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經營類綜藝扎堆 揭祕嘉賓選擇和店鋪結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9日 17:47   新京報

《中餐廳》三季分別在泰國象島、法國科爾馬小鎮和意大利西西里島的陶爾米納小鎮取景開店錄製。泰國象島的“中餐廳”現在變成了旅遊景點,法國和意大利的“中餐廳”都恢復原狀,由原老闆繼續經營法國餐廳和意大利餐廳。  《中餐廳》三季分別在泰國象島、法國科爾馬小鎮和意大利西西里島的陶爾米納小鎮取景開店錄製。泰國象島的“中餐廳”現在變成了旅遊景點,法國和意大利的“中餐廳”都恢復原狀,由原老闆繼續經營法國餐廳和意大利餐廳。
《親愛的·客棧》第一季取景的客棧基本保持原狀,由當地老闆繼續經營,除了訂房入住的客人外,每年還會有慕名而來的遊客到客棧門口打卡。  《親愛的·客棧》第一季取景的客棧基本保持原狀,由當地老闆繼續經營,除了訂房入住的客人外,每年還會有慕名而來的遊客到客棧門口打卡。
《我想開個店》《我想開個店》
《潮流合夥人》《潮流合夥人》
《青春旅社》在浙江莫干山的民宿取景,錄製結束後原民宿繼續經營,用“《青春旅社》經營客棧之一”作爲廣告語招攬客人。  《青春旅社》在浙江莫干山的民宿取景,錄製結束後原民宿繼續經營,用“《青春旅社》經營客棧之一”作爲廣告語招攬客人。

  自2017年《中餐廳》播出走紅以來,國產經營類綜藝逐漸成爲市場的熱點。據新京報不完全統計,2017-2019年期間上線的經營類綜藝至少有14檔,平均每個季度就有一檔。2020年伊始,甚至出現了《潮流合夥人》《我想開個店》等三檔經營類綜藝同時在播的情況。而根據各平臺公佈的2020年度招商項目書,未來有將近10檔經營類綜藝節目在路上。

  什麼樣的藝人嘉賓適合參加經營類綜藝?節目裏嘉賓參與經營的店鋪在錄製結束後如何安排?經營類綜藝出現了哪些變化?在題材上還有哪些可以拓展的方向?新京報帶着這些問題專訪了愛奇藝副總裁、《潮流合夥人》的總製片人車澈[微博]、《我想開個店》的總製片人李卓然等業內人士。

  採寫

  新京報記者 楊蓮潔

  店鋪結局

  多數錄完即結業,少數繼續營業

  不管是開餐廳、客棧,還是潮牌店,店鋪都是一檔經營類綜藝節目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而因爲藝人嘉賓的參與,經營類綜藝節目裏的店鋪在錄製結束是否還繼續營業成了觀衆關注的話題。新京報調查發現,經營類綜藝節目裏的店鋪絕大多數都是“限定款”,即限定在錄製期間營業,錄完即結業,或恢復原狀或另做他用;少數店鋪會用節目裏的招牌繼續營業,但實際上與該節目和參加節目的藝人並無關係。

  《我想開個店》主要目的就是打造5家能在無錫清名橋歷史文化街區長期持續經營的現象級店鋪。李卓然告訴新京報:“傳統做綜藝節目,一般是租場地搭景置景,或者找一個成熟的商業體作爲錄製場所,節目拍完後店鋪也就完結了。但我們是真的要開店,從海選品牌、明星和創客互相尋找合夥人,到這家店經營理念的誕生、店鋪的裝修、制定營銷方案、互相競爭,都是爲了讓這些中小品牌在實戰經營過程中獲得成長,藉助新技術手段打通線上線下更好地經營下去。”

  《潮流合夥人》裏的FOURTRY店開在東京原宿,是一棟按照潮店設計的三層小樓。竣工之後第一次使用就是《潮流合夥人》的錄製。據車澈介紹,節目組租了這棟樓一個月,錄製結束後,這棟樓已經開始重新裝修,爲正式開店做準備。

