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大衛芬奇力挺中成本電影 認爲其能定義大製作方向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1月16日 00:05   北京新浪網

  新浪娛樂訊 導演大衛·芬奇在與《每日電訊報》的採訪中,以《小丑》爲例稱如今傳統大電影公司們不再願意冒險,不願意再去拍中型成本、有挑戰性的電影,去真正反映如今的文化、人們擔憂的問題。

  芬奇談到他這些年爲何傾向於做劇和與流媒體合作:“我想現在電影公司們很高興說:我們會花2.5億美元拍這個,花400萬美元拍那個,兩者中間的所有項目就留給別人了。我想他們很樂於放棄這個部分。但我也認爲中成本、有挑戰性的電影有助於定義更大製作的電影的方向。”

  他說:“我們如今的情況的現實是:五大家族(《教父》的五大家族,映射好萊塢大電影公司)不想再拍不能拿10億美元票房的東西了。”表示大電影公司們不願意參與中成本影片競爭,也就砍掉了他做的那種電影,而如今流媒體提供的是一個平臺,供“那種真正反映我們的文化、探討重要想法——‘我們現在的形勢是怎樣,人們所焦慮、心裏沒底的到底是什麼’——的電影”生存,“這種電影五年前根本沒法存活。”

  芬奇以《小丑》爲例子,表示華金·菲尼克斯飾演的主角形象,是把《出租車司機》和《喜劇之王》的兩個主角(都由羅伯特·德尼羅飾演)混合在了一起,再讓他陷入對精神病患者的背叛,希望推出去能賺到10億票房。“我確信華納兄弟認爲以一定的製作成本,並找到正確的演員卡司,再找德尼羅一起,這部電影可能能賺兩到三倍的錢。但是我不能想象如果是在1999年,會拍出這部電影。”

  1999年芬奇推出了同樣聚焦有精神疾病的角色的《搏擊俱樂部》,如今他表示,認爲該片在1999年能拍出來是一個奇蹟。跟華納希望《小丑》賺大錢的想法相反,芬奇稱當時電影公司的人對《搏擊俱樂部》的看法基本是:“我們的職業生涯要完蛋了。”

  他也回憶起自己另一部作品——2014年的《消失的愛人》,表示要不是指出了該片小說原作很暢銷,那麼根本不可能讓這部“有一個刺耳、漸弱的結尾的電影”拍出來。

  他還表示在考慮做一部關於互聯網“抵制文化(cancel culture)”的迷你劇,“它的核心是關於我們現代社會如何估量‘道歉’,如果你做了一個真摯、發自內心的道歉,而沒人相信。那你算道歉了嗎?這是一個讓人憂心的想法,但我們生活在一個讓人憂心的時代。”(文/孟卿)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