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對話劉敏濤:無論主角配角,演好自己的戲最重要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09日 03:00   北京新浪網

  空白,空曠場景。一名身着厚重防護服的醫護人員正緩緩關上病房的門。她已在高壓、高強度的抗疫一線奮鬥數日,眼下,她迎來短暫休整時間。

  也只有在這短短數分鐘內,她才能,才敢將丈夫離世的消息從腦海封存的角落憶出。沒有痛哭。事實上,在經歷了極度悲痛之後,她只剩下情緒被“抽乾”的麻木。

  她緩緩摩挲着那枚結婚戒指——屬於丈夫的戒指,感受上面早已不存在的體溫,又緊緊用十指環“抱”住它。

  又要上“戰場”了。臉上因之前長期戴口罩而留下的勒痕還清晰可見,她照了照鏡子,取出了一支口紅,細細地將鮮豔的紅色塗抹在脣上。當口罩再被戴上後,無人會看到她脣上的這抹亮色。但她卻是在以這樣的方式,用鮮活如生命力的顏色爲自己的內心蓄力生機。她想告訴過世的丈夫:我還在好好活着。即便一個人,我也會漂亮活下去。

  當飾演醫護人員的劉敏濤對着鏡頭露出最後一抹纖弱溫柔的笑容時,不少觀衆爲之動容。“實力派女演員”,“教科書式的演技”——這是大衆予以演員劉敏濤的評價。

  其實,從中央戲劇學院畢業,到30歲,劉敏濤就已憑藉演技在行業顯露頭角。她出演《福貴》,資深表演藝術家斯琴高娃都大讚:“她是個很有悟性的演員,有內涵,不浮誇。“一度,大熒幕上有劉敏濤出演的三部劇集同時播出。

  而在事業上升期,她也因結婚生子暫退幕前,等幾年後再回歸時,業內已沒了她“主角”位置。

  配角時期,劉敏濤心裏也生出過“落差感”,但她又硬氣覺得,儘管戲份多少不同,但到了拍攝現場,表演的質量、質感並不受戲份影響:“在鏡頭面前,我可不是配角主角了,我就是我,那我就演我的咯。我把自己的戲演好就可以了。”憑藉不卑不亢心態,和過硬演技,2015年左右,《僞裝者》《琅琊榜》兩部大劇的熱播,讓“溫婉端莊的靜妃”和“幹練霸氣的明鏡”走入觀衆心裏,劉敏濤再度成爲很多觀衆心中的“C位”演員。

  今年上半年,隨着一段帶着 “三分譏笑,三分薄涼,四分漫不經心”的《紅色高跟鞋》表演發酵,“穩重”的劉敏濤又憑藉“有趣”、“有梗”成爲了時下最流行的“姐圈頂流”。對於這一輪未期“熱度”,劉敏濤心態平和:“一切讓它自然發酵,自然消失。”

  對於自己未來事業,劉敏濤坦言:“能演戲嘛,我就很知足了。再有我喜歡的角色演,我就更知足了。”

  解讀最美表演:對“塗口紅”一幕印象深,贊抗疫醫生不止偉大

  新浪娛樂:這次您在“最美表演”裏飾演一位抗疫醫生,感受如何?

  劉敏濤:之前跟姚文逸導演也一直在溝通,我們彼此想要的是什麼,想呈現這個人物什麼狀態。我還提前學了該怎麼戴口罩、怎麼洗手。比較專業向的錄影錄像也都看了,希望別露怯。

  新浪娛樂:初看腳本時,您是如何構思這個角色的?

  劉敏濤:我有一個自己的創作習慣,類似這種很短的片段,在濃縮時間裏,你首先要清楚這個人物該給觀衆傳達什麼東西,不能對錶達含糊不清。其次更多就是在現場當時當刻(的抒發)。它裏邊有很多即興的東西,並不是你按照小說或散文的文本去照貓畫虎。

  新浪娛樂:您本人對於年初以來的疫情,包括種種相關的人、事、物,感觸最深的是什麼?

  劉敏濤:有一個印象很深刻的畫面,就是醫護人員摘掉口罩之後臉上都是被壓了很久的那種印子,要破了皮的臉。還有他們的手要天天反覆消毒再洗,開始有那種斑斑的傷痕。還有一個印象深的故事就是,一個醫生追着她去世丈夫的靈柩車,她的丈夫也是一位醫生……沒辦法。我覺得我們有這個機會和平臺,真的多多去展現一下他們(醫護人員)的生活、他們的故事,去關注他們。

  新浪娛樂:具體到拍攝,爲了演活醫生角色,您是否給這個人物做了一些特別的設計?

  劉敏濤:你不用想得太過具體,但是也必須要有細節,你才會在那時那刻有可以觸動到你的點,先打動你自己,因爲“最美表演”很特別的一點是你跟其他演員沒有產生任何互動,只有你自己去演。那麼當一個人在這個空間存在的時候,你就要跟自己,跟鏡頭,跟空間,跟空氣,跟水,跟桌子去對話,你要充分發揮你的想象。

  新浪娛樂:在拍攝中,印象最深的部分是哪段?

