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2020格萊美將於1月26日舉行 新人領跑多項提名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21日 01:58   澎湃新聞

Rosalia 《El Mal Querer》Rosalia 《El Mal Querer》
Yola《Walk Through Fire》Yola《Walk Through Fire》

  2020年1月26日,第62屆格萊美頒獎禮將在洛杉磯斯臺普斯中心(Staples Center)舉行。美國國家科學院錄音藝術與科學學院顯然想扭轉去年的不利局面,在提名階段已表現出對女性和非裔的非凡偏愛。

  非裔女音樂人Lizzo以八項提名領跑,攜六項提名緊追的Billie Eilish及Lil Nas X分別是indie美少女和黑人鄉村說唱新血。三位的入圍項交集於最佳新人、年度專輯、年度唱片三大類。可見今年的格萊美不止政治正確,還加倍提攜新人。

  但並非人人都被取悅。搖滾和另類的分類標準一如既往地模糊,Brittany Howard的《Jaime》在搖滾類別中格格不入,這兩個獎項有否考慮過合併?通類提名中說唱缺席,表現耀眼的Tyler, the Creator僅入圍說唱類獎項,令人費解。

  揭曉前,先認識一下五位主要新人。他們主要盤踞在R&B/靈魂類別,無一人是搖滾。

  1、Billie Eilish

  十七歲的洛杉磯少女在家上學,2016年13歲時發行首支單曲《Ocean Eyes》。此次入圍的首專《When We All Fall Asleep, Where Do We Go?》錄製於哥哥臥室,暗黑、抑鬱、適當無病呻吟,許多靈感閃現。她告訴《滾石》雜誌:“小孩子們把我的歌當作擁抱。”

  熱門單曲《Bad Guy》:合成器效果低頻衝擊耳膜,歌詞很叛逆:“我是壞種/傷你媽媽的心/還引誘你爸爸”。

  2、Lizzo

  “我就是那個百分百賤人。”Lizzo,改變遊戲規則的人。大象的身材,獅子的雄心。

  她這樣解釋入圍專輯《Cuz I Love You》:“是你步入了電影場景:我的電影,我的人生。”

  熱門單曲《Truth Hurts》:我有男孩問題/只因我體內 人性作祟”。這首2017年誕生的單曲起初並未走紅,依靠社交平臺傳播,714天后爬上冠軍單曲寶座。

  3、Lil Nas X

  《Old Town Road》當初成績驚人,在公告牌冠單榜上逗留19周,破了記錄。其傳播路徑(從SoundCloud到TikTok)、內涵氣質與我們的年度歌曲《野狼Disco》如此相似。董寶石嘔心瀝血祭出《野狼Disco》,Lil Nas X爲一舉成名亦不眠不休。但後者公開表示:“我本來想用整個夏天學習,有一天突然無聊,就做了這首歌”,恐怕是在說笑。

  熱門單曲《Old Town Road》:用了“九寸釘”(Nine Inch Nails)《34 Ghosts IV》的採樣,轟出一幅永不過時的孤身騎馬圖/說唱與鄉村齒輪嵌和,滾動碾壓。

  4、Rosalía

  2019年的拉丁格萊美年度專輯獎給了《El Mal Querer》,Rosalía成爲繼Shakira(2006)後第二位獲此大獎的女性音樂人。她的“拉丁復興”不僅對美國人來說新鮮,對西班牙來說也是。把弗拉明戈融入主流,年輕美豔的Rosalía視爲理所應當:“我把任何音樂類別都當作雪球——滾動,才是真諦。”

  熱門單曲《Malamente》:開篇擊掌令人無法拒絕,敲擊後腦勺的合成器扮演木偶的牽線者,二者合作天衣無縫。

  5、Yola

  英國唱作人Yola不像前幾位那麼年輕。首專《Walk Through Fire》發表前的十年,她輾轉於音樂行業的各領域。典型黑人女性的聲音聽不出年齡和悲喜,如同乾燥手掌緩緩撫過皮膚。

  熱門單曲《Faraway Look》:僅Spotify一個平臺上的點擊量即達200萬次。你能聽出這不是一首1960年代的歌曲,是2019年的嗎?

  (記者:錢戀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