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失意的“小丑女” DC似乎真不會拍組隊型電影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8日 01:41   澎湃新聞

《猛禽小隊和哈莉·奎茵》海報,又名《哈莉·奎茵:猛禽小隊》《猛禽小隊和哈莉·奎茵》海報,又名《哈莉·奎茵:猛禽小隊》

  繼《自殺小隊》和《正義聯盟》之後,DC超英電影系列迎來了第三部主打團隊集結的作品——《猛禽小隊和哈莉·奎茵》(Harley Quinn: Birds of Prey),儘管這部電影是延續《自殺小隊》的故事,但除了主角瑪格特·羅比之外,就再無其他原先的角色出場。不得不說哈莉·奎茵確實是《自殺小隊》這部平庸之作中爲數不多能夠讓人記住的亮點,因此爲這一角色打造單體電影似乎也是順利成章之事,然而看過本片之後就會發現DC某些固有的毛病依舊相當嚴重。

  或許是因爲缺乏如同漫威電影宇宙有凱文·費奇這樣一個能夠把控整體的人物,DC的電影宇宙始終處在一個依靠每部電影本色創作者才華的階段,與此同時還要寄希望於華納高層不要出面搗亂。在依靠相對較少的單體角色時,這樣的問題還不明顯,而一旦遭遇如今流行的“超英集結”類型作品時,DC這樣毫無規劃,指哪打哪的混亂就會盡顯無疑。

  《自殺小隊》當年的票房成績其實不算差,但口碑糟糕已經是無法爭辯的事實,之後曝光的消息也能看出導演和編劇之一的大衛·阿耶對於這個項目的把控程度之低,最後的成品完全不知所云。次年的《正義聯盟》則更是成就了最近十幾年最大的好萊塢大片懸案,扎克·施奈德被突然踢出整個項目,喬斯·韋登隨後接手將原始版本改到面目全非,直到去年年底,各路人馬都還在公開呼籲放出“渣導剪輯版”。

  《猛禽小隊和哈莉·奎茵》在片外的戲劇性似乎沒有那兩部那麼強,卻也遭遇了上映之後臨時改名的意外事件。實際上該片的原英文片名爲:“Birds of Prey: And the Fantabulous Emancipation of One Harley Quinn”,華納在中國臺灣地區給出的官方中文片名叫做《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中國香港地區則爲《猛禽小隊:解瘋小丑女》。但在首週末票房收入不佳之後,華納便將多數售票網站的電影票名改爲了《哈莉·奎茵:猛禽小隊》(Harley Quinn: Birds of Prey),試圖利用“小丑女”哈莉·奎茵這一角色的名氣來吸引更多觀衆進場。

《猛禽小隊和哈莉·奎茵》劇照《猛禽小隊和哈莉·奎茵》劇照

  這也正是這部電影的最大問題,原本所有人都在期待這是一部徹頭徹尾的“小丑女”哈莉·奎茵單體電影,但從最初的片名到成片,電影依然還是沿用了類似《自殺小隊》的思路,以一個最出彩的角色來串起主線,不斷引出相關角色以及最終的反派人物。其實哈莉·奎茵原本在漫畫中與猛禽小隊並無關係,因此整部電影更像是“哈莉·奎茵和猛禽小隊”,以至於直到電影最後一刻,一幫人才非常生硬地被集結在了一起,去面對一個從各個角度來看都非常單面相的反派。

  大概是受到《死侍》的影響,同樣爲R級的《猛禽小隊和哈莉·奎茵》也加入更多血腥暴力鏡頭和粗口臺詞,顯然這也是要與代表着DC女性角色“偉光正”形象的《神奇女俠》做出明顯的區隔。不過整部電影因爲全程以哈莉·奎茵的視角與旁白來串連,編劇似乎也想當然的將小丑女有“注意力障礙”的缺陷融入到了這種敘事當中,導致電影在敘事層面完全是一團亂麻,既缺乏應有的起承轉合,又在相當多的需要連貫性的打鬥場景上進行了錯誤的剪輯。

  作爲一部R級超英喜劇,整部電影在動作戲上還是有着比之前的DC超英作品進步的地方,打鬥中大量穿插的慢鏡頭,不時出現的定格畫面,加上不斷打破第四面牆直接與觀衆對話,還有通過超現實戰鬥場景,和被卡通化的暴力場面,各種元素的拼貼輔以豐富的色彩,使得這部電影在視覺效果層面依然足夠吸引眼球。

《猛禽小隊和哈莉·奎茵》導演閻羽茜(Cathy Yan,右)《猛禽小隊和哈莉·奎茵》導演閻羽茜(Cathy Yan,右)

  當然,整部電影的靈魂依然還是瑪格特·羅比飾演的哈莉·奎茵這一角色,她完全是依靠自己的表演賦予了陷入混亂中的小丑女另類的吸引力,一種具有極強諷刺意味和壓倒性掌控力的能量。作爲片中戲份最多且貫穿前後的主角,這個角色與生俱來的魅力和離奇的行爲模式得到了最大化的展現。在每一個有她出現的鏡頭中,觀衆都很難將自己的目光移向別處。但另一方面來說,這部電影對於哈莉·奎茵的展現依然是不夠的,從《自殺小隊》開始大家就期望看到更多,來到這一部電影裏這種期待依然沒有得到足夠滿足,同時瑪格特·羅比本人又是《猛禽小隊和哈莉·奎茵》幕後的製片人之一,但顯然她似乎還不夠“自私”,這也導致於這個人物來說,這樣一部電影反而還不如最近DC流媒體上線的《哈莉·奎茵》動畫所帶來的鮮明印象。

  至於這部電影所呈現的女性主義視角,如果站在《神奇女俠》和《驚奇隊長》的層面的確有所進步,但面對父權壓迫,女性以暴制暴真的是一條好的出路嗎?這當然不是一部爆米花超英電影能夠解答的問題,而電影對於反派有同性戀傾向的暗示,又將這種矛盾進一步複雜化,而顯然不論是瑪格特·羅比還是亞裔導演閻羽茜都沒有能力去給出類似去年《小丑》那般的多義性答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