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克里斯汀·斯圖爾特:不想成爲焦點的好萊塢酷妞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19日 14:54   新京報

  克里斯汀·斯圖爾特今年29歲,自1999年出道以來,已經在20年之內主演和參演過53部電影,新版《霹靂嬌娃》就是她履歷表上第51部作品。身爲當代好萊塢最著名的女演員之一,如此高產歸根結底還是來自於她一直強調的:“我愛表演因爲我喜歡講故事,我喜歡出現在那些講述好故事的電影裏。其實我對成爲好萊塢明星沒有那麼大的興趣,對我來說這就是一份工作,你懂的。當你每週七天早晨6點就要起牀開工,這種感覺其實就是艱苦勞作。”

  這份對錶演的赤誠和對名利的淡漠讓她成爲全好萊塢最酷的女孩兒,她的酷不僅體現在訪談中的直言快語;也體現在戛納紅毯走到一半實在受不了而蹬掉高跟鞋,慶功宴上穿着匡威就出場了;還體現在她當年因爲《暮光之城》成爲片酬最高的女演員之一時,爲了演獨立電影而主動降薪。

  8歲參演電影,雖然出鏡只有2秒鐘

  克里斯汀·斯圖爾特生於一個好萊塢業內家庭,父親是舞臺經理和電視製作人,曾任職於福斯電視臺;母親是劇本指導,曾執導過一些獨立電影,包括女兒語音客串的《K-11》。斯圖爾特曾想過長大後可能任職編劇或者導演,在這個成熟的產業鏈中繼承父母的專業,成爲一名幕後英雄,卻從未想過自己會成爲一名演員:“我從未想過成爲全場焦點。但我一直有在練習簽名,不管是什麼東西我都特別樂意在上面簽上自己的大名。”

年少時的克里斯汀·斯圖爾特。年少時的克里斯汀·斯圖爾特。

  人生的岔路早在她8歲那年就出現了,一名星探看到了她在學校聖誕日的表演,覺得小妮子大有前途。1999年那部電視電影《小美男魚》正好是斯圖爾特媽媽負責劇本,她去探班,發現片場全是同齡的小朋友,“哇,我也想跟他們一起玩,爲什麼我要回學校呢?”於是她留在了片場,在人生第一部電影裏出鏡了2秒鐘。用她自己的話來解釋,這段經歷證明她在理解什麼叫表演創作衝動之前,就已經身處這個環境中,並體驗實踐了。

  有趣的是,電影上映後她經歷了一小段尷尬,一些同學認出了她,小朋友們的反應並不是羨慕而是詫異“什麼?那你是誰?”“所以你現在是演員了嗎?”——總之她在很小的時候就發現自己並不喜歡成爲公衆人物所帶來的副作用,那些圍觀和多餘的注意都令她感到不適。但她還是忍不住想要表演,這之後,她又客串了一些獨立電影,吸引了業內的關注。

  驚悚片裏搭檔朱迪·福斯特,挺酷

  斯圖爾特11歲那年的生日是在驚悚電影《戰慄空間》劇組度過的,她在片中飾演朱迪·福斯特身邊那個男孩子氣的女兒,單親媽媽帶着身患哮喘的女兒面對古怪房子裏的不速之客。“每次工作滿9個小時後,工作人員會說你該回家了,可是我不累啊,我挺好的,就讓我留在片場好不好?”

電影《戰慄空間》中斯圖爾特飾演朱迪·福斯特的女兒。電影《戰慄空間》中斯圖爾特飾演朱迪·福斯特的女兒。

  這部電影上映後輿論反響褒貶不一,但無一例外都在誇讚鏡頭裏十歲出頭的小姑娘演得好!她也因此獲得了一些新人獎提名。

  “對我來說,拍攝前的準備永遠都是不夠的,只有當我以角色的身份說出第一句臺詞時我才知道自己是不是準備好了。我記得當時有一場戲把大家都嚇壞了,人們都覺得我小小年紀肯定會因此受到一些創傷,但我記得自己當時的反應其實是,挺酷的,沒事啊!”

