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擠懟」李誠儒,陳凱歌怕什麼?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25日 22:37   鳳凰網

昨天的《演員請就位》再起脣槍舌劍的硝煙。

但是這次的在口舌上對決了一番的,不再是郭敬明和李誠儒,而是陳凱歌和李誠儒。

這場小小戰爭的起點很簡單,選手競演橋段選擇了陳凱歌最富爭議的作品《無極》。

李誠儒在點評時直言從沒有看過這個電影,因爲受到當時的評論影響,同時也覺得陳凱歌導演的《霸王別姬》標準立得太高,所以他後來的電影都不敢看了。

李誠儒也提到,他覺得現在很多電影形式大於內容,陳凱歌笑道:“已經給我定性了開始。

接着陳凱歌回應,李誠儒是梨園世家的子弟,從封閉世界出來的,本身相對就比較保守。

陳凱歌這整段話直接被一旁的趙薇定性爲“擠兌”,也連連跟上說“你可別這樣說我”,後臺的選手們也都被他語言的藝術震懾。

立馬“陳凱歌擠兌李誠儒”就上了熱搜,好像大家都幸災樂禍的看到處處給大家挑刺的李誠儒,終於有一天遇到了對手。

但我並不覺得陳凱歌的這段話是擠兌,就是一種客觀、直接的評價,就像李誠儒評價他的《無極》是不敢去看一樣。

《無極》劇照/傾城(張柏芝 飾)

《無極》劇照/無歡(謝霆峯 飾)

《無極》的確似乎是陳凱歌的一個心病,在《霸王別姬》後陳凱歌拍了《風月》、《荊軻刺秦王》、《溫柔地殺我》、《和你在一起》。

雖然評價都沒有超越《霸王別姬》,但至少沒有引發過多的爭議。

在《無極》之後,他每部電影都像是如履薄冰,大家都帶着深切的不信任,苛刻地去審查他的作品。

陳凱歌說李誠儒是一個活在過去世界裏的人,事實上,陳凱歌何嘗不是呢?看他的作品,其實就可以深切的感受到。

在陳凱歌的作品列表裏,屬於當代題材的作品屈指可數,絕大部分都是年代戲。

包括李誠儒提到,希望他再拍梨園戲,其實除了《霸王別姬》,後來還有《梅蘭芳》。

《霸王別姬》劇照/張國榮

《梅蘭芳》劇照/黎明

《梅蘭芳》最終的成色雖然遠不如《霸王別姬》,但是拍攝難度也極高,畢竟在中國而言,梅蘭芳三個字就是京劇的象徵,就算是不聽戲、不瞭解戲的人,也都知道梅蘭芳是什麼人。

《梅蘭芳》裏他用了一個“紙枷鎖”的意象,其實也是在說自己再拍梨園戲,就是戴上了一個《霸王別姬》的紙枷鎖。

在短片集《十分鐘年華老去》中陳凱歌的《百花深處》,也是他一個難得的現代故事,但是這個故事中處處充滿了他對舊時代的迷戀。

我相信不少人都看過這個短片,基本來說只要參加編導藝考的高中生,一定會被輔導機構拉片學習這一部。

《百花深處》裏馮遠征演了一個瘋子,他拉着一隊搬家師傅去給他的四合院搬家,但大家到那發現,四合院早被拆遷了,可還是陪着他瘋,想賺一筆錢,演了一出搬家。

這個故事的立意實在是太直接和表面。

在現代化的進程中,太多過去的美好被迫消失,消失則帶來遺忘,一代人一代人的遺忘之後,似乎它們從不曾存在過一般。

陳凱歌對於舊的時代是極其迷戀的,但同時也深知,這個時代無法真正接受和容納那些舊。

所以他必須和過去揮手告別。在這個層面,李誠儒反倒沒必要。

他改編《趙氏孤兒》的思路,也正是如此。

現代人是無法相信這樣一個愚忠的故事,但他的改編方向似乎也不夠成功,反而讓人覺得“雷”。

《趙氏孤兒》劇照/韓厥(黃曉明 飾)

《趙氏孤兒》劇照/莊姬(范冰冰 飾)

第五代的創作者,似乎在中國電影類型化、大片化的進程裏,自覺擔任了先鋒的職責。

從張藝謀的《英雄》開始,《無極》也是因此而生,他們不斷嘗試、不斷探索、不斷融合。

從作品意義上來看,無可否認是失敗多於成功,但從產業意義上來看,卻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在節目上,陳凱歌自己也坦言,不可能不去在意對《無極》的評價,因爲那是他的作品。

他用了一個魯迅的經典論述來借喻,一個人家生了孩子,人人都說恭喜,只有一個人說這個孩子將來是要死的。

其實早在《無極》上映前,他就化用過魯迅這段話了。

當時柳巖問他:“對《無極》投入了這麼多的精力和錢,如果這部電影達不到你的預期,會不會傷到你的自尊?”

陳凱歌當場狂懟:“我對你的話很不高興,你的問題本身不友好。”

在後來正式記者發佈會上,他說柳巖的問題就像他孩子的滿月酒,有人來說如果你的孩子夭折了。

他作爲導演,用心拍出來了一個作品,當然也是希望大家說恭喜,那時候的氣憤是真實的,尤其是電影還未正式上映。

現在春風化雨般的平淡,也是真實的,因爲他也知道無法避免負面的評價,那些評價也是真的聲音。

陳凱歌說:

“任何一個產品,都是最終屬於公衆的,公衆有權對這部電影或一部其他類型的作品,做出自己的判斷,對這些判斷是客觀存在的,那麼你就是要面對它。在這個意義上,你可以說我沒有釋懷,但是我又要告訴你,我接受對於我的電影的一切評論。”

從他的回應再來看待李誠儒所說的“不敢看《無極》”,陳凱歌是接受李誠儒的這一番評價的。

但這裏又有一個區別所在,李誠儒看《霸王別姬》也好,看《無極》也好,這是一個觀衆的角度。

陳凱歌從頭到尾沒有提一句《霸王別姬》,他講的是對《無極》的評價,他是以一個創作者的角度在回應。

當我們作爲一個觀衆,去看待一個導演的作品列表時,其實是有一個選擇的權利。一個導演一輩子多可以拍四十部、五十部電影,少的也有十來部,觀衆沒有必要,也沒有責任全部看完。

所以,我們可以去放心指責一個導演再無巔峯、他的退步,甚至可以只看他評價好的作品,對於冷門、邊角的一些置之不理。

但對於導演本人而言,他所有的作品都印刻在他的人生裏了,是他自己逃不過去的一部分。他可以接受惡評,但不能輸給一次失敗。

似乎《演員請就位》第二季,作爲一個表演競技類綜藝,它已經跑題跑了。

延伸出的話題,離表演本身越來越遠。

這也是李誠儒所說的“形式大於內容”癥結所在,渴望追求的大片外觀和實際主題表達內核距離也越來越遠。

比如黃奕死死拉着唐一菲演一個她無比排斥的角色,這不知道是節目組有意爲之還是如何?

但是作爲觀衆,在那一刻極其不適,甚至覺得所有人都是幫兇,在極力對一個女生進行“蕩婦羞辱”,這麼明目張膽,最後也逼着唐一菲退賽。

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情非得已,她又何必這麼決絕。

看這個節目,可能我們沒辦法領會表演的藝術,但至少從這些熱門話題裏,窺探到了中國電影進步艱難的一些原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