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性侵案判決在即,電影大亨韋恩斯坦會否入獄?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8日 01:36   澎湃新聞

韋恩斯坦的代理律師唐娜·魯圖諾本案之前的紀錄是39勝1負。韋恩斯坦的代理律師唐娜·魯圖諾本案之前的紀錄是39勝1負。

  昔日好萊塢電影大亨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性侵官司上週已走到最後階段,控辯雙方都已做完總結陳詞。關於韋恩斯坦的強姦罪名是否成立,由十二人組成的陪審團將會在紐約當地時間2月18日(本週二)做出決定。

  本案自1月開庭以來,檢方共傳喚過六名證人,她們都聲稱自己曾遭韋恩斯坦不同程度的性侵。六人中,只有兩位是本案原告,正是她們針對韋恩斯坦的五項重罪指控,最終有可能將他送入監獄。原告之一,是曾經夢想成爲演員,但如今已轉行做起髮型師的傑西卡·曼恩(Jessica Mann),她指控韋恩斯坦曾於2013年3月在紐約曼哈頓逸林希爾頓酒店內強姦了自己;另一位原告則是曾在電視選秀節目《天橋驕子》(Project Runway)中擔任製作助理的咪咪·海爾伊(Mimi Haleyi),她指控韋恩斯坦於2006年在她位於紐約蘇荷區的公寓中強行對她口交。對於這些指控,韋恩斯坦悉數矢口否認。他堅持所有這些性關係,都是在兩情相悅、雙方同意的情況下發生的。究竟誰的話更爲可信,這成了陪審團需要決定的關鍵問題。

  本案自上月開庭以來,代理韋恩斯坦的著名女律師唐娜·魯圖諾(Donna Rotunno)便一再向陪審員強調,本案兩位原告作爲成年人,必須要爲自己的行爲負責任。她還反覆提醒陪審員注意,本案兩位原告在其自稱的性侵發生之後,仍與原告保持着長期聯繫,包括髮送措辭友好的電子郵件、主動要求能參加韋恩斯坦舉辦的派對、與他多次會面。

  在上週的總結陳詞環節,唐娜·魯圖諾又再度提醒陪審員注意:“坐在這裏的,是一個清白的人。本案開庭之前,你們或許會有一種發自肺腑的直覺,覺得哈維·韋恩斯坦是有罪的。但我想懇請你們使用你們紐約人的常識。你們要自己做決定,不管到了什麼時候,都不要屈服於外界的壓力。以往的歷史已經證明,你們就是這個國家中最後一道正義的防線,你們要抵禦住那些過分狂熱的媒體、過分狂熱的檢察官。你們才是最終做決定的人。”

  聽完她的總結陳詞,韋恩斯坦本人似乎顯得神情輕鬆起來,他甚至還在走出法庭時回答了一位記者的提問,表示自己對唐娜·魯圖諾的總結非常滿意。“我很喜歡,我稱之爲女王的演講。”這位曾憑藉影片《國王的演講》拿過奧斯卡獎的好萊塢出品人打趣說。

  被他贊爲“女王”的唐娜·魯圖諾今年44歲,來自芝加哥市。她是業內有名的性侵案專家,雖常常自詡爲“硬核女權主義者”,但自從由檢察官轉行成爲律師後,主打的卻是爲男性當事人辯護的性侵官司,在本案之前的紀錄是39勝1負,可謂“戰績彪炳”。

  在代理韋恩斯坦出庭時,她詞鋒犀利,針對兩名原告發起的連珠炮式的追問,曾讓傑西卡·曼恩難以剋制地抽泣起來,而另外還有一位證人更是在其高壓之下直接驚恐症發作,法官不得不暫時宣佈休庭。

  據現場旁聽的媒體報道,唐娜·魯圖諾的每一個問題結尾會加上一句“是不是”:“其實是你在操控韋恩斯坦先生,這樣你才能受邀參加那些奢華的派對,是不是?”“你其實是想要利用他手裏的權力,是不是?”她總是想方設法引導原告和證人做出不利於她們的回答,她質疑她們拜金物慾,撒謊成性,爲在圈內混出名堂而不惜違背良心與韋恩斯坦上牀。

