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陳沖分享疫情日記思考良多 文字從容溫柔充滿力量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3月18日 02:12   北京新浪網

陳沖寫疫情日記陳沖寫疫情日記

  新浪娛樂訊 3月18日,陳沖[微博]在微博感性發長文,記錄了從上星期三到這星期二一週以來的疫情日記,並分享自己的感觸。她在文中思考良多,記錄下來了大家從不慌不忙到疫情逐漸嚴重集體焦慮的變化,她發文道:“不管人間發生了什麼,宇宙無動於衷地運行着,黎明總是會在黑夜後到達。”、“我們總是爭分奪秒地把一切半生不熟的想法發表到網上,或者變成商品。難道我們還需要更多的偏見或者商品嗎?” 文字從容溫柔卻又十分有力量。

  疫情日記全文如下:

  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上星期三我丈夫從舊金山飛去鳳凰城打高爾夫球,那是他幾個月前就跟幾個好友約好的事。走之前我試探了一下說,你還是去嗎?美國的新冠病毒感染開始嚴重了。他自信地笑笑說,不要參與到人羣的恐慌裏去,我會小心,沒事的。我送他和一位朋友去機場,塞給他一包消毒紙巾。那時大女兒就讀的哈佛大學已經決定改網上課堂,她正在緊張地理行李,四年的大學生活就這樣突然結束了,我們曾經那麼期待去參加她的畢業典禮。

  星期四藍天白雲,空氣透徹清爽,我打開窗戶,邊吃堅果邊閱讀了一些早就買好了,但是老也沒有心緒看的書。我的Kindle裏有一本叫The Ghost Map的紀實書,它描寫了一百六十年前倫敦一場舉世盡知到瘟疫。這場由霍亂引起的悲劇延伸到思想和意識形態的撞擊,理智的聲音和固有的觀念發生鬥爭,而真理和先知在最關鍵的時候被忽略、被否定。書中我最喜歡的部分描寫了兩個默默無聞而充滿人格力量的普通人 ~ 一個是醫生,另一個是牧師,他們從完全不同的角度,冒着生命危險,不棄不捨地尋找到疾病的來龍去脈。他們的勇氣和執着,他們之間起初的衝突,和最終的理解和深厚友情,在眼下的情形下讀起來,尤其讓我感動。那位醫生畫的傳染地圖,就是這本書的書名。

  偶爾,我擡眼看看窗外,遠處海灣上開過幾艘貨輪,幾隻遊艇,窗下街上零星看到一些跑步、逛街的人。這是我十分鐘意的獨處時光 ~ 雖然只有我一個人在家,但是這個世界上有我牽掛和牽掛我的人。天色漸暗,一天在不知不覺中過去,我突然發現這種“自我隔離”其實是我的常態。到了晚上,我突然覺得有些害怕,記憶中我好像從來沒有自己一個人在這棟房子裏過夜。丈夫之所以會約了去外地打球,是因爲原來我是計劃這個時候回上海探望父母的,這一行程一拖再拖,不知道要延遲到幾時。

  星期五早上,我看到冰箱裏的牛奶幾乎喝完了。我丈夫每天的早飯都吃牛奶煮麥片,裏面加上新鮮的藍莓、香蕉和烘烤過的核桃仁,從結婚到現在,幾十年如一日。孩子們還住在家裏的時候,我會在週末做些特別的鬆餅之類換換口味,孩子們住學校後,我就變得很懶,很少在早飯上動腦筋。但是如果早上沒有牛奶麥片,我丈夫會很難受,一整天都莫名地不適。我開車去我常去的Costco,那裏帶乳糖酶的有機牛奶又高質又便宜。等我開到停車場,發現雖然商店剛開門不久,已經擠滿了車輛,根本找不到停車位,我看到有些早到的顧客,已經推着大車大車的乾糧、罐頭食品、手紙、消毒紙巾、洗手液之類從店裏出來。這是我從未遇到過的情形,我決定馬上離開,可轉了半小時才終於開到出口。打電話跟丈夫說了這事,他說大衆的歇斯底里,羊羣式思維,你不用擔心。我也想,反正他星期天晚上才回家,只要夠週一早餐就行了,我下星期再說。晚上,他給我電話說,他們去一家極其好吃的意大利餐館,平時很難訂到位置。他還這麼輕鬆快樂,我真服了。

