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主持《演員請就位2》引爭議,大鵬:不委屈,有遺憾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1月21日 05:16   鳳凰網

採寫:新京報記者 楊蓮潔

《演員請就位》第二季11月21日上線的第八期節目裏,發起人大鵬執導的“天使劇本”《花木蘭》將和陳凱歌、爾冬升等四位導師的影視化作品一起呈現,也由此“解鎖”了他在節目中作爲導演的隱藏身份。

此前節目裏雖然也呈現了大鵬帶着演員排練的一些內容,觀衆還是更多地把他看成單純的節目主持人。因此,他在節目裏一些直接表達個人立場和觀點的言論,被認爲有失主持人應當秉持的中立,在網絡上引發了爭議。

大鵬在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他不覺得委屈,甚至會跟觀衆站在一起挑自己的毛病,他只是覺得有遺憾。他也承認自己的情緒不可控制地受到了輿論的影響,尤其錄製第九期節目的時候甚至不能完整地組織起語言,每次想說點什麼就彷彿看見彈幕在飄:“舔狗舔狗舔狗!挑事挑事挑事!綠茶綠茶綠茶!”

大鵬執導《花木蘭》。

關鍵詞:節目爭議

有爭議接受結果,沒有委屈只有遺憾

《 演員請就位》第二季中,大鵬幾次引發輿論爭議都是因爲他旗幟鮮明地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比如: 當李誠儒和郭敬明就某個問題產生分歧時,他選擇認同其中一位的看法。 在觀衆看來,這樣的公開“站隊”有失一位節目主持人應當秉持的中立立場。

實際上,《演員請就位》第二季主創和大鵬本人對他在節目裏的身份定位遠比“主持人”更多元。 企鵝影視座標系工作室負責人、《演員請就位》第二季製片人徐揚之前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說,節目組對大鵬的定位是發起人,不是主持人。 前期,他幫助演員適應角色,後期天使劇本部分,他作爲導演在創作上實現專業表達。

大鵬在節目裏有多重身份。

在節目組邀請他加盟的前期溝通過程中,大鵬也知道他在節目裏身份不是主持人。“我覺得自己不是來主持的,而是幫助這些演員們的,我也作爲導演參與節目。我幫演員導戲、排練,送他們去導演組;然後也作爲導演參與撈回被淘汰的演員。在這樣的認知和依據下,我才做了那樣的事、講了一些比較直接的觀點。”

面對身份認知偏差導致的輿論批評,大鵬並沒有覺得委屈。“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大家之所以這麼討論我,其實是有原因的,因爲他們看到的就是那樣。那些事情是我做的,話也是我說的,我會去檢討我哪兒說的沒那麼好,我也會和觀衆站在一起,挑這個人(大鵬)在舞臺上的毛病。所以我理解他們爲什麼這麼說我。”

但是大鵬有遺憾,遺憾於節目時長有限,很多幕後的內容都不能得到完整的呈現。“我們參加一次錄製大約3天的時間,我有兩天都在幫演員排練,有一天在舞臺上參與了主持工作,但節目裏對於幕後的部分沒辦法完整呈現。如果這部分也被看到,那大家可能就會比較立體地去評判我在節目裏的身份定位。”

但他也理解,畢竟參加節目的有40位演員,4位導師,1位特約嘉賓李誠儒,後期還有11個製片人,加上大鵬自己,這麼多人想要在有限時長裏都能得到豐滿的展現是不可能的。“你也不能要求觀衆是上帝視角,要求他清楚所有的事情,知道我其實不是主持人,還幹了這些事兒。”

情緒影響了語言表達,彷彿看見彈幕在飄

大鵬能夠理解爲什麼自己在節目裏的言論會引發這麼大的爭議,也接受被觀衆批評的結果,但他的情緒還是無可避免地會受到影響。“沒有人願意被別人罵的,當批評的議論排山倒海撲面而來的時候,我的心情還是會受到影響。”

大 鵬說,《演員請就位》第二季開播時,實際上已經錄完5期了。 第9期錄製的時候節目播出了三期,正是輿論抨擊最猛烈的時候,他在錄製現場的舞臺上經常會有手足無措的感覺。

大鵬平時是個說話非常有條理的人,但第9期錄製站在舞臺上,他發現自己沒有辦法正常組織起完整的語言,經常把主謂賓搞錯。他承認自己當時不由自主地想得挺多,每次要想說點什麼,就好像總是能夠看到評論的彈幕在飄。

“當我想要肯定一個表演成功的時候,彷彿看到彈幕說:‘舔狗!舔狗!舔狗!’當想要指出某個表演是有遺憾的,彈幕已經開始說:‘挑事!挑事!挑事!’當我試圖想跟大家說演員其實很不容易的時候,就是——‘綠茶!綠茶!綠茶!’

