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葛優:我他媽還不如一條狗!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15日 23:47   鳳凰網

今日BGM,《農村包圍城市》,崔健

1995年,北京市政府出臺了一則規定:

養狗必須上戶口,一隻狗的戶口登記費爲5000元。

沒有戶口的狗要是被警察抓到,都會被集中處理。

雜種的土狗卡拉,跟着女主人(丁嘉麗 飾)到樓下小花園溜達,被逮了。

早晨下夜班的老二(葛優 飾)從老婆口中得知,最晚下午四點錢交錢給狗辦戶口,否則就要拉到昌平給“辦”了,過期不候。

這回把老二給急死。

他平時對卡拉可比對自己都好,吃香的喝辣的,當個小孩伺候。

要想救出卡拉,就要拿出5000塊錢。

那個時候的大幾千塊錢不是一筆小數目。

而對於老二這個再普通不過的老百姓來說,這筆錢則需要他們一家三口拮据三年的時間才能攢出來。

更何況卡拉是一隻最不值錢的雜種狗,用一家人三年的積蓄換一個比狗都值錢十幾倍的戶口,太不划算。

老二望着在自家陽臺就能看見的派出所門口,內心極其矛盾。

拿錢救狗,還是舍狗保錢?

《卡拉是條狗》通過一隻狗的命運,體現着生活在底層老百姓在現實生活中的種種遭遇。

一個人的尊嚴在贖狗的過程中被踐踏得體無完膚。

人,活着,卑微如狗。

這就是現在的社會。

老二不是不想救卡拉,困難在於他真的是一個一窮二白的平民老百姓。

他在工廠裏上班,老婆下崗在家,兒子在念中學。

全家人住在破舊的筒子樓裏,靠着他一個工人每個月幾百塊的工資過着緊巴巴的日子。

他老實巴交,碌碌無爲大半生,習慣事事看別人臉色,沒有什麼人脈關係。

爲贖一隻狗,肯定少不了費大功夫。

想了又想,他還是捨不得卡拉。

一咬牙一跺腳:贖!

一時半會拿不出五千塊錢,想別的辦法也要先試試。

他先找到老同事楊麗家的狗,那隻狗是卡拉的媽媽,兩隻狗長得極像。

他想借用人家的狗證去派出所冒充已經給卡拉上好戶口,領狗出來。

結果他的小聰明被警察(夏雨 飾)識破:照片上的狗耳朵是豎着的,你這狗的耳朵耷拉着,蒙我呢?

老二心虛,只能認慫,蔫不拉幾跟着警察屁股後面,警察明明沒什麼事情忙,就是當看不見老二拿着茶杯到處轉悠。

老二賠着笑,跟着警察進了辦公室。

屋裏牆上掛着的錦旗格外刺眼。

他又是道歉又是說好話,偷偷給警察塞了一百塊錢,討好似地說“沒帶多少,給您買條煙抽。”

警察黑着臉將錢丟一邊,訓斥道“我缺你這一百塊錢?”

老二悻悻而歸,開始琢磨找找人託託關係。

他再次找到楊麗,楊麗託前夫,前夫拖朋友,朋友又拖朋友,朋友的朋友再找人。

又是送水果又是送煙,求爺爺告奶奶,幾經輾轉,終於拖丁師傅(馮小剛 飾)帶回來一隻狗。

但這隻狗不是卡拉,是英國純種的馬耳他。

楊麗說老二賺了,這狗可比卡拉值錢,辦個戶口也合適。

老二想了想,還是想找回自己的卡拉。

只有老二明白,卡拉對自己太重要了。

如同他對楊麗說的那樣:“平時都是我在哄別人高興,只有卡拉在哄我高興。”

