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張藝凡:參加《創造營2020》是我的第二次叛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7日 15:42   新京報

  第一次接受新京報採訪時,張藝凡剛完成第一場《創造營2020》公演。首次將未經雕刻的自己,置於大衆和輿論中央,她還有些無所適從。她小心翼翼,卻又不加修飾地回答每個問題,“我確實算條件比較好,很多舞蹈動作不費力就可以做得很好”“我不是害怕教練(才哭的),就是單純緊張”。

  看似直愣的答案,從張藝凡純淨如水的言語中自然吐露,你不會感到絲毫不適。反而,她的真實彌足珍貴。例如問及如何看待外界把她的哭做成表情包,她驚訝得好像撒了個嬌,“啊?我不知道……姐姐,你可以告訴我醜嗎?不醜就行(笑)”

張藝凡張藝凡

  張藝凡的天然,更多是源於媽媽從小極致的保護,關於此,外界曾有太多贅述。但相較過往的“不自由”,現階段的張藝凡更希望讓大衆知道,她並非沒有自己的想法。

  參加《創造營2020》,已是20歲的她第二次忤逆媽媽的意思。事實證明,她一個人也可以做得很好。而第一次則是她堅持考北京舞蹈學院,繼續芭蕾舞的夢想。

  在媽媽的羽翼下,張藝凡一次次試圖爭取自己想要的,只是對自己少了些許自信,但“我正在建立了。”她正在讓自己變得更勇敢。

  第三場公演後,張藝凡再次接受了新京報的專訪。經過一個月的磨礪,面對從預想中的幾十名到四五名的巨大壓力,接受了大大小小無數個類似的訪談,這個曾經不加粉飾的少女,已少了些棱角,更懂得如何在輿論和重壓之下安然自處, “我決定來做這一行,就要有準備接受各種的輿論爭議。”

第三次公演造型第三次公演造型

  張藝凡最欣賞的虛擬人物是花木蘭,一個孤軍奮戰、從不後退的戰士。張藝凡希望自己也能如此,面對戰場,一個人勇敢無畏地走到最後。

  “不喜歡記得不開心的事”

  張藝凡選擇舞蹈,更多是因爲媽媽。媽媽從小便灌輸給女兒,女孩的氣質是最重要的。當時的張藝凡甚至不知道芭蕾是什麼,更談不上任何興趣,但因爲媽媽的要求,三四歲開始她便進入業餘班學舞蹈,“我那時其實還同時接觸了鋼琴、古箏等一系列與女孩氣質相關的樂器。”

  在業餘班裏,張藝凡是年紀最小,但條件最好的學生。無論是身材比例,還是柔韌性,剛開始學舞那幾年,所有基礎動作她都無需太費力,就可以做得很到位。“老師很喜歡我,我也沒啥壓力。大概學了一兩年之後,我就慢慢喜歡上芭蕾了。”

小時候的張藝凡小時候的張藝凡

  但學芭蕾的女孩,總是用臺上的光鮮掩蓋臺下訓練的艱苦。那段軍事化管理的日子,早上六點起牀,七點晨跑、踢腿壓腿,在練功房一待就是十多個小時。直到晚上十點才能讓身上的每一塊肌肉得到片刻放鬆。

  張藝凡很少吐露學芭蕾的艱辛,就算反覆問及她也說不出什麼記憶碎片來,反而總是傻乎乎地說自己是全校最開心的,“我感覺我長大的過程,好像也沒受到什麼挫折,也想不起來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從附中到大學,班裏同學老師都對我特別好。可能我不太愛記得那些不開心或者不好的事,也沒有什麼事可不開心的。”

  從愛上芭蕾的那一刻,一直活在媽媽羽翼之下的張藝凡,開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她爲自己定了未來當專業芭蕾舞者的目標,希望能夠進芭蕾舞團。“但我媽媽覺得,跳芭蕾太辛苦了。”

