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羅傑·迪金斯用“樸實”征服全球名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2日 17:29   新京報

  在第92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歷史上一共15次提名的攝影大師羅傑·迪金斯收穫了他的第二尊小金人。

  從《肖申克的救贖》《美麗心靈》《老無所依》《朗讀者》《銀翼殺手2049》到最新戰爭片《1917》,羅傑·迪金斯作爲當代最好的電影攝影師之一,堅持在自己的電影作品中不斷挑戰和創新。早在2010年,美國電影攝影師協會就將終身成就獎頒給了他。

  羅傑·迪金斯1949年出生於英國,由於對攝影的興趣,在上學期間轉入國家電影和電視學院系統學習電影攝影。他從紀錄片和電視短片做起,1984年以攝影執導的身份參與電影《1984》,逐漸被公衆熟知,其後他合作的都是當今最知名的導演,科恩兄弟、維倫紐瓦、薩姆·門德斯等。

  風格

  鏡頭“樸實”,構圖精緻

  1995年,迪金斯憑藉《肖申克的救贖》獲得首次奧斯卡最佳攝影提名。安迪越獄後張開雙臂迎接傾盆大雨的鏡頭,成爲了影史最經典的鏡頭之一。

  迪金斯堅持着自己以角色和故事爲基本出發點的原則,而不讓畫面的形式本身超越故事存在,他曾說:“沒有什麼比一個炫耀賣弄的鏡頭更糟糕的了。”他不喜歡使用多臺攝影機,不愛用變焦鏡頭,也不喜歡後期調色,永遠以“樸實”風格爲先。

  迪金斯有着靜止攝影師的精緻構圖感和紀錄片導演的自然感覺,這些看似“樸實”的風格反而令他鏡頭下的畫面有着令人難以置信的藝術精確性。也許因爲他的自然主義攝影太過完美,以至於很多時候都被人忽視“自然”後的精緻,雖然他擔任攝影的電影獲獎無數,但直到2018年,69歲的他才憑藉《銀翼殺手2049》第一次拿下奧斯卡最佳攝影獎。

  與科恩兄弟合作

  用簡潔自然襯托黑色瘋狂

  羅傑·迪金斯與科恩兄弟的合作始於1991年的《巴頓·芬克》,至今已經合作十二部長片。這其中包括《冰血暴》《老無所依》《大地驚雷》《逃獄三王》等。

  獨立電影出身的科恩兄弟由於資金有限,會花大量時間在堪景和故事板的繪製過程上,甚至連構圖和攝影機的運動軌跡都要一絲不苟地早早設計好。迪金斯很快適應了他們的工作方式,改變了以往將故事板作爲現場拍攝參考的方式。科恩兄弟的電影大多黑色複雜甚至瘋狂,迪金斯則堅持簡潔自然,接近自然光效的攝影原則,不讓影像喧賓奪主。在拍攝《缺席的人》之前,科恩兄弟曾建議迪金斯用老式黑白膠片來拍攝這部黑白電影,迪金斯卻有自己的想法:“我不管怎樣都會用動態範圍有優勢的彩色膠片拍攝,後期再轉成黑白畫面”。

  與維倫紐瓦合作

  不後期調色,燈光用到極致

  2013年起,迪金斯與丹尼斯·維倫紐瓦成爲新搭檔,兩人先後合作完成《囚徒》和《邊境殺手》兩部作品,並憑藉三度合作的《銀翼殺手2049》獲得第90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攝影獎。

  爲了表現鏡頭呈現的真實感,迪金斯一貫堅持所有光影、色彩,都要在現場鏡頭裏拍攝完成,而不使用後期調色的方式,這在《銀翼殺手2049》中也發揮到了極致。片中充斥着濃重橘色霧霾的拉斯韋加斯,是迪金斯參考了一些霧霾城市的圖像後,在拍攝現場混合兩組不同顏色的燈光做出來的效果。他認爲:“我們可以用綠幕和後期完成特效,但它永遠不會那樣真實。我們通常是用灰板或反光材料環繞佈景來得到想要的效果。視效組於是得手工摳像,但現在摳像比過去容易多了。至於外景地的戲份,我認爲可以用綠幕,因爲不會影響前景,但在近距離之處爲了色調我是不會妥協的。”該片的美術加斯納稱:“燈光中的一切對羅傑而言都是角色。這部電影是他對燈光強大的把控能力的佐證。”

  與薩姆·門德斯合作

  手持攝影,與角色形成互動

  羅傑·迪金斯與薩姆·門德斯的合作始於2008年的《革命之路》。其後兩人合作的《007:大破天幕殺機》,從霓虹閃爍的摩天大樓大戰,到倫敦地鐵的追逐,場景的豐富程度令人瞠目結舌,迪金斯讓這些攝影棚內拍攝的內容擁有了真實的力量。

  在與薩姆·門德斯合作的最新戰爭片《1917》中,羅傑·迪金斯再一次突破自己的極限。《1917》並非真正意義上用一個鏡頭拍攝完成整部影片,而是利用剪輯點和特殊技術手段,將鏡頭銜接在一起,營造出一鏡到底的觀感,以達到影片沉浸式的體驗。

  早在2005年與門德斯一起拍攝電影《鍋蓋頭》的時候,迪金斯就在幾乎所有的戰區拍攝採用了手持攝影的方式,以便讓鏡頭與角色形成互動,強調鏡頭的存在感。這些鏡頭方式在《1917》中更加突出和成熟。由於在劇本階段就已確定要用一鏡到底的拍攝手法,迪金斯與門德斯共同開始了創作,兩人花費了很長時間談論腳本和想法,並且開始在實地“彩排”,以便了解每個場景所要花費的時間和每個動作之間間隔的時間,迪金斯則拿着一臺小型索尼手持相機拍攝所有的照片。迪金斯認爲,讓演員和攝影機保持同樣的節奏,所有人都處於同一個情境之中,正是這部電影的美妙之處。

  新京報記者 李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