時間越來越緊迫,老二實在無能爲力,回家去和老婆要錢。

他從一個破箱子底下掏出自己一點點攢出來的私房錢,只有1500塊。

老婆看老二這個樣子,硬着頭皮找出家裏的存摺,裏面存着一家人省吃儉用這麼多年的儲蓄,不到萬不得已不能動的三萬元。

望着有些哽咽的老婆,老二很爲難。

這三萬塊錢可是一家人保底的錢。

孩子上學,有個小災小病,都要指望這張存摺。

他沉默許久,將存摺遞給老婆,轉身去修廁所的馬桶。

他不捨得狗也不捨得錢。

老二想,要不就算了吧,去寵物市場逛逛,去找一隻能代替卡拉的狗子。

看來看去,他花300塊錢買到一隻看起來長得很像卡拉的小狗。

心想着就這樣給自己一個心理安慰。

然而回頭就發現自己被坑了。

狗子身上的毛色是染的。

老二氣沖沖去找狗販子,人家早就跑路了。

憋着一肚子氣的老二隻能抱狗在寵物市場上蹲着,想把狗轉手賣出去收回自己的錢。

倒黴的事兒還在後面。

沒多久警察來整頓寵物市場,老二和一幫狗販子被抓進警車。

警車裏他碰到了狗販子,爭吵着要回被騙的錢。

狗販子無奈地翻翻口袋,他的錢都被警察收走了。

此時的老二和這羣狗販子們,和被逮起來關在鐵籠子裏的狗,沒什麼區別。

等從派出所回來,眼看着馬上快到下午四點,老婆出了個主意,讓老二去找他媽借錢。

老太太因爲房子的採光權問題剛拿到三千元的補償,要是能夠借到的話,那卡拉這事兒也就解決了。

老二實在是走投無路,所有能折騰的法子都折騰一遍了。

他思前想後,厚着臉皮去了老太太家,揣着心事閒聊着,最後還是扔下生活費落荒而逃。

嘆氣道:“我這麼大歲數,跟我媽要錢?”

一把年紀,爲一隻狗四處求人,卑微如斯。

老二最後還是花了五千塊辦狗證,將卡拉贖了回來。

因爲卡拉的存在,憋屈的老二才能釋放壓力和化解情緒。

他活得太窩囊了。

在外看人臉色,在家備受嫌棄。

叛逆期的兒子看不起他,因爲從懂事起,他從來就沒辦成過什麼事兒,脾氣還倔得要命。

在兒子看來,自己的爸爸在外面跟誰都點頭哈腰,唯唯諾諾,一副幹啥啥不行的的樣子。

唯獨在自己面前行使說一不二的父權管控。

即使兒子在外面打架,在兒子面前還是耍着父親這個身份的威風。

明明不是兒子的錯,他依然低聲下氣給對方家長道歉賠不是,息事寧人。

老婆也看不慣他。

在家照顧父子倆起居的老婆雖然會過日子,知道關心老二,但就是比較強勢,家裏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經她之手。

她不懂爲什麼老二這麼喜歡卡拉。

覺得他一天到晚除了上班就知道遛狗,家裏什麼事都不操心,對老二比對她都上心。

當她看到老二試圖真的用錢給狗上戶口時,忍不住抱怨“拿五千塊換條狗?你這麼大的人了,就不能有點別的追求?”

在所有人眼裏,老二是個老實人,也是個失敗者,沒錢沒本事又不硬氣。

他自己心裏也清楚,任何時候他都沒有話語權。

因此當他知道老婆晚上遛卡拉遛到派出所時,他表面上沒說什麼,回頭到公共廁所狠狠罵了老婆一頓,以這種方式解解氣。

生活中,只有卡拉能帶給他真正的快樂。

下班後兒子老婆對他沒有那麼熱情,但卡拉可以在門口歡喜地迎接他。

卡拉沒了,他覺得生活也就只剩苦悶了。

在狗面前,他才像個人。

他孤獨,將所有精神都寄託在一隻狗身上。

他丟掉的不是狗,是他作爲人的尊嚴。

所有生活在底層的普通老百姓都一樣,他們面對不同階層的形形色色的人,都不得不點頭哈腰像只狗。

狗證帶在人的脖子上,便是絕佳的諷刺。

老二想法設法也要贖回卡拉,也是因爲他想要找到最後的尊嚴。

這個社會就是這樣,底層是沒有尊嚴的。

小流氓要整老二的兒子,因爲父母有錢有權財大氣粗,所以他們就欺負老二這種老實人。

底層百姓到哪都會被看不起,代代如此。

還有楊麗,她離婚,沒工作,成天打牌無所事事,社會地位卻明顯比老二高,老二有事得求她。

就是因爲她關係多。

在中國,人脈就是重要的資源,辦事有錢不如有關係。

這裏講的並不是一隻狗的生存,而是城市底層百姓的真實生活狀態。

我們身邊,有很多和老二一樣的人。

我們的父母,甚至我們自己,都和老二一樣。

陪着笑臉,四處求人,在最底層尋找尊嚴地生活着,想要在這個社會上找到一個身份認可。

人和狗的命運,其實殊途同歸,舍不下老臉,不出點血破費,就是人爲刀俎我爲魚肉的結局。

在普通百姓無聊無奈又麻木的生活中,人已不像人。

卡拉是條狗,老二是條狗。

“你看那個人,好像一條狗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