  經營之變

  餐廳客棧唱主角,潮流商戰做拓展

  2017-2019年期間上線的14檔經營類綜藝節目裏,開餐廳(7檔)和開客棧(4檔)是絕對的主流,佔比高達79%,其中包括《中餐廳》《親愛的客棧》《青春旅社》《完美的餐廳》《忘不了餐廳》《大叔小館》等。而隨着時間的推移,經營類綜藝的題材開始逐漸拓寬,2018年有經營花店的《小姐姐的花店》,2019年有經營潮牌店的《潮流合夥人》、星素結合進行創業實戰的《我想開個店》。各大平臺公佈的2020年度綜藝節目招商項目書中,至少有10檔經營類綜藝,其中開餐廳和開客棧的一共5檔,相比之前三年佔比大幅下降,其他的題材則涵蓋了潮牌、美妝、衝浪等。

  劇評人易飛分析表示,吃和住是每個人最基本的日常需求,也是人類可以普遍交流的談資。相比其他題材,這兩項有着更天然的受衆基礎和更低的觀看門檻,從事這兩項相關的經營相對而言不需要太多的專業知識儲備。從這個角度而言,經營類綜藝紛紛選擇開餐廳和開客棧有理可循。此外,2017年早些時候播出的韓國綜藝如《尹食堂》《孝利的民宿》也給同行提供了經營類綜藝節目成功的思路和範本。然而,開餐廳和開客棧的國產經營類綜藝獲得高口碑的並不多,大多數豆瓣評分都在及格線徘徊。“老牌的《中餐廳》和《親愛的·客棧》做到第三季口碑都有較大幅度下滑。窮則思變,所以2019年很多經營類綜藝的製作團隊開始拓展新的創作方向,要麼嘗試新的題材新的視角,增加節目的廣度;要麼在節目原有特點基礎上進一步挖掘節目的深度。”

  2019年12月在優酷和江蘇衛視播出的《我想開個店》希望在“經營”的深度上做文章。節目主打“星素實戰經營”,由郭京飛[微博]、吳昕[微博]、吳宣儀[微博]、黃明昊[微博]、李響[微博]5位明星嘉賓分別與5位創客搭檔開店,互相競爭,呈現開店從0到1的全過程。總製片人李卓然表示,經營類綜藝已經過了單純讓觀衆“嘻嘻哈哈”娛樂的階段,到了要用更有意義的“乾貨”吸引觀衆、讓他們感同身受的階段。

  具體到《我想開個店》,李卓然認爲這既是一檔綜藝節目,也是一場真實的商戰。“要把商戰的內容放到綜藝的語境裏去呈現,就需要做很多商業與綜藝的視角的平衡。我們每期都探討一些社會性話題,例如情懷和商業是否可以兼得?傳統手工匠人店和快餐店一定是對立的嗎?我們希望找到一條比較適合自己的路。”

  在李卓然看來,經營類綜藝未來依然會是綜藝節目製作的一個重點,“經營類綜藝是非常容易讓人產生代入感的一種形式。就拿開店來說,這幾乎是每個人都會擁有的夢想,但是怎樣開好一個店,那真的是一門學問。”

  同樣在2019年12月上線的愛奇藝自制綜藝《潮流合夥人》不開餐廳和客棧,開起了潮牌店。節目中,主理人吳亦凡[微博]與潮流合夥人楊穎[微博]、潘瑋柏[微博]、趙今麥[微博]、福克斯共赴日本東京,經營“FOURTRY”限定潮流集合店,店裏售賣諸多中國原創設計品牌與“FOURTRY”的聯名款。但總製片人車澈接受新京報專訪時表示,“並不是先想到要做一個經營類綜藝,然後我選了潮流這個題材。而是先決定要做潮流題材,我選擇了經營類綜藝的模式去呈現。”

  作爲第一檔開潮牌店的經營類綜藝,《潮流合夥人》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難題。“潮流不能空說,必須要落實到產品。節目裏FOURTRY與中國原創設計品牌的聯名款,IP授權和產品生產一定要在節目錄制前完成,不然店裏沒貨賣。爲此我們破天荒成立了一個‘貨品組’,正式錄製前準備了6個月還不夠,這是其他經營體驗類綜藝沒有過的。”