  當然,對外,唐娜·魯圖諾絕不會承認自己是有意要威脅當事人。“讓她們經歷這些難受的時刻,這件事我也不想的,我根本不覺得這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那不是我的初衷。但我的工作,就是要提出問題。因爲不管什麼事情,從來就都不止有一個故事版本。”而她最厲害,或者說在原告看來最能顛倒黑白的一點在於,竟將本案被告韋恩斯坦說成是一位受害者:“哈維·韋恩斯坦是手握城堡大門鑰匙的那個人,那是一座人人都想要進入的城堡。所以大家都在利用他,利用他,利用他。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在唐娜·魯圖諾之前,韋恩斯坦爲應對本案,已先後用過兩個律師團,但均由男律師領銜主導。之所以最終決定由她擔任主辯律師,其目的不言而喻。正如魯圖諾接受媒體訪問時曾說過的,“如果換成是一位男律師,衝着女性原告問出我那些惡毒的問題來,大家一看就會覺得,這傢伙是在欺負人。但換成是我,旁人便絲毫不覺得有什麼問題了。”

  除了法庭交鋒之外,在澎湃新聞此前的相關報道中提到過的韋恩斯坦的助步神器,也在上週再度成爲了焦點。一邊廂,人稱洛杉磯班克西的街頭藝術家塑料耶穌(Plastic Jesus)在好萊塢星光大道上放置了一件裝置藝術作品——塗成金色的韋恩斯坦同款助步器,上面的吊牌還標註着“請交還給道具部門”的字樣。他將這件藝術品命名爲“最佳配角”(Best Supporting Role)。此處的“配角”一詞,還有着“助步”的含義,可謂一語雙關,顯出這位英國出生的匿名藝術家對於哈維·韋恩斯坦的不屑與諷刺。

街頭藝術家塑料耶穌以韋恩斯坦的助步器爲靈感的裝置藝術作品“最佳配角”。街頭藝術家塑料耶穌以韋恩斯坦的助步器爲靈感的裝置藝術作品“最佳配角”。

  而在法庭上,檢方一度也使用“道具”來形容這個助步器,並因此引來辯護律師的強烈抗議。他們甚至表示,希望法庭能傳喚韋恩斯坦的治療醫師出庭作證,以證明被告並非是在作秀博同情,但這項請求最終並未被法官准許。

  對於被告來說,這樣的結果自然不太理想。畢竟,陪審團也都是活生生的人,做判斷時看人證、物證,但或多或少也會受到媒體和民意的影響。如果外界普遍認定韋恩斯坦的助步器就是做戲的道具,也難保他們不會受到影響。畢竟,這七男五女的陪審員都來自於紐約地區,平時受到《紐約時報》等自由派媒體的影響和浸淫肯定要比美國內陸地區的普通人更多,或許也更傾向於接受反性侵運動和各種女權運動的主張。這些,都是唐娜·魯圖諾及其團隊最爲擔心的。

  電子郵件與新證人陷控方不利

  當然,對於控方不利的因素,其實也有不少。

  最直接的一項證據, 便是唐娜·魯圖諾他們收集到的大量的電子郵件,足以證明幾位女性受害者在性侵發生之後仍與韋恩斯坦有着不同程度的聯絡。魯圖諾就曾特意拿出署名傑西卡·曼恩的一封電郵,內附“想念你這個大個子”(Miss you big guy),指出“這可不是我們想象中你會寫給強姦了你的人的話”。而對此表述,曼恩則回應說:“我承認這些電子郵件都是我寫的,我承認這是一件很複雜,很難解釋清楚的事情,但是,這並不能改變他強姦了我的事實。”

巴西女演員塔麗塔·邁亞出庭,證詞對控方不利巴西女演員塔麗塔·邁亞出庭,證詞對控方不利

  另外,上週辯方找到的一位證人也對控方相當不利。這位名叫塔麗塔·邁亞(Talita Maia)的巴西女演員當年曾做過傑西卡·曼恩的室友,她作證說,曼恩所說被韋恩斯坦強姦的那晚,她其實也在現場!

  邁亞表示,當晚正是她駕車帶室友去了逸林希爾頓酒店,後者約了韋恩斯坦在那兒的酒廊見面,說是要談電影《吸血鬼學院:嗜血姐妹》(Vampire Academy,2014)的事。稍後,酒廊要關門了,韋恩斯坦和曼恩便邀她一起去樓上韋恩斯坦的長包客房。“我起初覺得有些尷尬,但他倆讓我放心,只是隨便坐坐。再說,我也不可能一走了之。是我開車送她來的,等在樓下也不太可能,一個人坐在大堂裏,說不定會被人當成是接客的。”

  上樓進房之後,邁亞說她一直在外面的客廳裏一個人看電視,而室友傑西卡·曼恩則和韋恩斯坦在臥室內發生了關係。“他們在裏面待了十分鐘,時間不算很久。”邁亞作證說,“十分鐘後他們兩人走出了臥室,看上去一切都很正常。我開車帶她回家的路上,傑西卡·曼恩表現的也和平時一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