  在斯圖爾特的觀念裏,她拍攝和製作的電影既不是給孩子看的,也不是給成人看的,電影就是電影,不應該成爲某種貼上年齡標籤的商品。

  她還挺感謝自己年少出道的經歷,“我在很小的時候就達成了一些成就,這其實影響到了我後來的人生,因爲你明白自己擅長做什麼事情,以及願意待在哪個領域。”

  8歲的她在片場決定了自己要走這條路,後來她幾乎是搬進了劇組,連高中都是靠着遠程私教來完成的,也沒有上過大學。

  假小子成暮光女,就像一場成人禮

  2008年電影《暮光之城》的橫空出世標誌着青少年文學改編風潮的興起,其後涌現了《飢餓遊戲》《移動迷宮》等一系列同類改編作品,在長達十年的時間之內影響着流行文化的風向。大部分觀衆認識克里斯汀·斯圖爾特是通過該系列,這個吸血鬼女友的角色爲斯圖爾特奠定了銀幕基礎印象,在電影連映的四年內她就是人們心中那個羞澀懵懂的少女,在吸血鬼和狼人兩大帥哥的庇護之下,以一己之力顛覆了吸血鬼世界的秩序,標準的霸道總裁甜寵文設定。但其實,真實的斯圖爾特並不是大家心目中那個暮光女孩。

《暮光之城》系列在全球範圍內掀起了一陣“吸血鬼熱潮”,也讓更多人認識了克里斯汀·斯圖爾特。《暮光之城》系列在全球範圍內掀起了一陣“吸血鬼熱潮”,也讓更多人認識了克里斯汀·斯圖爾特。

  拍首部《暮光之城》的時候她17歲,上映時她18歲,某種程度上也像是一場成人禮,標誌着她的銀幕形象從假小子向女性化轉變。縱觀她這53部電影,“女性化”的角色其實很少,她更多還是在扮演那些並不帶有明確性別標籤的,深陷困境和泥潭的角色。在《暮光之城》之前,她長達9年的職業生涯其實都在演劇情類電影,這是她第一次主演針對青少年市場的浪漫題材作品。結果一戰成名,一演就是四年,並在系列終章的時候迎來個人演藝事業片酬的巔峯,高達1250萬美元,再加上7.5%的票房分成。

  這個系列的成功讓很多觀衆對她產生了誤解,以爲她就是好萊塢產業內衆多商業片甜妞之一,但其實她內心永遠都是那個癡迷表演工作的獨立電影咖,就算在代言吸血鬼女友的黃金四年期間她也陸陸續續演了不少獨立電影,甚至爲了出演2010年上映的《逃亡樂隊》主動削減片酬。

電影《逃亡樂隊》電影《逃亡樂隊》

  被衆人渴望的愛情,變得不再真實

  羅伯特·帕丁森和克里斯汀·斯圖爾特作爲《暮光之城》系列的男女主角,身上寄託了很多粉絲的期待,大家都希望他們在一起。“人們太過渴望看到我們在一起了,以至於我們的關係變得好像一種商品,可以用來提升娛樂價值,再不像真實的生活。令我噁心。”斯圖爾特在這四年之內不斷被問到與帕丁森的戀情,但是她永遠是一副“私生活與你無關”的態度守口如瓶。

  直到拍攝《白雪公主與獵人》期間,被拍到她與導演魯伯特·桑德斯的親密照片,好萊塢這對金童玉女情感破裂,犯錯的女方一時間成爲衆矢之的。後面還有一段分分合合的撕扯,但最終他們也沒能冰釋前嫌擁抱彼此,令人惋惜;而斯圖爾特也終究走上了另外一條情感的道路,不再是那個習慣性隱藏私生活的女藝人了。

羅伯特·帕丁森和克里斯汀·斯圖爾特羅伯特·帕丁森和克里斯汀·斯圖爾特

  拋開恩怨情仇,這兩位主演後來都在獨立電影圈成就了一番事業,活成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樣子。簡單理解,他們都不是《暮光之城》這一卦的人。帕丁森曾公開表達過對該系列的不屑,斯圖爾特的態度相對溫和,很多年之後她的說辭仍然是:“任何人想要罵《暮光之城》爛,我都可以理解。但對我來說這次經歷給我留下了無盡的驕傲感,那些合作的經歷,仍然讓我感覺很好。”

  命運最終將兩人引向了戛納電影節這一獨立電影和藝術電影的天堂,2018年帕丁森主演的《好時光》入圍主競賽單元,而斯圖爾特在這一年成了戛納評委;後來斯圖爾特主演了翻拍的《霹靂嬌娃》,而帕丁森也被任命爲重啓版《蝙蝠俠》的主演,兩人在商業上的成就也達到了類似高度。

