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疫情下的影視公司:華策風頭正盛 光線蹭直播回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4日 19:22   北京新浪網

#各地協會呼籲爲電影院減免租金##各地協會呼籲爲電影院減免租金#

  [娛理工作室]採集來自娛樂圈的第310個幕後故事

  本文主筆:@霍青城51020

  一個“新冠病毒”讓影視行業在2020年回到了2019年的起點,過去一年成果清零。

  2020年春節後A股開市第一天,影視公司所屬“文化傳媒”板塊指數接近跌停。整個板塊指數跌停,在A股歷史上十分罕見,“盛況”堪比2015年股災。開市第二日,“文化傳媒”板塊指數繼續下跌,最低點探至1652點,這與2019年初的板塊指數持平。

  超跌反彈,此後幾日,“文化傳媒”板塊開始連續小幅上漲,影視公司個股表現差異明顯。

  娛理工作室發現,一些添加了“手機遊戲”、“網絡直播”等概念的影視公司,能迅速被資本捕捉到,股價蒸蒸日上;另一些只有“文化傳媒”老本行概念的公司,股價上漲十分緩慢。疫情之下,影視公司因業務佈局不同,一邊火熱,一邊冷清,市值迅速拉出差距。

  在全國劇組停工、影院無法開張的情況下,一些院線上市公司則全情投入到了“買理財”中。公司抵抗這次疫情的關鍵,全憑理財產品的餘額充足。

  疫情狀況仍然不容樂觀,影視消費的春天遠未到來,但這並不影響影視公司在資本市場上各顯神通。

  電視股領漲奇觀:

  華策影視“手遊”“直播”邊緣副業受追捧

  春節後風頭最盛的電視股,當屬華策影視。

  受春節檔預期影響,近半年來,“文化傳媒”板塊指數在2020年1月7日達到最高,大部分影視公司股價也在當天達到了最高。然而“新冠病毒”突如其來,橫盤一週後,“文化傳媒”板塊指數從2020年1月20日起開始恐慌式連續下跌,春節後開市首日幾乎跌停。

  經過兩週的反彈,目前板塊指數恢復了跌去的一半。

  縱觀“文化傳媒”板塊中的所有影視個股,大部分股價走勢與板塊走勢一致,先暴跌,後有所恢復,但目前幾乎沒有影視公司能達到疫情爆發前的高點。唯有一家獨秀,那就是擁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親愛的,熱愛的》《下一站是幸福》等爆款劇的華策影視。

疫情爆發前後電視劇股股價對比疫情爆發前後電視劇股股價對比

  經過節後兩週的反彈,華策股價目前已超越春節前2020年1月7日的最高點,市值由155億增長爲163億,漲幅5%。

  華策是影視股中唯一股價反彈超越疫情前最高點的公司,並且多次領漲整個影視板塊。而同爲電視股的慈文傳媒、唐德影視、歡瑞世紀、華錄百納,截至今日收盤,股價分別縮水25%,25%,16%和24%。

  疫情下,影視產業哀鴻遍野,電影撤檔、劇組停擺、裁員降薪等現象頻出,華策股價繁榮上漲的邏輯是什麼?

  在第三方炒股平臺的公司簡況欄中,華策影視新添加了“手機遊戲”和“網絡直播”兩個概念。這兩個業務的特質爲:均不涉及到人羣聚集,且人羣越宅,越利好。

  數據顯示,“手機遊戲”領域的龍頭如三七互娛,在疫情爆發後,從2019年1月20日(傳媒板塊恐慌式下跌的時間點)至今,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股價漲幅近30%。

  勢頭更猛的是“網絡直播”。2019年下半年開始,“網絡直播”倍受資本追捧。

  以芒果超媒爲例。芒果超媒(彼時還叫快樂購)於2017年入局網絡直播,2019年下半年推出“大芒計劃”,進一步加碼直播帶貨,資本迅速給出反應。從2019年8月至今,半年時間,芒果超媒股價翻了超一倍。

  需要說明的是,華策並非在疫情下新增“手機遊戲”和“網絡直播”業務。

  早在2016年,華策全資子公司便入局視頻電商平臺“小紅脣”。也早在2016年,華策便開始投資遊戲公司,對華策股價影響最大的是其2017年投資的樂米科技(新三板上市公司)。華策擁有樂米科技10%的股權,位列其第四大股東。

  目前樂米已研發出《使命先鋒》《加菲貓》《三隻小豬》《鬆餅騎士》等一系列手機遊戲。

  華策影視2019年半年報顯示,華策半年營業總收入爲9.15億元,全網劇銷售6.58億元,佔比72%;遊戲收入168萬元,佔比約0.2%;至於網絡直播收入,並未單獨列項。

  由此可見,華策的主營業務依然是賣劇,手遊與直播帶來的收入微乎其微,只能算華策的邊緣副業。但A股市場十分熱衷於炒概念。疫情下,“手機遊戲”、“網絡直播”受追捧,主營業務爲這兩項的公司迅速受益,邊緣業務爲這兩項的公司,股價也跟着水漲船高。

  當然,影視股中,添加了“手機遊戲”和“網絡直播”概念的不止華策一家。如慈文傳媒添加了“手機遊戲”概念,光線傳媒添加了“網絡直播”概念,但慈文和光線股價的表現都不如華策耀眼,同時添加以上兩大熱點概念的影視股,唯華策一家。

  華策影視給行業的啓示在於,泛娛樂領域多佈局的好處,最好買的是成本極低的輕資產,只要網撒得足夠大,總能蹭上幾個熱點概念。危情時刻保住股價,可以給企業輸血救命。

  電影股回血揭祕:

