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種族運動下,網飛新片《誓血五人組》應景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8日 18:32   鳳凰網

文/Maggie Ma

今年不少電影受到疫情影響推遲,北美地區佳片寥寥。

但依然有一部在最近疫情期間脫穎而出,憑藉爛番茄網站91%、MTC81分的媒體好評躍入人們視野,被認爲將有望成爲奧斯卡賽季的種子選手。

那就是最近上線Netflix、知名非裔導演斯派克·李(Spike Lee)指導的《誓血五人組》(Da 5 Bloods)。

影片也正好在美國大規模反種族歧視抗議活動期間上映。

斯派克·李在影片宣傳期間表示,雖然本片主人公都是老人,但這部片是給美國年輕一代人拍攝的,爲了告訴他們也有很多非裔曾參與越戰的事實,並希望他們可以行使投票權,通過選舉爭取平等權益。

《誓血五人組》主人公是幾個越戰退伍老兵,多年後回到戰場尋找戰友遺骸及他們曾在越戰時埋下的黃金,卻在此過程中經歷多重阻礙。

這次經歷不僅重新被喚起了他們對戰爭的記憶,幾個人之間深厚的友誼也遭到挑戰。

漫威《黑豹》主演查德維克·博斯曼 (Chadwick Boseman)在片中出演了幾位老兵在越戰戰場上犧牲的戰友,也是他們多年來心中的遺憾和精神寄託。

本片最巧妙之處是,它看似是一部“反戰”電影,講述的是戰爭對老兵們產生的影響,但從1小時20分鐘處開始,轉變爲了一部驚險刺激的尋寶冒險故事。

面對黃金,人性的黑暗面也展示出來。

幾個老兵加上“黃雀在後”的歹徒們在曾經發生越戰的叢林裏展開了殊死搏鬥,期間還要面臨戰場上曾埋下的各種地雷和機關困擾,出現了不少令人意想不到的轉折。

究竟誰能活到最後把黃金帶走?

不到結尾,觀衆都很難猜到結局的走向,一直被好奇心牽引着。

冒險片背後的政治寓意

斯派克·李是美國德高望重的非裔導演,他在2019年憑藉另一部種族相關電影《黑色黨徒》(BlacKkKlansman)獲得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獎,也是2018年的戛納評審團大獎獲得者,是美國高產編劇兼導演之一,也是紐約大學電影系的客座講師。

原本2020年的戛納電影節評審團主席也是他,不過因爲疫情原因順延到了2021年。

他的電影都普遍具有濃厚的政治意義,但往往是通過極具諷刺性的荒誕喜劇方式呈現,旨在用歷史反映現實,並引發人們的反思。此前Ifeng電影介紹過的《爲所應爲》也是他的經典作品。

這次也不例外,在有趣的劇情中,不僅讓人們對歷史反思,也夾雜着不少對當今政壇的嘲諷。

本片中使用了大量越戰片段和圖片來講述戰爭的殘酷,結尾處也出現了非裔羣體呼籲“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新聞畫面,並設定了一個角色爲總統川普的支持者。

川普那頂寫有“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小紅帽也在片中多次出現,被很多角色傳戴,但每個角色的命運都因此改變,也是諷刺意味十足。

斯派克·李在宣傳本片是表示,片尾非裔羣體呼籲“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段落並不是因最近發生的抗議活動才加入的,確實是一開始拍攝就有,因爲非裔對自身權益的鬥爭一直存在,光是非裔在手無寸鐵情況下被警方擊斃的例子就已經有過很多次。

所以,本片只是很巧合地在對的時間上映。

但他拍攝影片時就想過要加入一些現實中發生過的事件,正如當年他在《黑色黨徒》的結尾也這樣做。

因爲他認爲,把歷史與現實相結合更容易獲得觀衆的共鳴。

針對片中設定的川普支持者,斯派克·李表示也是對現實的調侃。

因爲在2016年,確實有一部分非裔投了川普的票。

他說:“雖然我們膚色相同,但我們的想法不可能一樣。就是有不少黑人給川普投票,這就是現實。而影片也希望探討這些人的想法。”

如今,他更希望看到的是參加抗議的人們能在2020年的大選中行使公民的投票權,通過投票來表達他們的心聲。因爲無論如何,要想做出實質性的改變,必須從掌權者開始。

無論是總統還是決定拍攝什麼電影的好萊塢高層,這些坐在辦公室裏做決定的人中如果沒有一個掌權者爲非裔發聲,就算再多人走上街頭也是沒用。

對於目前種族平權運動導致一些曾經的好萊塢電影被批評,甚至《亂世佳人》下架修改,斯派克·李的態度是:“這些電影是有必要給大家看的,因爲它是歷史的一部分,正好展示了人們曾經存在的偏見。”

他在美國電視節目《The View》的採訪中表示,他還在《黑色黨徒》的開頭使用過《亂世佳人》的片段,而且作爲紐約大學的講師,他也給學生放過一些具有種族歧視爭議的電影。

