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喜寶》被拍成年度大爛片,亦舒作品爲什麼那麼難改?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17日 19:06   鳳凰網

誰都想不到,今年的年度爛片,會落到《喜寶》頭上。

畢竟,這部電影從海報設計到前期宣傳,都做的有聲有色,看着蠻像那麼一回事的。

以紅黑作爲主色調的海報, 頗具高級感的設計,與《羅曼蒂克消亡史》的正式海報有異曲同工之妙。

只不過,上映之後,這部電影收穫的口碑,卻讓人大跌眼鏡——豆瓣3.3,好於0%的愛情片,好於0%的劇情片,稱得上是“史上最爛的亦舒改編電影”。

所以,今天趁剛上映不久的新鮮勁兒,我們就來好好盤盤它。

《喜寶》由亦舒的同名小說改編而來。

亦舒是香港都市文化的代表人物,她的作品曾影響了幾代女性的價值觀和婚戀觀。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她創作的小說與當代的快消經濟其實是相輔相成的。

在她筆下,女性向來都是絕對的主角。她們追求獨立,緊跟潮流,鮮活伶俐……很多都市女性,都透過她的作品,隱約看到了自己。

而小說《喜寶》,更是她衆多作品裏最具代表性的一本。

書中說的那句“最希望要的是愛,很多很多愛,如果沒有愛,錢也是好的。如果沒有錢,至少我還有健康”,至今仍被很多人津津樂道。

雖然亦舒並非嚴格意義上的女權作家,但她創作的小說,卻總會在不經意間體現出都市女性所面臨的雙重壓迫:一方面來自於生活,一方面來自於男性。

而小說《喜寶》,便將這兩重壓迫,發揮到了極致——

女主姜喜寶,在金錢與愛情當中艱難取捨,最終失了尊嚴,沒了愛情。

這種選麪包還是選愛情的情感困境,即便放在當下來看,依然能夠穩準狠地切中女性痛點。

但電影《喜寶》,卻撇開這些痛點不談,將這本小說拍成了一部“霸道總裁愛上我”的瑪麗蘇電影,看起來空洞且廉價。

小說《喜寶》用一場不倫戀,交代了用“青春換金錢”的災難性下場,對那些渴望靠“糖心爹地”走捷徑的年輕女孩予以諷刺和批判。

而電影《喜寶》,卻將亦舒投放在原著小說中的精神內核毀壞的一塌糊塗。

透過這部電影,我們看不到任何女性追求獨立自主,嚮往實現自我價值的個人訴求,只看到了一個老年王子拯救灰姑娘的純愛故事。

21歲的姜喜寶,漂亮、率性、聰明,她洞悉一切,看透人心,是劍橋大學的高材生。但她卻選擇墮落,不顧44歲的年齡差,做了富商勖(xù)存姿的金絲雀。

原著中,勖存姿的夫人並沒有故去,喜寶是個名不正言不順的“二奶”。可電影卻將勖夫人直接“寫死”,用“你我都是單身”的臺詞,讓兩人關係合理化,將一場不倫戀變成了忘年戀。

此舉雖然消解了原著的“三觀不正”,但也削減了影片在敘事上的張力。

片中爆發的所有矛盾點,基本上都毫無鋪墊,完全靠演員聲嘶力竭的嘶吼來強推衝突——

飛機上結識的朋友,突然成了父親的“二奶”,我吼!

自己看上的女孩,突然成了父親的“二奶”,我吼!

所有表演,都摻雜了明顯的虛假做派。演員演得吃力,觀衆看得更吃力。

事實上,早在選角階段,《喜寶》就像《第一爐香》一樣,被書粉詬病不已。

男主勖存姿,由張國柱飾演。張國柱是張震的父親,出演這部電影時,已是七十歲的高齡。儘管氣質還在,但年齡感過重,過於“風燭殘年”。

女主姜喜寶,由郭采潔飾演。郭采潔在形象上與原著也存有較大的偏差,身材不夠高挑豐滿,嬌俏有餘、冷豔不足。

如今,影片上映後,確實也從側面印證了書粉的這種擔憂。

一方面,七十歲的張國柱在舉手投足間表現得非常疲憊、吃力;另一方面,郭采潔氣質稍顯單薄,港臺腔+娃娃音的個人特質,讓人十分出戲。

原著中的勖存姿,是一個深不見底、頗具魅力的男性形象。由於亦舒將這個角色刻畫的太有魅力,當年小說問世,還引發了不小的爭議,覺得她刻意偏袒有權有勢的上層階級。

然而,電影《喜寶》在處理角色方面,卻將勖存姿塑造成了一個徒有戀愛腦的老年富商。無論是用金錢籠絡喜寶,還是因喜寶與其他男人親近而爭風吃醋,都像極了情侶之間的小打小鬧,並沒有什麼身段、魅力可言。

而郭采潔對喜寶所進行的詮釋,也與《小時代》中的顧裏如出一轍,有着顧裏式的不屑與鬆垮,彷彿下一秒就要喊出那句“沒有物質的愛情就是一盤散沙”的窒息臺詞。

除兩位主演之外,其他配角看起來也非常糟糕,似乎從哪個不入流的網劇裏臨時拉來串場的一般。

喜寶父親出場後,對喜寶大呼“我是你爸爸”,臺詞功底之差,彷彿讓人直接腦補穿越到了《帝國反擊戰》。飾演勖聰慧的演員看起來小家碧玉,絲毫不具備富家千金理應具有的氣質。宋佳明裝腔作勢,勖聰恕過目即忘……

