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Kis-My-Ft2首度亮相紅白 出道八年成果獲得肯定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2日 19:34   北京新浪網

  (文/ihan)

  第70回紅白歌會雖收視慘淡,但還是有回應觀衆期待的新血液注入,比如這個“開始看着挺醜、後來覺得真香”的組合——Kis-My-Ft2

  出道八年、以“輪滑團”著稱的Kis-My-Ft2,配合2020奧運大背景,一邊輪滑一邊獻唱出道曲《Everybody go》,一直以來的紅白夢想終於實現。

  回顧2019年終,他們是最忙碌的藝人,活躍於各種跨年節目和綜藝SP中。

  在聖誕節,連續兩年擔任24小時日本電臺直播節目主持人,爲殘疾兒童應援,傳遞公益之聲。

  2020年第一天發佈了四大蛋巡和新專輯的消息,帶來新年驚喜。

  這個破風而行、迎來轉機的組合之前經歷了諸多困難、非議:出道前漫長的蟄伏期,負傷累累的輪滑幕後,出道後“派系站隊”,深受到SMAP的照顧,但也因此被炎上,派系消失後又開始了放養閒置期。

  路人眼中的Kis-My-Ft2:微妙顏值,蜜汁團名(親腳?),“3個領唱與4個伴舞”的格差。

  在Yahoo上搜團名,聯想詞條是這樣。

  其實,被吐槽是醜男的他們,以此爲契機做了一檔名爲“キスマイbusaiku”的綜藝。

  根據不同情境主題來模擬戀愛,帥(搞)氣(笑)地撩妹,有時也會比拼帥氣淋浴、短跑、跨欄、廚藝、倒車入庫等技能。由普通觀衆來打分排名,節目還自帶櫻花妹的彈幕。

  這大概是僅次於玉森裕太·“洋蔥生活”的入坑神器,讓不少觀衆認識了這個腦洞大開的有趣組合。

  像前輩們一樣,他們也在其他綜藝裏做過很多辛苦的挑戰,例如計時吃掉1000塊仙貝、分食巨型南瓜、瘋狂吃辣、高空吊橋、蹦極跳傘、爬山速記漢字等,還曾質疑無聊又折磨人的綜藝有何意義,被前輩這樣回應。

  如今他們已有兩個團番,收視率好到一度從深夜檔跳到黃金檔,還和網絡平臺合作了新團番。

  此外,輪滑特技、“整容級”歌舞帶來的反差感讓人驚喜,七位成員分工明確、特點鮮明、各有魅力。

  被戲稱爲“親腳”、“腳團”的組合名,其實是由七位成員的姓氏字母組合而成的。

  “Ki”,北山宏光,主唱,MC擔當,最年長,昭和感,輕浮人設,但關鍵時候很可靠,“身高180但總是站坑裏”。

  “S”,千賀健永,特長舞蹈,學習精神十足的努力家,愛哭的末子,外表很MAN但女子力十足,“眼神恐怖的大猩猩”。

  “M”,宮田俊哉,因媽媽是Kinki kids的粉絲而進入J家,從白馬王子人設蛻變爲“動漫宅”、“打CALL表演藝術家”,還在紅白上追星成功。

  “Y”,橫尾涉,認真唱歌但跑調、以勇氣制霸舞臺的“美聲師匠”,說話大舌頭但擅長說教的“團媽”。除了妖怪,無所畏懼;除了歌舞,無所不能。料理王,俳句王,顏藝王,還考取了各種技能證。

  “F”,藤谷太輔,主唱,色氣滿滿,撩妹高手,但其實是個性格天然的畫伯。

  “T”,玉森裕太,門面般的存在,但帶着軟乎乎、自由自在的氣場,通過《東京大飯店》《逆轉重生》還有吃了一個月洋蔥的《黃金傳說》,想必已經有不少人get到他的魅力了。

  “2”,二階堂高嗣,rap很帥,笨蛋暴躁大兒童,喜歡惡作劇,常說錯話炎上,其實溫柔元氣易害羞,玉森裕太的“死對頭”,藤谷太輔的“死忠粉”。

  辛酸的格差待遇被他們轉換成搞笑綜藝梗,在前輩中居正廣的推動下,“舞祭組”(日語諧音爲挫男)橫空出世,作爲傑尼斯卻首單丟周冠,應下“丟冠就高空跳傘”的懲罰、嚇得“挫樣百出”但言出必行。

  之後發售單曲專輯、出演電視劇舞臺劇、開四人演唱會的舞祭組一直以身穿灰西裝的上班族形象示人,他們最初也考慮過體操服等惡搞裝扮,但中居認爲那樣就成了曇花一現的搞笑團體,沒有任何意義了。

  舞祭組想成爲能給搬磚社畜們帶來一點安慰快樂的存在。

  另闢蹊徑的四人與“前腳”三人各有所長,才有了現在的Kis-My-Ft2。而愛豆努力,粉絲給力,銷量和LIVE動員人數榜上有名,粉絲陪他們熬到出道,又經過放養寒冬,迎來“春天”。

  儘管Kis-My-Ft2的海外知名度偏低,但實力和進步有目共睹,展望2020,他們也希望被海外更多人認識,發揮輪滑特長,力所能及應援奧運。

  七轉八起的Kis-My-Ft2,彷彿在告訴人們“一邊做夢一邊努力,說不定就實現了呢”,希望他們能順勢而上,達成下一個夢想,滑向更廣闊的舞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