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趙婷《無依之地》:格外動人的公路旅行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4日 01:47   北京新浪網

  在趙婷新作《無依之地》中,飾演女主角Fern的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在一場戲中路過某個美國西部小城的電影院,而影院上映的唯一一部電影是《復仇者聯盟》。據IndieWire報道,《無依之地》於2018年秋天在美國西部開機,幾乎與此同時,漫威官宣趙婷將指導漫威下一階段影片之一《永恆族》。《無依之地》中一閃而過的《復仇者聯盟》是一個巧合,還是趙婷本人的玩笑?無論如何,在定檔明年初的《永恆族》上映之前,這部此前水花不大的《無依之地》將會鎖定今年奧斯卡的種子選手。我們甚至可以期待,在奧斯卡越來越重視多元化的今天,趙婷是否會成爲提名奧斯卡最佳導演的第一位華人女性。

  由趙婷一人身兼導演/改編劇本/剪輯的《無依之地》有着非常明確的時代背景:2011年,美國內華達州一個小鎮由於賴以生存的工業破產,小鎮連郵編都要被抹去——諷刺的是,小鎮竟然名爲“帝國”(Empire)。“帝國”居民Fern在失去了事業和丈夫後,離開生活多年的小鎮開始了橫跨美國西部的公路旅行,其間不時打零工維持生存。本片連同趙婷兩部前作《哥哥教我唱的歌》和《騎士》可以被看作三部曲:三部電影都根植於趙婷在美國中西部的生活經歷,都大量採用非職業演員飾演自己從而讓影片中有大量紀錄片風格的對話場景,內容上聚焦全球資本主義時代被遺忘的邊緣個體,攝影風格也都深受泰倫斯·馬力克影響。相比前作,《無依之地》在很多方面完成度更高。攝影指導,同時也是趙婷的男友Joshua James Richards用大量遠景和超遠景刻畫了美國西部從內陸到西海岸的景觀。更明顯的是,《無依之地》要解決的新問題在於,既然本片是女主角獨挑大樑,那麼如何讓職業演員和非職業演員互動和融合。影片的剪輯節奏某種程度上回答了這個問題:本片始終跟隨Fern的視角,反覆刻畫她和一路上遇到的朋友互動過後回到路上,回歸孤獨。主演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在加入《無依之地》前兩個月剛剛憑《三塊廣告牌》捧走她第二座奧斯卡影后獎盃,《無依之地》也基本延續了她的表演風格。影片中不乏一些極爲樸素粗糲的場景,比如女主角在自己的房車裏用她自己搭建的簡陋廁所;但在接地氣風格之外令人難忘的是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的眼神。她的眼神中時時可以看出對“是否堅持流浪生活”的動搖,這讓全片沒有簡單地變成某種硬核生存秀。不過,《無依之地》全片沒有原創配樂,而是直接使用了意大利新古典作曲家Ludovico Einaudi的作品。本片片尾的音樂是曾在《觸不可及》中出現的Una Mattina,多多少少有些違和感。這可能令Einaudi的粉絲費解。使用現成配樂,讓影片冒了給觀衆留下“沒時間做後期匆匆結尾”這一印象的險。

  趙婷在繼承馬力克影像風格的同時,在精神上反叛了馬力克堅持的基督教式核心家庭價值。而全球資本主義下女性流浪者的主題,又呼應了阿涅斯·瓦爾達“拾穗者”的精神,又或是肯·洛奇式的社會現實主義批判。這些主題上的突破都讓《無依之地》格外動人。《無依之地》的結構同樣令人回味。和前作《騎士》類似,主角都在兩種生活之間舉棋不定。《騎士》結尾中布雷迪放棄了可能讓他付出生命的牛仔運動選擇了回歸家庭,而《無依之地》在結尾的處理上看似與《騎士》一致,實際上更加開放。影片結尾Fern回到了帝國小鎮,撫摸灰塵滿布的舊居;而最後一鏡是她駕車繼續行走在路上。“回到小鎮”也許不一定是女主角最後做出的選擇,影片的結尾也許是和開頭銜接,讓全片形成了環形的結構,而所有人都在這其中沒有出口。

  (愛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