  說到這時,張藝凡語氣裏仍有些失落。她回憶,在學校排練舞蹈時,經常帶着大傷小傷回家,甚至有一次摔傷了膝蓋,造成外側副韌帶撕裂和拉傷。所以媽媽其實一直很心疼。

張藝凡張藝凡

  在張藝凡二十年的人生經歷中,她從沒有過叛逆的衝動。“我一般剛有這種苗頭,就立刻被媽媽掐滅了。”所以,她選擇了聽媽媽的,不當專業芭蕾舞者,但仍有了第一次叛逆,堅持報考了北京舞蹈學院,“在學校我能繼續上學,學一些新的舞蹈知識,也挺好的。不能做專業舞者,我也有過遺憾,但慢慢也接受了,釋然了。”

  “現在的目標,就是想成團”

  選擇參加《創造營2020》,是張藝凡的第二次叛逆。“我之前一直都挺聽我媽媽的。但這個機會,我想自己做一回決定,再叛逆一次,去突破原來的舒適圈。”

  在參加節目之前,張藝凡並沒有想過成爲女團,更多是想來鍛鍊自己,尤其是膽量。“我十歲就第一次上了舞臺,那時真的太緊張了。但我覺得自己還是很能直面自己的。直到後來,我越來越喜歡每個學期期末在舞臺上彙報的時候,在舞臺上跳舞的那種感覺特別開心。”

初評級的張藝凡初評級的張藝凡

  然而創造營第一次舞臺,張藝凡還是哭了。當黃子韜教練問到板凳隊的學員誰還要挑戰的時候,張藝凡哭着小心翼翼地說,自己的能力還不夠,黃子韜卻更嚴格地提出要求,“給你們這個舞臺,不是讓你們表達情緒來哭的,舞臺是很殘忍的,能行就行,不行就走!”

  張藝凡也因這個片段被冠上“淚失禁體質”、“脆弱少女”的標籤。“我不是害怕教練,還是很緊張。尤其是聽到教練說話,我害怕自己做不好。”人生選擇的自由,需要以成長作爲付出與代價。

  入營之後,張藝凡用了很長一段時間來適應激烈的競爭。她並沒有爲了緩解緊張,刻意私下做太多練習,而是希望很自然地在成人的世界實現自恰,“一開始離開媽媽,當我自己可以把控一些事情的時候,自由度確實更高了,但做選擇時還是會忐忑不安,很糾結。不過,營裏學員、教練、工作人員都對我可好了。像我學主題曲,我在五天班,學起來還是有點慢。但好多姐姐看我跟不上,就過來安慰我,教我動作,特別照顧我。我開始越來越適應這個舞臺的狀態,變得愈發果敢了一些。”

  第一次排名,張藝凡排在第四位,完全超出她的預料,“我當時給自己的預期也就幾十名。當教練點到的我的時候,我以爲自己是第十名,這都已經很誇張了。更別說第四。”

 第一次排名,張藝凡獲得第四名 第一次排名,張藝凡獲得第四名

  當她站在臺上,心裏很慌,不知道感言要說什麼。出人意料,她提到了一桶不知道被誰拿走的巧克力,一個她在《創可少女屋》憑藉自己的能力贏得的獎勵。節目錄制結束後,她沒有捨得吃巧克力,想等拍完廣告後分給室友們一起吃。但結果巧克力全都不見了。她挨個房間去問,找了一整天,卻無果。她再次崩潰到大哭。

  有人說她剛,有人說她作,但張藝凡其實並沒有想太多,“就覺得很多人要走了,我就想知道誰吃了我的巧克力。我平時不太在意自己得到的東西,但巧克力這件事,確實有點接受不了。那是我自己贏的。”這是屬於張藝凡的倔強。

張藝凡張藝凡

  剛來到《創造營2020》的時候,張藝凡爲自己定的目標是在節目裏真正長大,變得勇敢,可以自己做一些決定。但經歷這段時間的磨礪,她的目標已經有了很大變化,“我來這兒,就是想成團的。這也是我小小的野心。”

  新京報記者 張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