。他更怕的是哪天激情不再,演戲成了“幹活”,那做演員就相當枯燥了。

  從《心理罪》到《白夜追兇》

  2014年,國內影視行業迎來一波大洗牌,傳統電視臺衰落,視頻網站紛紛加大對自制劇的投入,坊間將那年稱之爲“網絡自制劇元年”。

  那年,導演五百[微博]“鉚足了全家的勁”拍了一部網絡劇《心理罪》,導演、主演都不是大牌,但播出後卻成了現象級網劇。在劇中,王瀧正飾演刑警隊長邰偉,這也是他演的第一個警察角色。

  不過,當時他卻差點錯過這部劇。那時《心理罪》正在選角,五百導演託中間人找另外一個演員,中間人說“你別找,我給你推薦一個”,就推薦了王瀧正。

  本來王瀧正已經和另一部電視劇達成了合作意向。但本着留個好印象的念頭,他還是和五百見了一面,誰知兩個人相談甚歡,足足聊了一下午。聊完當天,他隨即決定出演《心理罪》。

  王瀧正將其稱爲“一段有意思的經歷”,他和五百導演很有緣分,之後他相繼出演五百執導的《心理罪2》《古董局中局》。2017年,《白夜追兇》成爲當年爆款網劇,還被美國視頻網站網飛(Netflix)買下海外發行權。王瀧正在該劇出演刑偵支隊隊長周巡,而五百是該劇的監製。

  怎麼演好一個警察?

  都說藝術是現實的一面鏡子,影視劇的風格也隨着人們的審美變化而變化,體現在刑偵劇上,大概是從《重案六組》到《白夜追兇》的轉變。而刑偵劇中的警察形象,也與以往不同。

  王瀧正飾演的警察,不是香港警匪片中的高智商、精英範,也沒有那麼“高大全”,外表像個糙漢子,言行有些大大咧咧,但對待案子卻一絲不苟。

  怎麼演好一個警察?在王瀧正看來,沒有別的技巧,只有四個字“真實、真誠”。他認爲,一個成功的角色應該是讓觀衆覺得似曾相識,有親切感,如同他家樓上的刑警李大哥。

  他還分享,拍攝刑偵劇前,他都會跟一線的警察進行交流,瞭解他們破案時的狀態以及工作壓力。“他們都非常疲憊,眼袋都非常大,因爲他們經常熬夜,不睡覺,吃飯也沒有正點,常年處在疲勞的狀態。而且他們經常跟罪犯打交道,脾氣性子都比較烈。”

  談劉一波:一輩子都不想經歷這種事情

  在最近上映的電影《追兇十九年》中,他飾演基層刑警劉一波,該片沒有重點刻畫懸疑的部分,而是將鏡頭放在爲破案花費半生的基層警察身上。在片中,劉一波和搭檔何晨追查真兇,一追就是十九年,搭檔爲此獻出了生命,劉一波則失去了愛人。

  “人一直在琢磨一個事,其實也挺可怕的。”作爲旁觀者,王瀧正說,他一輩子都不想經歷這種事情。

  在他看來,飾演劉一波,其重點不是外表,而是他內心階段性的變化,從開頭意氣奮發積極向上,到慢慢開始疲憊和恐懼,再到家庭破碎,陷入自我懷疑。這些都需要下功夫揣摩,沒有什麼捷徑,就是天天生活在人物的世界中。

  演了這麼多警察角色,王瀧正也擔心過會被定型,但他覺得,其實這也是一種好事,演多了認識也會更深刻,何況每個人物和故事都是不一樣的。

  不過,他也希望突破。在他看來,“如果有一天激情不再了,演戲不就成了幹活?一旦成了幹活,做這行就相當枯燥”。

  曾活躍在話劇舞臺

  對於十多年前的王瀧正來說,演那麼多警察角色,這是無法想象的。從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畢業後,他加入孟京輝[微博]工作室,演了許多先鋒話劇,譬如《戀愛的犀牛》《愛比死更冷》《琥珀》等。

  常年演舞臺劇,鍛鍊了他的很多能力,如音樂形體的表達能力、對舞臺的掌控能力等。因爲先鋒話劇並非純現實主義,也使得他在表演上的思維方式更加靈活多樣。王瀧正說,最初他開始拍影視劇時,最不怕的就是“NG”,一場戲他可以找十幾種表達方式。

  但常年泡在話劇舞臺上,日復一日地排練演出,讓王瀧正時常有種被“掏空了”的感覺。“我不允許自己演繹出來的角色毫無生命力,這對觀衆不太負責任。對我自己來說,熱情消耗沒了,這是一個很可怕的事。”他說。

  就這樣,他離開了話劇舞臺,決定到影視圈闖一闖。然而那時,他在影視圈一個人都不認識,他還想過到北影廠門口當羣衆演員,沒準還能混個“特約”。

  之後,他拍過廣告,當過陝西衛視《華夏夜表情》的主持人,演過不少反派、小角色,直到意外出演《心理罪》。

  “所以我一直說我是一個挺幸運的人。”王瀧正說。(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