  劉敏濤:其實導演的腳本里面就有,比如醫生摸戒指、塗口紅這些,我都覺得是非常好的點。

  新浪娛樂:對於本片主角“塗口紅”這一舉動,您是如何解讀她當下心態和狀態的?

  劉敏濤:她其實是在這麼短時間內展現一個自我救贖和解放的過程,瞬間把自己(從丈夫離世)的狀態調整好,因爲她還要繼續上一線呢。

  一個女性,一個受了巨大悲痛打擊之後的女性在疫情情況下的一個行爲。她畫上口紅的那一瞬間,我覺得不是對她和過世丈夫感情的一個句號,她是想永遠地告訴丈夫,你不在沒關係,我依然會活成青春洋溢的我,(積極)面對生活的我,盡心做好醫生工作的我,我會好好的。我們老說偉大的醫護工作者,其實“偉大”兩個字遠遠不足以代表他們。

  破圈後迎來更多樣工作機會,表演最可貴在於“真”

  新浪娛樂: “紅”其實也是您今年一個關鍵詞,上半年您以一首《紅色高跟鞋》迎來了一次意外“破圈”。時隔數月再回頭看,又有何新的感受?

  劉敏濤:我倒沒有什麼變化。剛才我們團隊小夥伴還說,擔心熱度這些(流失)。我內心是想告訴他們,如果說我在一段時間內沒有熱度了,也不是你們的工作沒有努力,一切都是讓它自然地發酵,自然消失。

  新浪娛樂:現實層面,那次的熱度,有爲您今年之後工作帶來更多不一樣的機會嗎?

  劉敏濤:會有。其實這個“突破”是針對別人而言,他們沒有見過我的這種狀態,因爲(之前)沒有機會去讓大家瞭解。現在大環境這麼好,讓我們演員有機會登上(不一樣)舞臺,讓更多的人知道你以前沒展現的一面,這個是我很開心的事。

  新浪娛樂:之前您遺憾國內影視行業在刻畫中年女性角色方面有所欠缺,最近的一些影視產出和風向,有讓您看到一些“曙光”了嗎?

  劉敏濤:對,其實原來(行業)也很好,只是現在更百家爭鳴,百花齊放,那個“百”字體現更多了一些。

  新浪娛樂:您現在是大家公認的實力派演員,您覺得自己是從何時開始對演技這件事“開竅“的?

  劉敏濤:具體哪天開竅不知道,但我確實有過瓶頸期。其實拍戲的時候我經歷過無數個檻,這無數個檻你讓我具體說哪一刻哪一時是什麼樣子?我不記得了。(新浪娛樂:就沒經歷過非常大的挫折?)對,都是很細節的。就比如拍一個戲,到了一個點,我就覺得我怎麼就演不對呢?怎麼就進入不了?我怎麼樣會更好呢?這都是我的檻,或者有的戲,我跟一幫比我年輕的年輕演員演,我看他們的表演,我就在想爲什麼他們那個表演在鏡頭裏看就很很輕鬆?爲什麼我需要這麼認真地去把這個戲演完?我就會總結這些,我要學習他們有什麼東西是我身上沒有的。我會提出很多這樣在表演上的問題。

  新浪娛樂:您覺得演戲有所謂的祕籍、訣竅可言嗎?

  劉敏濤:祕籍訣竅沒有,基礎的東西是有的。基礎是你作爲演員這個特殊職業本身必必須具備的——就是要“真”。

  新浪娛樂:聽說譚非翎先生(著名錶演藝術家) “一定不能做個平庸的演員”這句話一直有影響您,您對演員的“平庸”是怎麼理解的?

  劉敏濤:我覺得譚老師(的話)對我個人而言,他是在讓我更加堅定我自己,不去被物質或與物質有關的一些人事物所影響,堅持我現在這樣的狀態,然後往更高的山峯上走。

  新浪娛樂:您覺得自己從業這24年,有過所謂的動搖期嗎?

  劉敏濤:我從來沒有過,我可以肯定地回答這個問題。戲爲大,其它你利誘不了我。

  新浪娛樂:觀衆總結,會覺得您結婚之前拍《福貴》等組品時算您事業一個矚目階段,之後從家庭復出拍戲,2015年左右的《琅琊榜》《僞裝者》又開創了您事業高峯。您認可這種階段劃分嗎?

  劉敏濤:很感謝大家對我的關注。其實在事業上,我沒有想過低潮高峯期,覺得就是演戲嘛,我就很知足了,有一個我喜歡的角色演,我就更知足了。

  新浪娛樂:之前看到一個採訪說您剛復出一段時間多隻能演到配角,當時也覺得無所謂?

  劉敏濤:其實從(之前)老演主角然後演到配角,那心裏肯定有落差,但那個落差只是落差而已,就過去了。那你在現場演角色的時候,人家也不會說 “來,配角你上這兒來,主角,你上那來”。在現場,演員是一樣的,是公平的,那我演我的咯。在鏡頭面前,我可不是配角主角了,那就是我,我把自己的戲演好就可以了。

  (佟旭苒/文 王賜安/攝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