  光線蹭“直播”成龍頭,北京文化股權轉讓獲漲停

  疫情爆發前,由於最強春節檔的預期,以及《唐人街探案3》的超高人氣,萬達電影在2019年12月初至2020年1月初期間,成爲影視股中最靚的仔。一個月時間,萬達股價暴漲50%,市值增長了155億,達到453億,穩坐電影股頭把交椅。

  排名第二的是光線傳媒,彼時光線市值隨《姜子牙》的預期增長到了360億,與萬達存在100億市值的差距。

  萬達預期最強,跌得也最慘。

疫情爆發前後電影股股價對比疫情爆發前後電影股股價對比

  2020年1月20日,疫情的恐慌情緒籠罩着影視行業,“文化傳媒”板塊指數開啓連續下跌模式,影視股普跌,萬達直接跌停。當晚萬達發佈2019年度業績預告,由於大額商譽減值計提的影響,全年預計虧損33億至45億,雪上加霜。

  至2020年2月4日的觸底反彈,萬達在半個月時間裏,股價跌去32%,其它電影股如北京文化股價跌去28%,光線和華誼均跌去20%。

  萬達與北京文化前期跌幅相近,二者均受2019年報預告商譽減值的利空影響。但很快,一則公告使萬達和北京文化股價恢復狀況迅速拉出差距。

  2020年2月11日晚,北京文化發佈控股權轉讓公告,第二日,其股價直接漲停。截至今日收盤,北京文化股價相比1月20日大跌前的交易日(1月17日),僅跌去11%。而萬達相比1月20日前一個交易日,股價跌去25%,與北京文化的反彈幅度相比,回升並不明顯。

北京文化11日公告北京文化11日公告

  光線和華誼在2018年報預告中就釋放了商譽減值的利空,所以在這次疫情下,二者前期股價跌幅明顯小於萬達和北京文化。

  第三方平臺顯示,因光線傳媒新添加了“網絡直播”概念,在近兩週股價反彈中,光線表現明顯優於華誼。截至今日收盤,光線相比1月20日前一個交易日,股價跌去10%,回血了一半。而華誼股價幾乎沒有反彈,總體仍跌去20%。

  同樣需要說明的是,光線也並非是在此次疫情下新增“網絡直播”業務。早在2016年,光線就入主了一家名叫浙江齊聚的視頻直播公司,這個公司旗下擁有多個直播平臺,直播內容包括娛樂、財經、教學等多領域。目前光線爲浙江齊聚的第一大股東,股權佔比48%。

  光線半年報顯示,其2019上半年營業總收入爲11.66億元,其中電影和衍生品收入爲9.24億元,佔比80%。網絡直播的營收歸於“遊戲及其他”一項,此一項總體不過2000多萬元。

  由此看出,網絡直播之於光線是十分邊緣的副業。光線與華策股價上漲的邏輯一致,蹭對了熱點概念,邊緣業務也能明顯撬動股價。

  截至今日收盤,光線市值達到了近330億,與龍頭萬達目前340億的市值相當,而在此次疫情影響之前,光線差了萬達100億市值。

  院線股奇招:

  橫店11億理財“抗疫”,金逸新增4億理財額度

  橫店影視(603103)和金逸影視(002905)在一衆影視上市公司中,畫風不太一樣,這兩家十分熱衷買理財產品。尤其是橫店影視,發佈的買理財公告十分密集,使人有種“金融機構”買買買的錯覺。

橫店影視公告信息截圖橫店影視公告信息截圖

  疫情下,橫店和金逸兩家院線公司不炒概念,暴跌之後的股價反彈也不明顯。但這兩家公司牢牢把握住了“理財產品”這個現金流。

  因購買的幾乎都是三個月至半年期的短期產品,而且很多品類能夠隨時贖回,所以橫店和金逸手握多少理財產品,就意味着手裏有多少現金流。當然,把“現金”兌換成“理財產品”更划算,因爲有額外的利息入賬。

  根據橫店影視2020年1月22日(疫情爆發後)發佈的公告,公司新增3億購買了6款理財產品,由此橫店買理財的金額達到了11.2億,而橫店給自己設的額度上限是18億,還有6.8億的額度未使用。

  11.2億,相當於橫店2019年上半年的營業總收入、橫店最近一年淨資產的一半。

  買理財,橫店是認真的。當然,理財產品也給橫店影視帶來了可觀的收益。根據公告,最近十二個月以來,橫店理財收益爲最近一年淨利潤的11.5%。已知橫店影視2018年度淨利爲3.21億,理財收益約爲3700萬元。

  上週五,橫店發佈“抗疫”的公告,“公司購買的理財產品餘額爲11.2億元,現金流充足,能應對疫情及恢復正常經營所需要的資金需求。”

  危情時刻,現金爲王。手握11.2億“類現金流”的理財產品,相比其它影視公司,疫情這一關,橫店影視應該能輕鬆度過。

  金逸影視的市值不到橫店影視的4成,但它對理財產品的熱愛不輸橫店。

  根據金逸2019年12月31日發佈的公告,公司將買理財的額度從6億提升到了10億,相當於其2019年上半年的總營收。

  在金逸發佈公告前,疫情還未爆發,但已有病毒消息流出。

  很難說金逸新增4億額度用來買理財而不是搞投資,是未雨綢繆的“抗疫”手段。但現實情況是,比起其它影視公司,或有項目在手、面臨資金鍊斷裂,或直接倒閉、裁員的狀況,金逸此番操作算得上是優秀,現金流在,命脈就在,別說還有額外的無風險理財收益入賬。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