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意大利首部抗疫電影被批“發死人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21日 16:26   澎湃新聞

  自新冠肺炎爆發以來,意大利一度是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國家。迄今爲止,該國的累計確診病例超43萬,死亡36705例。日前,隨着第二波疫情的來襲,意大利的單日確診病例又重新衝破萬例。與此同時,一部名爲《意大利式封城》(Lockdown all’italiana)的喜劇電影開始在意大利全境上映。

  《意大利式封城》着眼當下,以新冠疫情肆虐下的亞平寧半島作爲背景,講述幾個普通男女在政府宣佈封城後的抗疫生活,是意大利誕生的第一部以新冠肺炎疫情爲主題的電影。

  按理說,這樣緊跟時事的作品,理應深受大家歡迎。只是,不知基於何種考慮,主創錯判形勢,自以爲是地將疫情主題與意大利老百姓喜聞樂見的男女偷歡情節硬是融合在一起,不僅沒能討得觀衆歡心,反而激起了方方面面的批評聲。大家紛紛譴責《意大利式封城》不該拿肉麻當有趣,以嘻嘻哈哈的態度來呈現已奪走數萬意大利人寶貴生命的新冠肺炎。

  《意大利式封城》共有四位主人公,多金的律師和貌美的超市女員工各有家庭,但兩人之間的地下情已持續有日,只是多虧保密工作做得好,雙方伴侶都被矇在鼓裏。但是,就在意大利宣佈全國進入封鎖狀態的那一天,兩人的姦情忽然曝光。接下來的整整兩個月的時間裏,一方面,他們不得不與各自配偶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不得不耐心忍受對方的質問與怒火;另一方面,迫於“禁足令”,這對野鴛鴦連見面的機會都很難獲得,萬般相思,愁腸寸斷。

  當然,在此基礎上,片中的四位主人公還得面對新冠疫情帶來的各種負面影響,超市女員工和她丈夫家境較差,夫婦倆在封城後無法上班,很快都失去了經濟來源。於是,她只得設法求助於當律師的情夫,而她丈夫甚至還想出了更爲極端的辦法……

  《意大利式封城》由今年71歲的羅馬人恩裏克·萬奇納(Enrico Vanzina)自編自導。萬奇納是意大利影壇頗有名氣的喜劇片編劇,曾創作過《五星級聖誕》等人氣作品。這一次的《意大利式封城》是他從影幾十年來初執導筒,原本希望這部講述疫情下偷情男女的喜劇片,能夠在這愁雲慘霧的日子裏“給意大利人民帶來一些希望”,結果卻反而落得了“不知輕重”和“發死人財”的罵名。截止發文,該片在電影評分網站IMDb上的分數僅有1.9分(滿分10分)。有網友憤怒地表示:“此時此刻,大家最需要的是安慰,是真善美,而不是像本片這種毫無意義的醜陋的電影作品。”

  恩裏克·萬奇納出生於電影世家,他的父親斯特法諾·萬奇納(Stefano Vanzina)——藝名斯特諾(Steno)——是上世紀中葉意大利家喻戶曉的著名喜劇導演,與諧星託託(Toto)合作拍攝過《警察與小偷》等多部經典作品,還在1968年與帕索里尼、羅西等幾位意大利名導演合作執導了一部拼盤電影——《意大利式狂想曲》。半個世紀之後,小萬奇納不知是不是受到父親這部電影的片名啓發,拍攝了這部《意大利式封城》,卻晚節難保,落下無數罵名。

  面對批評,導演恩裏克·萬奇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自辯說,他絕不會拿生命來開玩笑,之所以想到拍攝這麼一部電影,“是希望能給大家傳遞一些充滿希望的訊息,如果全國封鎖這種事情,連在電影裏開玩笑都開不得,那我擔心的不光是我這一部電影,我擔心的是所有的喜劇電影,以後是不是還有權利繼續存在下去了”。

  對於老導演上綱上線的說法,意大利影評界有着不同的看法。《國際銀幕》(Screen International)雜誌的特約影評人加布麗埃爾·尼奧拉(Gabriele Niola)指出:《意大利式封城》的問題主要還在於拍攝水平實在太差,許多喜劇梗也不好笑,根本就是爲了趕時事、搶快錢,完全不尊重電影藝術,也不尊重觀衆。

  意大利版《滾石》雜誌影評人喬瓦尼·羅貝蒂尼(Giovanni Robertini)也撰文指出:“用喜劇手法來處理封城的題材,我絲毫不覺得有什麼敏感,但《意大利式封城》的導演根本就沒花心思去表現疫情、封城帶給我們的變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偷情上,像這種老掉牙的喜劇片,早該被時代所淘汰了。”

  據悉,《意大利式封城》由意大利前總理貝盧斯科尼旗下的美杜莎電影公司製作發行,影片總成本只有同類作品的五分之一,拍攝週期也相對較短,宣傳時卻緊緊抓住了“第一部反映疫情下意大利人生活的電影作品”的噱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