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金世佳“朋友圈論”被嘲爹味重,評流量藝人演技不配位,太裝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9日 05:27   鳳凰網

各位朋友們,喜歡發朋友圈嗎?

橘是朋友圈可以十幾天不發一條但微博一天發幾十條的那種。

嗨呀

人都有分享欲嘛,總要有一個途徑來記錄或是表達自己。

(至於有沒有人看其實並不那麼重要)

但好像有個人不這麼覺得。

在昨天放出的採訪片段中,金世佳發表自己對朋友圈的看法又爲自己招來了一波集體嘲諷。

橘看到這裏其實覺得他說的沒什麼問題,你沒興趣看划走就可以了嘛。

沒想到緊接着就是爹味十足的兩句↓

#誰管你想不想看我的地盤我做主好嗎

果然,評論裏的大家都有被冒犯到。

有人覺得又不是負能量怎麼就不能發了↓

 

有人反問他“難道發個朋友圈還要先向所有好友打申請嗎?”↓

 

有人溫馨提示他善用屏蔽↓

還有人直接上升到他的定位高度,覺得他什麼事都要站在大衆的對立面是在自命清高↓

 

#這其實倒也不至於哈

如果說大家對他這番“朋友圈言論”的討論更多還是在關注他觀點本身的話,後來的“流量論”簡直就像是金世佳本人跳起來對着網友喊

“對我開炮——”

先來看看放出的片段裏他是怎麼說的↓

emmmmm……

有人覺得不必這麼宣揚流量有罪論↓

有人覺得他這就是在吃不到葡萄吃葡萄酸,

有人覺得自己講努力這種話有些裝了↓

還有人覺得他的話雖然有道理,但他本人沒有說這種話的資格和立場↓

還有人拿他和王傳君做對比,認爲同樣的話如果換成王傳君說自己可以接受↓

甚至還有人專門開貼討論他好好一個人怎麼就長了張嘴↓

其實看了完整採訪可以發現,不管是對於朋友圈還是流量的看法,金世佳的本意和在片段中呈現出來的還是有一定差距。

比如關於朋友圈的“爹味發言”,其實是有一個和記者聊天的前提情境在的↓

記者:我每天朋友圈三條起

金世佳:如果我們有微信我肯定會屏蔽你

可以看出來他明白不喜歡可以不看這個前提,並沒有像片段裏呈現得那樣十足以自我爲中心。

事實上金世佳不僅擅用屏蔽,甚至連自己朋友圈裏有些什麼人都不太在意。

所謂的“珍珠奶茶論”,也不過是想表達自己有選擇不看的權力。

(就是表達能力可能有點問題)

還有讓他飽受抨擊的“流量論”,也是在記者問他微博停更的原因時提到的。

本意是想表達通過自己不發微博也有戲演來打個樣,讓年輕演員不要再去過於注重追求流量和數據↓

情真意切令人動容,努力用自己有限的力量把行業從跑偏的風氣裏能拽回來點是一點。

(不是洗,前面關於說流量演員佔太多便宜的發言橘依然看不太懂)

但他本意是好的這點也不應該再受到質疑。

不難感覺到,同爲從《愛情公寓》走出後都在公開場合diss過成名作的演員,大家對金世佳總是比對王傳君要格外嚴格一點。

畢竟要論“裝”的程度,這二位之間橘很難選出一個第一名。

甚至王傳君在態度上還要更狂一點↓

#王傳君曾公開吐槽自己在《大仙衙門》中原本80分的表演配完音變50分,引得配音老師深夜發博回應

從上面提到的評論裏可以看出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金世佳十年如一日的演技。

王傳君憑藉《我不是藥神》《羅曼蒂克消亡史》不僅收穫了廣大觀衆對於演技得認可,也接到了來自陳沖(合作電影《英格力士》)、婁燁(電影《蘭心大劇院》)的橄欖枝,兩大導演的青睞無疑更加讓大家認可了他的演技。

