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吳亦凡回應“發胖”原因 曝潘瑋柏覺得他“挺瘦”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8日 17:00   北京新浪網

吳亦凡吳亦凡

  新浪娛樂訊 新歌《貳叄》發佈這天,也是吳亦凡29歲生日。

  當他身着一身黑色西服從新歌發佈會會場第一排閃過時,大家躁動起來,全場此起彼伏着“好挺拔!”“瘦了!”“神顏!”的議論聲。吳亦凡則表情淡然,至多,嘴角掛着一抹客氣微笑。

  在活動結束後,娛理工作室和卸下“營業笑容”的吳亦凡聊了會兒天。

  以下,爲吳亦凡自述。

  今天(11月6日)是我29歲生日。

  雖然我平時也會經常調侃,說自己“老了”,但真的29歲零點過了,我也並沒有所謂的緊張感或者危機感,還挺平和的。

  小時候我非常喜歡過生日。

  但十七、八歲開始接觸這個行業之後,我大部分生日就會變成一個特殊的日子,會有很多人給這天一個儀式感、給我很多祝福,反而我自己對它就比較平常心了。我也習慣了生日這一天它不再屬於我一個人,是屬於我跟大家分享,去回饋他們的一天。

  就像今天,起牀到現在,除了手機(收訊息)比較忙碌外,我就是一直在妝發、準備,(和工作人員)對中午新歌(《貳叄》)分享會的內容,過得其實跟平常工作日差不多。

  對我來說會有些儀式感的日子,可能是每年過年那個時間。我有個習慣,喜歡在過年那幾天總結一下自己過去一年做過的事情,再想想第二年大概是什麼樣的規劃。

  過去幾年過得起起伏伏,總體來說在我的二十代,我還是完成了很多夢想。之前一直想要打職業籃球,前幾年我就有機會去到國外參加籃球比賽;想拍電影,想要擁有自己的演唱會…也陸續做到了。我還是挺知足的。

  入行這麼久,到了今年,我有更看開一些東西。

  《大碗寬面》那首歌,就是傳達我想跟大家玩在一起,更包容的一種狀態。

  你問我如果再早幾年,對於外界調侃,我敢不敢用這樣輕鬆的方式去直面?還是“不可說”?我確實不知道。不過我一直算是一個比較歡樂的人,即便剛出道,大家看我感覺特別高冷那會兒,我私下也挺歡樂的。

  但在鏡頭前,怎麼說呢?

  一方面是還年輕,男孩子都希望自己顯得酷一點,或多或少有些放不下的“包袱”。另一方面鏡頭也很難全方位呈現一個完整的人,他的想法、性格…

  現在,我覺得不必要針鋒相對地去計較每種說法。

  我開始理解,網絡時代,網絡就是很多人以評論各種事來發泄壓力的一種渠道。當時(我在節目裏的一段即興rap)形成很多討論,人家可能就是覺得挺好玩的,給他們帶來了歡樂而已。

  我們都需要有一些娛樂精神,當你的作品能夠帶給大家開心的時候,我覺得這對創作者來說也是一種榮幸。

  前段時間我因爲發胖也常被討論。我很清楚那個原因。

  那陣長期泡錄音棚,你知道在棚裏,我們都會傾向吃一些方便的 “垃圾食品”,不知不覺我就…(笑)

  而且一個人發胖,他身邊朋友永遠是看不出來的。

  我跟瑋柏(潘瑋柏)見面,我還特意問他:“外面的人都說我胖了,你覺得我胖了嗎?”他跟我說:“沒有啊,我覺得你挺瘦的。”我覺得他還挺真誠的(笑)。

  唉,但是誰知道呢?

  反正後來我也有在控制一下了。不吃主食,用雞蛋清代餐,餓的時候就多喝水和果汁,加上運動,所以最近是瘦了,沒有瘦十來斤,但也挺多的。

  不過胖的時候我看到自己照片和那些留言,哦,好像是可以再瘦一點。

  出道以來,大家會把我定義成“流量藝人”。 

  我覺得“流量”這東西是一個時代所趨的說法,好像大家都在聊這件事情。既然沒有辦法以一己之力改變它,那我也沒有必要去跟它去做鬥爭。如果你將這些關注度運用好,發揮你的影響力去傳遞更多好作品,那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就是看你怎麼樣學會跟它共存。

  這兩年,我經常工作一陣後就會消失一段時間,連微博也不更新。很多支持我蠻久的朋友也習慣了。我在乎人氣流失嗎?

  坦白說,我真的把這件事看得比較淡,順其自然。畢竟我也工作很多年了,人都會有疲的時候。你累了之後,到底是要爲保持所謂的高曝光量去捨棄私人時間,還是索性調整一下,再以更好的狀態出現?這是我會想的。

  歌手、演員、愛豆、做潮牌…現階段我“身份”很多。我當然希望自己在每個領域都能夠被認可,但目前我確實花更多時間在音樂上。

  “流量歌手的音樂不易出圈”——很多人都在討論這件事情。我自然是希望自己的歌能被更多人聽到,但這事也不是我能解決的。我能做的,首先是確定自己的熱愛。我是否足夠熱愛音樂?

  如果有足夠熱愛的話,那我就有足夠的堅持做下去,這個過程已足夠珍貴,不管結果作品出圈與否。

  而且對於我來說,等我以後老了,能聽到自己在很有創作靈感時做出的那麼多歌,我想我自己會是很開心的。

  在你一直堅持的時候,我還是堅信大衆的眼睛是雪亮的,努力會有回響。

  只是現在多元時代,大家對於音樂的選擇太多了,可能不會很快地,一定要先聽你的音樂。這不涉及好壞,時代的變化就是這樣的。

  29歲生日過了後,接下來一年,音樂我會繼續做,也有重返熒幕的想法。很久沒拍戲了,想拍下戲。當面對一個大部頭作品,我對自己的演技不能說有沒有信心,主要還是要不斷學習吧,總歸要去繼續努力,希望能給大家帶來好的作品。 

  男人三十而立。步入下個階段會不會又有新的靈感、對生活新的感受?我不清楚,但對於未來,我還是願意抱有很多期待。

  (RAN/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