  到了週六,新聞裏開始看到疫情開始有些失控了,超市的貨架也開始空了。大女兒決定跟男友一起飛去他家呆着,小女兒給我發了很多條焦慮的信息,說爲什麼她的學校還沒有停課。我安慰她說,學校在緊密觀察,會做出最合適的決定的,只要不停課,她還是應該去上課。天下起傾盆大雨,街上幾乎沒有了行人,一切被籠罩在灰濛濛的陰鬱裏。我在中美的新聞和社交網絡裏,開始看到兩國外交上的爭端,和各種極端無知的謠言,網絡裏傳播的文化病毒比新冠病毒更具有危害性和殺傷性。人羣被煽動,理智的聲音往往被偏激的情緒所淹沒。我生活在中美之間,在大洋兩岸都有親朋好友,每次讀到這種不幸的文字,都很難過。病毒是全人類的天敵,從猿到人,我們每時每刻都和微生物共存。而不管在哪個時代,在地球上哪個角落,每一個人都是父母身上掉下來的肉,哪一個死亡不令人悲痛欲絕?眼下正是人類應該團結起來,集中不同的優勢與病毒搏鬥的時刻,上蒼在考驗我們的同時,也賜給了我們機會。

  星期天一醒來,我馬上查看疫情,形勢的確越來越嚴峻。小女兒學校的校長髮來的email說,雖然上星期一直在跟師生演習網上授課,但是眼下還沒有決定停課。大女兒給我發信息說,你不要再讓Audrey去學校上課了,你瘋了嗎?這個星期正是感染了的人還沒有明顯症狀,卻是瘋狂傳播的時候。我說,夏威夷只有5、6例確診,學校還在決定的過程中,我們再等等吧。她急了,幾秒鐘給我發了一連串信息,劈頭蓋臉把我說了一通。就在這時,一位在政府的工作的朋友說,政府在考慮全美禁飛的政策。我開始着急了,本來Audrey是3/20春假飛回家,如果禁飛,她就回不了家了。我決定給她改票,讓她立刻回來。

  星期一,加州政府通知全州隔離,關閉一切非必要的生意。丈夫一早回醫院上班,醫院已經取消所有非緊急病人的約診,院方建議他在從外州飛回來後在家休息兩週。晚上我們去機場接Audrey,看到她不知從哪裏弄來一個很薄的口罩,戴在臉上。美國政府傳染病防禦中心的建議是,病毒不是空氣傳染,而是飛沫傳染,病人和醫護人員應該戴口罩,但是健康人戴口罩沒有什麼用。Audrey說,姐姐叮囑她一定要一路都帶好口罩。回家路上,Audrey想到家附近的一家小便利店去買些東西,我也正好買牛奶。晚上10點,商店裏沒什麼人,但是冷藏櫃裏已經沒有牛奶。

  今天我6點多就醒了,本來想在牀上賴一會,但是突然想到牛奶不夠了,就起牀往家裏附近的一家叫Safeway的超市開去。天邊剛剛開始泛起一點點發紅的亮光,映照在海灣上,波浪輕輕拍打着停泊在那裏的船隻。不管人間發生了什麼,宇宙無動於衷地運行着,黎明總是會在黑夜後到達。Safeway的停車場已經相當滿,不過我還是馬上找到了停車位,邊上的一輛車裏走出一位蓬頭垢面的女人,我倆惺惺相惜互望一眼,笑了,她說你沒見過這裏在這個鐘點停滿了車吧?我說是啊,我還是頭一次這個鐘點來。

  買到牛奶回家後,我開始煮麥片,爐頭開着小火,手輕輕攪拌。天亮了,窗外的梧桐樹滿是嫩綠的新葉,有幾個鄰居在街上遛狗,花園裏的檸檬樹今年開了密密麻麻的花,枝頭沉甸甸地掛着鮮黃的檸檬,蜜蜂和蜂鳥在樹上週旋,一片花香鳥語,自然將季節的禮物呈現給我,提醒我,我和周圍所有的生命都是原子,都是星塵。唯一不同的是,我有意識,我有複雜的思維。世界像兇猛的洪水一樣往前衝,我們變得手忙腳亂,無暇思考,無暇面對自己。我們總是爭分奪秒地把一切半生不熟的想法發表到網上,或者變成商品。難道我們還需要更多的偏見或者商品嗎?新冠病毒給人類帶來了痛苦、磨難和死亡,逼迫我們按下暫停鍵。倖存下來的人們,怎樣才能從中懂得人的價值,培養高尚的頭腦和寬容的心?也許在這場疫情的寒冬之後,人類覺醒的春天就在不遠處,終將到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