反觀金世佳,離開愛情公寓後做過於正的大男主,演過青春疼痛小說的改編電影,去日本留過學,上過《我就是演員》,演上星劇也演網劇,扮過乞丐也扮過總裁。

感覺什麼都嘗試了,又好像什麼也沒做成。

唯一值得一提的好像也就只有和陳建斌合作的電影《一個勺子》。

金世佳在電影中扮演流浪漢勺子,造型上做了很大突破,爲角色也下了不少功夫,苦也沒少吃。

#金世佳在採訪時曾說過化好妝後一整天只能吃流食

不論是導演陳建斌對他的評價,還是橘作爲觀衆看完之後的感受,

可以肯定的是,

金世佳,是有演技的,而且在與陳建斌等老戲骨的對戲中也不落下風。

電影獲得金馬獎五項提名,陳建斌獲得最佳新人導演和影帝,女主蔣勤勤獲得最佳女演員,而最佳男配角給了王學兵。

金世佳,查無此人。

不僅獎項沒有他,觀衆也沒能因爲這部電影裏記住他。

只能說是火候還沒到吧。

後來挑大樑演了話劇《狂飆》中的田漢,但話劇的受衆畢竟有限。

真正再次走入觀衆視野是登上了2018年的《我就是演員》,和宋軼合作《催眠大師》。

但橘看完只記住了他用力過猛的表演和結束後與評委關於演戲到底是真是假的爭論。

要說感受到他的演技了嗎?

感受到了,但就是讓橘忍不住想說一句

就這?

畢竟他前期不管是和宋軼爭論劇本還是和章子怡大談表演理論的一系列操作都給橘一種

“我到今天還沒拿影帝只是因爲沒有展示的機會”

的感覺。

結果就是雖然贏了宋軼,但在臺上呈現出的效果遠沒有達到能和他的姿態匹配的水平。

而這之後大大小小主角配角的戲也演了不少,總體來說,褒貶不一。

#《河神》《二十不惑》中被指油膩

#《摩天大樓》中被指狀態遊離

總之,始終沒能拿出可以讓觀衆“統一口徑”的表演。

橘覺得這除了和角色設定有關以外,也和他著名的“方法派”表演方式有關。

下面是小橘表演課TMI:

方法派不同於體驗派講究“真聽真看真感受”,他允許演員“替換交流對象”。

就好比一名直男去演同性戀,方法派允許演員將對手演員想象成女性,但愛上同性與愛上異性之間的差別該如何表現就需要演員自己拿捏。

這種表演方式的弊端在於把握不好容易造成表演僵化,無法表演出同一種情緒不同情境下的細微區別。

但任何表演方法都有利有弊,就像金世佳在採訪中說的:頻繁入戲和入戲太深是一種對演員不太友好的現象。

因此,運用方法派演戲不是問題,徐崢就是一位偏方法派的優秀演員,這種方法只是更考驗演員在分析角色情境上的能力。

金世佳也意識到了自己表演問題的所在,作爲演員,他的個人理性大於對角色的感性。

現在他應該做的就是儘快找到本人理性和作爲演員應具有的感性的平衡點。

當然,金世佳曾經給自己插了滿身的flag也是網友一直以來嘲諷他的一個點。

給王傳君留言“演員要有羞恥心,不能什麼戲都演”

自己去演了6.1分的《陪安東尼度過漫長歲月》,4.2分的《致青春2原來你還在這裏》,5.3分的《吃吃的愛》,6.7分的新時代霸道總裁愛上我之《二十不惑》。

《演員的誕生》第一季來找他,他說“演的好不好不是看這個的”。

轉頭就上了第二季。

《河神》第一季找他,他說對網劇不瞭解,想拍電影,拒了。

結果第二季還是來了,還是頂着換角爭議來的。

但他也覺醒了,他自己說的,覺得自己以前可太傻了。

(這個橘在翻看初中QQ空間的時候也有同感)

他就像是個發作得太晚的中二病患者,正在隨着年齡增長逐步清醒。

只不過我們犯中二病的證據只存在於自己的社交賬號裏,他的那些狂妄自大都被鏡頭記錄下來,永遠存在於網絡之中,時不時被拉出來品評一番。

對此,他說“我已經做好準備向前走了,總是盯着我的過去的人,太淺薄了”。

但是橘要說一句

你有向前走的權利,網友也有向後看的權利,只有不停努力地向上爬,站到不得不擡起頭才能看到的高度時,才不會有人再去低頭尋找你的過去。

中二病還是早點從自己的世界裏醒來好好低頭打磨演技比較好。

最後一句

滿分十分,你覺得金世佳的演技可以打幾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