他認爲,如果回頭去修改,那要修改的電影實在太多了,不如讓人們通過這些電影記住歷史,對比出不同時代電影的差異,並有所反思。

之所以選擇越戰題材,也是因爲斯派克·李認爲很多過去的美國戰爭片裏都沒有展示出非裔角色。

但事實上,非裔不僅參與了越戰,也參與過二戰。

他稱自己是戰爭電影愛好者,但卻發現好萊塢戰爭片都以白人爲主,忽略了非裔的存在,希望藉此片讓年輕人瞭解真正的歷史。

事實上,斯派克·李也曾因《綠皮書》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而憤然離席。

不少非裔電影人一直對白人拍攝的種族相關題材電影頗有意見。

這次不僅《亂世佳人》遭到批評,另一部涉及美國奴隸制度的電影《幫助》(The Help)也一樣被批評對非裔奴隸的塑造有問題。

這些意見最直接的影響是,未來可能不會有白人導演或編劇願意再參與種族題材的電影,電影公司會把這些機會給非裔電影人,這對於非裔電影人來說也是好事。

就連這次《誓血五人組》的宣傳期,各大美國媒體全部派出了非裔或少數族裔記者採訪斯派克·李,沒有一個白人敢出來與他對話,無形間也是給非白人記者更多工作機會。

幸得Netflix接手才得以拍攝

值得一提的是,斯派克·李也提到,《誓血五人組》當初在籌拍時找了很多好萊塢電影公司都遭拒絕,原因是主角都是老人,電影公司擔心票房潛力;且影片需要到越南拍攝,還需要很多特效投資,電影公司不看好票房回報。

最後流媒體Netflix伸出援手,才讓本片得以拍攝。

這與去年Netflix發行的馬丁斯科塞斯指導的《愛爾蘭人》(Irishman)境遇十分相似。

當初《愛爾蘭人》也因爲是老年人爲主角,因需要把角色“變年輕”,後期特效花費很大,沒有電影公司接手才被Netflix拿下,結果入圍了多項奧斯卡獎。

斯派克·李說他對此並不感到驚訝,因爲之前他有過很多次這樣的遭遇,電影公司很多時候也不說明拒絕的原因,只是說劇本不適合。

好在目前有了流媒體加入競標,不少好萊塢老牌導演都從流媒體那裏找到新的希望。

當選爲今年戛納電影節評審團主席的斯派克·李原本還計劃在今年戛納電影節放映本片,成爲2017年《玉子》之後,首部在戛納放映的Netflix原創電影,用來緩和戛納和這家流媒體公司的關係。

戛納至今依然不准許Netflix報名參賽,《誓血五人組》也只能在非競賽單元展映。

只可惜,新冠疫情的到來,讓放映計劃也擱淺,目前本片已經上線Netflix。

不過也因爲疫情的關係,奧斯卡、金球獎都修改了規則,准許未在影院上映的電影報名參賽,《誓血五人組》還是有望角逐明年的北美頒獎季。

影片的優勢是符合當下現實,政治諷刺意味十足,且劇情具有足夠吸引力,同樣是展示戰爭殘酷,角度非常新穎;

但缺點則是前一個小時鋪墊太久,個別關於老兵的內容刻意煽情,讓影片整體過長。

北美媒體評價:

《名利場》: 影片節奏不太平衡,但每個角色都非常有深度和複雜性,角色對待一些事的態度在影片中也一直在變化,帶着觀衆體會他們所經歷的心靈創傷。影片有出乎意料的驚喜內容,但又令人悲傷,更多的是帶來反思。

《ScreenRant》:Delroy Lindo的表演太驚人了,他的角色寫的最有趣,也有多層次,不斷給人驚喜。越戰題材雖然陳舊,本片卻有很新穎的角度,令人看後驚喜不已。

《Entertainment Weekly》:斯派克·李的新片不如他上一部《黑色黨徒》那麼簡潔有力,但依然是尖銳又準確地剖析了人性,不僅回顧歷史也有對時政的批判,是贈予下一代的一份好禮。

《MovieWeb》:李再次使用了很多新聞紀實圖片和錄影去展示戰爭的殘酷,不乏血腥場面,但故事講得很有趣,還展示出了他驚人的旺盛精力。這部以老年人爲主角的電影非但不令人覺得疲憊,反而多令人激動人心的情節。

《New Yorker》:一部歷史片卻是以冒險片的方式呈現,從未有人這樣做過,但斯派克·李乾得很漂亮,令人過目不忘。

《Collider》:斯派克·李的新片試圖把《現代啓示錄》類的戰爭片與《印第安納瓊斯》類的冒險片結合,還加入了當今時政,而且還挺成功。

《Newsday》:斯派克·李的政治意圖很鮮明,而且角色很有趣,但故事講得有些亂,過於冗長讓人覺得難以抓住重點。

《Hollywood Reporter》:影片結構有點問題,但絕對是當今最重要的電影之一,沒人可以把這個題材拍得比他更好。

更多一手新聞,歡迎下載鳳凰新聞客戶端訂閱Ifeng電影。想看深度報道,請微信搜索“Ifeng電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