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看了《受益人》,想爲柳巖點個贊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8日 01:27   澎湃新聞

  注意:本文有嚴重劇透

  電影《受益人》上映前,理所當然的,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大鵬[微博]。無論從造型還是性格上來說,看得出,大鵬想要轉型的心情,是越來越強烈了。

  大鵬的走紅,是從《屌絲男士》開始的。這是他的幸運,但也在某種程度上限制了他的定位。從《煎餅俠》一路走到《縫紉機樂隊》,大鵬賺到了名氣和地位,但他並沒有滿足於扮演大銀幕上的“小丑”。

  於是,在《鋌而走險》裏,我們已經看到了一個不同於以往的大鵬,儘管他的改變,未必會讓所有人感到滿意。而在這部《受益人》裏,大鵬總算找準了方向——扮演一個掙扎在社會底層和道德底線的落魄中年男人。

  懦弱無能、良心未泯,本片男主人公吳海,顯然比大鵬之前扮演過的所有角色加起來還有深度。值得讚賞的是,大鵬沒有刻意賣慘,而是用一種比較生活化的表演方式展現小人物的那點喜怒哀樂。不管這一回他的表現是不是能得到公衆的肯定,但必須要承認,大鵬在藝術上還是有自己的追求的。

大鵬飾演吳海大鵬飾演吳海

  只是,平心而論,本片中的“殺妻騙保”和“假戲真做”都算不上十分新鮮的梗,本片的劇情走向和反轉設計,也沒有給觀衆帶來多大驚喜。而男主吳海的人物性格,更有前後矛盾的地方。

  比方說,電影一開場,就用一幕碰瓷戲介紹了吳海和鍾振江的特點。但和後者一壞到底的表現相比,吳海反倒顯得有些虛假。騙了車主一大筆錢,卻又要在鍾振江面前顯示自己還有“良心”。同樣的,和嶽淼淼的初次見面,竟然因爲撇下女方一跑了之,被罵上一聲“渣”,實在是一點也不冤枉。而願意參加鍾振江的邪惡計劃,到底是爲了給孩子治療疾病,還是爲了滿足自己的貪念?總之,不少橋段的彆扭設計,都讓吳海在影片後半段的轉變缺少了一點說服力。

  恐怕,這還是因爲本片的編劇和大鵬一樣,對底層小人物的生活缺乏深刻的理解。如果說,“煎餅俠”是一場做給底層青年看的美夢,那麼,“吳海”更像是一碗味道還不錯的心靈雞湯。身爲小人物,只要改邪歸正,和自己愛的人好好過日子,就是幸福的——影片的主題最後落在類似“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層面上,無疑是令人感到遺憾的。

柳巖飾演淼淼柳巖飾演淼淼

  但一位演員的橫空出世,力挽狂瀾,拯救了整部影片。恐怕,沒有人能想到,本片最大的亮點不是大鵬,而是柳巖[微博]。光看預告片,我還以爲,柳巖又會像往常一樣,在電影中扮演一個花瓶,打打醬油,成爲大鵬的陪襯。

  然而,事實給了我一記響亮的耳光。柳巖在本片中的表現,真正詮釋了何爲“人戲如一”。我想,如果柳巖願意的話,真應該以本片爲起點,向成爲更優秀演員的目標努力。

  最讓觀衆動容的一場戲,必然是柳巖扮演的嶽淼淼在直播中卸妝的一幕。聯想到柳巖的演藝和生活經歷,這位時刻生活在大衆“審視”目光下的美女,必然能夠和在直播中大打擦邊球的嶽淼淼相互理解。

943

  近年來,柳巖似乎已經很少在銀幕上展現自己“性感”的一面。這裏面既有社會文化的影響,也有自身年齡漸長的無奈。但可以肯定的是,觀衆似乎已經習慣於把柳巖視作一種“符號”,卻漸漸忘記了,她也是一位有血有肉、有愛有恨的普通女人。

  在本片裏,當嶽淼淼對吳海表示,哪怕一個男人不夠有錢,但只要有100塊,願意給她花99塊,她就會真心愛他。不知怎麼的,那一刻,我總覺得說話的不是嶽淼淼,而是柳巖本人。

  而當柳巖,哦不,嶽淼淼在鏡頭前一邊卸妝,一邊笑着說,“我不是本命年24歲,我已經38歲啦”時,我也在一瞬間屏住了呼吸。1980年出生的柳巖,真的已經不再年輕了。但在大銀幕上大膽和自己扮演的角色一起,袒露心跡,直麪人生,試問,如今又有幾位女演員能夠做得到呢?

637

  今年,一場關於中年女演員到底有沒有戲拍的大討論,曾經在輿論場上掀起不小的波瀾。在那場風波中,柳巖沒有發聲,始終沉默。其實,大多數人大概都忘了,依舊美麗的柳巖,也已年近不惑。此時此刻,我想,她不必再說一個字。本片裏的表演,已經爲她今後的人生,做了最生動的註腳。

  本片結尾,嶽淼淼來到了男主朝思暮想的海南,洗盡鉛華,自食其力。透過望遠鏡,她又看到了站在海邊的男主。要知道,在相隔的多年間,她沒有改嫁,沒有變心,還撫養起了男主的孩子。和男主遊移不定的道德水平相比,女性柔韌卻又堅強的力量,勝過一切語言。

  在望遠鏡的一邊,吳海站在大海里若有所思,而望遠鏡的另一邊,柳巖,哦不,嶽淼淼沒有流下眼淚,沒有面部抽搐,只是淡淡地微笑。那一刻的嶽淼淼,要比“性感”的柳巖,更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