  並非表演型人格,更不想成爲明星

  “我不想成爲安吉麗娜·裘莉,我知道她美麗且有才華,而且令人欽佩,但我對成爲明星真的沒有興趣。我不是那種典型的表演型人格,但與此同時我又極其渴望展示自己。我希望被理解,被看到,而且我希望以最原始,最純淨,最赤裸的方式做到這一點。”斯圖爾特渴望多演一些《逃亡樂隊》《依然愛麗絲》《錫爾斯瑪利亞》這樣的作品,雖然角色的設定可能和她本人南轅北轍,但在進入角色的過程中她能獲得更多的創作靈感。於她而言,表演創作就是這樣一種私人又公開的藝術體驗,每次靈感迸發的那一瞬間都是幸運,她也因此獲得了許多表演上的誇獎和榮譽。

  許多年之後,憑藉着這份執着,斯圖爾特被獨立電影和藝術電影的世界所接納,去年只有28歲的她更是被戛納電影節主席福茂親自邀請成爲評委。“無論多麼經驗豐富的業內人士,來到這裏都會起一身雞皮疙瘩。戛納就是聖殿,這裏就是每天早晨叫醒我們的夢想之地。福茂是我所仰望的人,我希望自己的言行舉止令他感到驕傲。在來的路上我補全了所有人的電影,我可不希望被視作某個美國來的笨小孩,我希望他們感覺到我已經準備好成爲一個成熟的評委。審片的那段時間就像爲期十天的電影課。”

  叛逆者的自我表達

  成名以來,斯圖爾特經歷了很多風波。尤其當她摘掉“暮光女”的形象,剪短自己的頭髮並且染成各種豔麗的顏色開始,她就被視作當代好萊塢年輕女性的一個標誌,一個不服從於主流審美,不服從於商業價值,和大多數好萊塢女星迥異的年輕女性。“作爲一個女人,如果你不開心,剪短長髮,就會被說成又怪又醜。可我現在自在多了,我不想披上明星的皮囊,很多人問我爲什麼就不能演演。事實上我並不是不懂感恩,也沒有不開心,我真的很愛每一個合作伙伴,也明白自己運氣好,可我就是對名氣沒有興趣。”

《來游泳》片場照《來游泳》片場照

  斯圖爾特對自己的期待就像是伊麗莎白·班克斯(《霹靂嬌娃》導演),一個有獨立意志的女性,一個演而優則導的文藝界工作者。“至少她從來不認爲我是個怪人。”繼2017年執導的實驗短片《來游泳》之後,接下來她還有一部名爲《水之年華》的長片導演處女作正在製作過程中,也是探討人性的獨立電影。她旺盛的創作慾望終於將她領回了自己年幼時的夢想,那就是像父母那樣,成爲一名幕後英雄。

  [新鮮問答]

  新京報:都說《霹靂嬌娃》裏你是最懂導演的人。

  克里斯汀·斯圖爾特:我從小就看《霹靂嬌娃》的電視、電影,能拍這部電影,去延續女性精神,我很開心。伊麗莎白·班克斯讓我感到無所不能,尤其這次拓展了《霹靂嬌娃》的世界,天使們聲勢更大了,人數更多了。班克斯導演真的很有趣,我會問她一些關於臺詞的問題,當然我也會演砸,會情緒煩亂,然而她總是能理解我,幫助我進入角色。

電影《霹靂嬌娃》劇照電影《霹靂嬌娃》劇照

  新京報:有沒有比較遺憾的地方呢?

  克里斯汀·斯圖爾特:有一段羣舞的橋段,稍微帶點兒迪斯科色彩,但是又比迪斯科的節奏稍快一些,不過我已經盡力了。

  新京報:工作的意義對你來說是什麼?

  克里斯汀·斯圖爾特:當我工作的時候,我需要有一個強烈的認同感。如果因爲一些私事、外在因素或者情緒化等問題導致某天不順,讓我感覺低落,但這一天,你告訴我無論如何都必須去工作,我就會覺得很幸運。

  新京報:你眼中的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

  克里斯汀·斯圖爾特:儘管有時生活不順很糟心,但無論這些情緒多麼強烈,都只是轉瞬即逝,我自認很擅長做一個快樂的人。

  撰文/道臣嵐

  部分採寫 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