幾乎每個配角,都表情僵硬、臺詞糟糕、演技災難,根本撐不起這樣一部改編之作。

原著小說出版於1979年,書中故事以70年代初的香港作爲背景。可電影版的《喜寶》卻在年代和地域背景方面,表現得很懸浮。

因爲沒有明確的時空背景做支撐,所以原著裏那種消費主義金錢觀對知識女性所進行的侵蝕、操控,也隨之失去了可信度。

我們無法獲知導演拍攝這部電影,究竟是意欲何爲。難道就爲了講一段老年霸總的忘年戀?

可以說,撇開糟爛的劇情不提,光從設定來看,這部電影就已失卻了原著的所有味道。

而生硬的轉場、糟糕的故事講述,則無疑更讓它雪上加霜,爛上加爛。

片中故事,都是由姜喜寶和勖聰慧在回憶中慢慢講述的,所有劇情上的起承轉合,幾乎都是不存在的。只是一條線的平鋪直述,不帶有絲毫波瀾。

從劇情安排到人物動機,都拍的迷之跳躍。

上一秒,姜喜寶還在挑選鑽戒;下一秒,勖存姿就突然出現在了喜寶身邊。

勖存姿的兒子莫名其妙地喜歡上了喜寶,又莫名其妙地與父親決裂。

勖存姿明明知道女婿喜歡喜寶,還執意把女兒嫁給對方。因爲女婿和喜寶曖昧,勖存姿就大吃乾醋,莫名其妙地扇了喜寶一巴掌,警告她“你是我的女人”,又莫名其妙地把女婿殺了。

雖然影片複製了小說中的大部分情節,但它完全是在照本宣科,並沒有用細節串聯全片,交代事件的前因後果,對人物的行爲動作進行合理化編排。正因如此,所以看完《喜寶》你會發現,這部電影從頭至尾,都沒有一場戲是具有可信度的。

各種亦舒名句時刻穿插其間,聽上去空洞、做作且毫無營養:

“名校文憑是女孩最好的嫁妝”、“人們愛的是一些人,與之結婚生子的是另一些人”、“生命是一場幻覺”……

初執導筒的王丹陽導演,用這部電影表現出了令人咂舌的生疏與拙劣。

其實,早在1988年,《喜寶》就曾改編問世過一部電影,女星黎燕珊在片中飾演喜寶,時年43歲的柯俊雄在片中飾演勖存姿。

雖然1988版改編的不那麼成功,但與當下改編的這版相比,還是不乏可取之處,正如豆瓣網友所說:“比1988年那版,差了10個《小時代》。”

“亦舒難改”,一直是很多書迷和影迷發出的共同感嘆。這種難改,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

一則,是亦舒女郎的外貌氣質,總是格外難尋。亦舒筆下的美人都有一個共通點——“姿態好看。”這種“姿態”,既包括外貌姿態,又涵蓋了處事姿態。當年楊凡改編《玫瑰的故事》和《流金歲月》,也是千挑萬選才選出了張曼玉和鐘楚紅這樣的人才。

二則,是亦舒的語言風格,總是敘事簡潔、略帶抽象。即便是再複雜的矛盾衝突,也能被亦舒三言兩語說得清楚明白。但一旦要對其進行影視化改編,就會因細節不足而顯得捉襟見肘,需要創作者費心費力地去大量填充。

三則,是亦舒小說流露出的“三觀”,與當下的主流意識不相符合。各種“惡劣”的故事情節,時刻充斥其間:比如,《喜寶》講知識女性被富豪馴化,《印度墨》講美女明星辜負癡情小白領。這種故事橋段,一旦改編搬上銀幕,很容易就會招致觀衆反感。

正因如此,亦舒小說的影視改編率一直很低。到今年爲止,亦舒已經寫出了316本書。這其中,有300本左右都是小說。但多年過去,根據亦舒小說改編的影視作品卻只有區區十多部。

而三年前問世的《我的前半生》,則無疑是其中改編的最成功的一部。這部作品之所以會取得成功,其中多少是有些“投機取巧”的成分在的。畢竟,像這種講家庭主婦走上社會,實現逆襲的人生故事,還是比較容易被大衆所認可的。

接下來,倪妮與劉詩詩主演的《流金歲月》,也將以電視劇的形式與觀衆見面。

該劇集結了《我的前半生》的原班人馬,早在選角階段就頗具看點——

劉詩詩性格溫婉、氣質優雅,擅長扮演通透明理之人,與獨立大氣的蔣南孫不謀而合。倪妮妖嬈嫵媚、閃耀奪目,擅長在紅毯上豔壓羣芳,與顛倒衆生的朱鎖鎖相映成趣。

接下來,它將如何還原亦舒小說中的神仙友情,我們一起拭目以待!

但願這一次,它能接棒《我的前半生》,給觀衆交出一份滿意的答卷。

你看這部電影了嗎?評價如何?

快來參與投票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