  嘉賓人選

  年輕偶像明星多,互有價值

  新京報統計了2017-2019年期間14檔經營類綜藝邀請的66位藝人嘉賓,發現其中出自偶像團體和選秀出道的藝人多達22位,佔據了1/3。例如TFBOYS[微博]三位成員分別參加過《中餐廳》《親愛的·客棧》《青春旅社》;《完美的餐廳》的嘉賓王菊[微博]、李子璇是《創造101》的選手,《我想開個店》的嘉賓吳宣儀更是《創造101》出道的“火箭少女101”女團成員;《偶像練習生》出道的NINE PERCENT成員林彥俊[微博]、王琳凱[微博]、黃明昊、朱正廷[微博]、陳立農[微博]、王子異[微博]、尤長靖[微博]等參加了《小姐姐的花店》《奇妙的食光》《完美的餐廳》《我想開個店》等經營類綜藝……有的甚至參加了好幾檔,也難怪何炅[微博]曾在《明星大偵探》的一期節目裏調侃說,其實很多男團出道之後是去做飯了。

  爲什麼選秀出道的偶像藝人會成爲經營類綜藝的常客?負責過某偶像男團宣傳的紀成(化名)向新京報記者分析說,綜藝節目和偶像藝人互有需求,一拍即合。“不管是經營類綜藝,還是別的類型的綜藝,歸根結底都是需要關注度的。綜藝節目希望通過偶像藝人獲得粉絲的關注,偶像藝人想通過綜藝節目獲得普遍的曝光度。”紀成表示,很多偶像藝人都會面臨事業上的困境,目前音樂和影視大環境都比較清冷,競爭很激烈。別看出道的時候轟轟烈烈,實際上想要發音樂專輯或者爭取好的角色很難。行業造星的速度又在加快,沒有作品又不能持續保持曝光度的話,很快就被淹沒,而綜藝節目就是維持曝光度的平臺。但對偶像藝人來說,綜藝節目的選項其實不多。“選秀類不能再參加了,《奇葩說》的辯手未必選得上,演技競演類綜藝拿什麼跟中戲、北電的專業演員拼呢?經營類綜藝對藝人本身沒有特別硬性的要求,過程中既能展現團隊協作能力也能體現個人魅力,很合適。”

  在車澈看來,不管哪一類綜藝,嘉賓的選擇標準都應該是“合適”,不應該唯流量唯咖位。對於經營類綜藝普遍青睞年輕偶像明星的現象,車澈認爲可以從受衆構成方面來解讀。“愛奇藝的用戶畫像很年輕,說明我們的受衆主要是年輕人,而潮流、潮牌又是非常有年輕人態度的題材,那麼年輕的藝人對我來說就是最合適的選擇。”《潮流合夥人》裏的主理人吳亦凡無疑是一位在年輕人中擁有不俗影響力的流量偶像藝人,但這只是車澈找他來的原因之一。“我們之前錄《中國新說唱》的過程中發現,吳亦凡不管穿什麼衣服、球鞋,經常會變成爆款,馬上就會漲價。他在年輕人中有影響力,本身又有潮流屬性,是不二人選。”另外幾位嘉賓,也都有“必須來”的理由。“我們希望通過楊穎展現女性對潮流的觀點;潘瑋柏自己開過潮店,是有名的潮牌主理人,潮流屬性很強,而且他和吳亦凡是非常好的朋友。我們希望節目裏呈現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他們倆組的‘鍋巴兄弟’現在不就挺火的嘛。”

  不管節目裏的店鋪後面如何,對於參與綜藝的藝人嘉賓來說,節目錄完他的工作就已經完成,要回到演藝創作的主業中去了,經營不再與他有關。正如車澈所說,沒有人會認爲錄完《潮流合夥人》,吳亦凡就不唱歌不拍戲要開店了,所有人都非常清楚地知道藝人的職業是什麼,也清楚地知道藝人蔘與這檔節目是在幹什麼。“他是在經營但更是在體驗。沒有人會要求藝人把餐廳、客棧、潮牌店做上市。我們要求必須真實經營,是因爲真實經營能夠讓藝人真人秀的狀態更好。大家看的不是藝人賺了多少錢,而是這過程中間的情緒、情感變化和呈現出來的人物。”

  要把店鋪一直經營下去的《我想開個店》,藝人也沒有與店鋪完全捆綁在一起,藝人嘉賓在節目中的身份叫“燃夢大使”,主要是通過自身影響力去幫助中國新品牌。李卓然說,“藝人是一個助力官的角色。至於節目結束後,藝人與品牌的合作還要不要繼續,要看到時候雙方的意願,也請大家期待新模式的誕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