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江姐”於藍的藝術家庭:一家子都是電影工作者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7日 23:31   新京報

  電影表演藝術家於藍於昨晚(6月27日)九點零七分逝世,享年99歲。於藍曾經被文化部評選爲新中國“22大電影明星”之一,在中國銀幕上留下了“江姐”的經典形象。於藍的家庭充滿藝術氣息,他的丈夫和兩個兒子都是電影工作者。她的丈夫田方是《英雄兒女》中的“王政委”,兩人培養了兩個出色的兒子,大兒子田新新是一名優秀的錄音師,小兒子田壯壯則是中國第五代導演代表人物。

  晚年的於藍經歷過多次大手術,但依然積極樂觀,保持良好的生活規律,頑強地與疾病抗爭。家庭的美滿和諧是她的最大精神支柱,三代同堂,圍坐在一起談天說地,是於藍晚年感到最快樂幸福的時刻。

  編者注:以下部分文章摘錄自2011年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的圖書《於藍自述》。

  丈夫田方

  十月革命勝利紀念日舉辦婚禮

  於藍的丈夫田方也是一位著名演員,比於藍年長10歲,觀衆最爲熟悉的銀幕形象是1964年他在影片《英雄兒女》中飾演的軍事指揮員王政委。兩人的結識是在延安,都是在1938年奔赴延安,進入抗日軍政大學學習。有一次,於藍在觀看文工團演出的舞臺劇《到馬德里去》時,發現舞臺上那個有着深邃眼神的人,正是自己一直敬仰的演員田方。

田方在影片《英雄兒女》中飾演王政委。田方在影片《英雄兒女》中飾演王政委。

  早在1937年在天津讀書的時候,於藍就看過田方與金焰主演的影片《壯志凌雲》,對扮演片中田德厚的男演員,印象極爲深刻,想不到他也爲了追求真理信仰,拋棄了本該屬於自己的一切,來到了這艱苦的抗日聖地。

  1939年,田方被調到魯迅藝術文學院(以下簡稱“魯藝”)擔任藝術指導科科長,既做行政,也做演員。而第二年於藍也被調到“魯藝”實驗劇團擔任演員,她看到一向在銀幕和舞臺上扮演正面角色的田方,一反常態在曹禺名劇《日出》中出演了唯一一次反派人物——流氓黑三,對田方的精湛演技佩服得五體投地。

田方與於藍。田方與於藍。

  到“魯藝”之後,於藍與田方始終保持着一般的同志關係,於藍那種少女朦朧的真摯情懷,絲毫沒有表露出來。直到田方大膽地向於藍表示出自己濃烈而誠摯的愛戀,於藍才抑制不住內心的狂喜。經老師熊賽生介紹,於藍結識了田方,靠着雙方共同的藝術追求,還有互相之間的信任理解,兩人結爲伉儷。1940年11月7日,於藍和田方特別選擇在蘇聯十月革命勝利紀念日這天,舉行了簡樸而莊嚴的婚禮。於藍回憶道:“我們兩個人結婚的時候,韓冰(於藍在‘魯藝’的戰友)同志送給我一雙襪子做禮物,我平時很少能夠穿上襪子,高興的剛把腳伸進去就破了一個洞。原來襪子還是韓冰從家裏帶來的,自己一直沒有捨得穿,沒想到放太久都放糟了,想起來還真有意思。”

  1974年8月27日,田方因病在北京去世,享年63歲。

  大兒子田新新

  母親想讓他當攝影師意外成了錄音師

  因爲自己是演員,爲了不耽誤演出,於藍在婚後的幾年一直沒要孩子。1946年,於藍被任命爲東北電影製片廠第一期訓練班指導員,工作比較安定。1947年12月18日,於藍和田方的第一個孩子田新新在黑龍江佳木斯出生。這時,於藍28歲,深深體會到了作爲母親的甜美滋味。四年多之後,二兒子田壯壯出生了。

  上世紀50年代,因爲於藍和田方工作都比較忙,怕孩子學壞,就把兩個孩子送到什剎海體校學習。田新新有很好的運動天賦,籃球打得很好,當時已成爲北京市少年籃球代表隊的成員,經常到外地參加比賽,出發前於藍總是叮囑幾句要團結友愛,互相幫助。到了60年代,田新新也比較擅長擊劍運動,一次比賽哨音剛停,不幸,對方違規擊傷了他的右眼,被送到醫院。於藍當時聽到消息後,急瘋了,一夜之間頭髮白了不少。醫生安慰於藍:“孩子的視網膜神經受傷肯定會影響視力,但要保護好腦部,他還是一個完整的,健康的人。”經過多方治療,田新新在外觀上雖然沒有受到多大的影響,但右眼卻逐漸喪失了視力。

於藍一家合影,中間上面是田新新,下面是田壯壯。於藍一家合影,中間上面是田新新,下面是田壯壯。

  於藍本來希望大兒子能成爲一名電影攝影師,後來,他成爲一個很優秀的錄音師。著名作曲家徐沛東的作品幾乎都是田新新做前期錄音。還有李谷一、毛阿敏、韋唯、劉歡、蔡國慶等歌唱家的演出,田新新也都有參與錄音。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田新新是錄音界一把響噹噹的好手。當時轟動一時的電視劇《籬笆女人和狗》就是他錄的音。

  二兒子田壯壯

  報考北京電影學院離不開母親的支持

  田壯壯比哥哥小四歲,小時候比較調皮,有一次從假山上摔下來磕破了腦袋,於藍嚇壞了,田壯壯只是帶着自責的眼神希望母親不要生氣。在於藍眼中,壯壯是個懂事的孩子,撫養他長大成人,做父母的沒有費多少力氣。

  不幸的是,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年僅14歲的田壯壯就被經歷了那場動亂的洗禮,上山下鄉、參軍入伍,但也積累了不少文學方面的知識。1975年,田壯壯復員被分配到農影廠工作。1977年全國恢復高考,田壯壯對母親於藍說,想考北京電影學院。於藍很驚喜,也有一些顧慮,因爲孩子已經有了穩定的工作,之前經歷了十年動亂,文化課能補上嗎?但最終於藍還是決定支持兒子。之後的結果便是,兒子成爲之後中國第五代導演的代表人物。

導演田壯壯。導演田壯壯。

  耄耋之年的於藍,享受着兩個兒子帶給她的孝心和尊愛。於藍生前居住的房子,雖然面積不大,但在大兒子田新新的裝修下,幾乎達到了於藍認爲的“星級”標準了。每個週末,他們哥倆都會輪流接送於藍到他們各自的家裏去度過兩天愉快的時光。每個節假日,也都有雷打不動的全家聚會,田新新、田壯壯兩家人再加上於藍,三代同堂,圍坐在一起談天說地,這是於藍晚年感到最快樂幸福的時刻。那一刻,她似乎忘記了自己的年齡,也淡漠了塵世間曾經帶給她的一切悲苦和憂傷,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運的老人。

  新京報記者 滕朝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