意識到情緒有點控制不住,大鵬在臺上想得最多的就是趕緊把這期節目的流程順利走完。他後來甚至反思,自己當時是不是魔怔了,是不是有點太受輿論的影響了?

“當時正是輿論最猛烈的時候,現在我就比較能接受了。如果你讓我重新去錄第9期,應該會從容很多。”被問起後面是不是把情緒狀態調整回來了,大鵬哈哈大笑:“這個節目一共10期,第10期是直播,還沒有到呢。所以已經沒有機會給我挽回了。”

關鍵詞:天使劇本

節目組提議拍喜劇,但我想拍動作戲

《演員請就位》第二季進行到淘汰賽階段,大鵬從被淘汰的演員裏選擇了倪虹潔、黃夢瑩、張逸傑出演他創作的“天使劇本”。 如果作品整體表現優異,演員就有機會“復活”。

大鵬的“天使劇本”《花木蘭》以女性的視角反思戰爭,刻畫了一個在戰場上不斷獲勝高升,內心卻十分厭戰、渴望回歸平靜但內心已經無法回到過去的將軍花木蘭。 最新一期節目裏,《花木蘭》在與四位導演執導的8部影視化作品同場比拼中獲得第二。

大鵬執導《花木蘭》。

大鵬透露,“天使劇本”是當初打動他加盟節目最主要的原因。“大概是7月份的時候,我在拍別的戲,節目組來邀請我。我瞭解到節目的賽制和流程,知道‘天使劇本’是由我從被淘汰的演員裏選幾位來演。我覺得它可以在一個很大的平臺展示我作爲導演的能力,同時又能夠幫助有遺憾的演員有機會回到舞臺,這是好事。但到時候能復活幾個,誰會被複活,甚至拍得不好一個都復活不了,這些都是未知的,但這很吸引我。”由於節目是動態發展的,大鵬事先不知道哪些演員會被淘汰,無法預知能跟誰合作,所以並沒有提前創作劇本。

節目組給大鵬推薦過“天使劇本”拍攝的主題,都是喜劇向的內容,比如希望他翻拍《瘋狂的石頭》。但他有點逆反心理——你們覺得我可以拍喜劇,但我不止能拍喜劇,所以特別想拍一個不是喜劇的內容。

“創作過程中第一個定下來的就是‘不拍喜劇’,我要拍節目裏沒有呈現過的。去年我看了第一季節目,看了大家拍的作品,大概知道在一個極短的時間裏能夠有怎樣的呈現空間,以及哪些是這個舞臺上沒見過的。”

大鵬爲“天使劇本”定下的第二個元素是“動作戲”,他當時希望翻拍《殺破狼》裏吳京和甄子丹的巷戰,一直在琢磨要怎麼改編和展現這齣戲。

因爲倪虹潔選了《花木蘭》

這個舞臺就像一場戰役

定下了“非喜劇”和“動作戲”的方向之後,大鵬一直在等節目裏誰會被淘汰,他才能從中選演員。 他很喜歡倪虹潔的表演,但之前不覺得她會被淘汰,所以也沒想過能跟她合作。 當倪虹潔真的被淘汰了,大鵬就覺得一定要跟她合作,“她真的是遺憾,我希望她能復活。 但那時候我心裏還在想拍《殺破狼》呢,選擇倪虹潔就意味着要換個劇目了。 ”

考慮倪虹潔演什麼角色合適的時候,他想起了不久前在寧波錄節目間歇去看的一部電影《花木蘭》,因爲觀影時間近,印象很深刻。

在大鵬看來,倪虹潔並不適合演“小花木蘭”,但她可以演一個打了十幾年的仗,已經是將軍形態的花木蘭,而這樣的花木蘭在之前的影視作品裏都沒有被呈現過的。“我覺得這個想法挺有意思。不管哪個版本的《花木蘭》都從她替父從軍講起,但如果一上來她就已經是將軍了呢,那麼多年的往事其實都不需要鋪墊,因爲中國人大部分都知道花木蘭的故事。”於是,他迅速就確定了“天使劇本”要改編的是《花木蘭》,還能拍動作戲。

大鵬執導的《花木蘭》裏,北魏的花木蘭將軍俘虜了柔然女扮男裝替父從軍的年輕版“花木蘭”。兩個經歷類似但年齡不同的女性在殘酷的戰爭中相遇,既是生死之敵,也有共情共鳴。和之前在節目裏爆發力強的表演相比,倪虹潔演的花木蘭內斂卻更有感染力。

大鵬說,如果把節目裏演員跟角色之間的相處當成一場戰役的話,其實倪虹潔經歷過很多,她打過勝仗也打過敗仗,她最後在舞臺上的無助、渴望、不甘心,就跟打仗的心態是一樣的,這是她演花木蘭的支點,她其實就是花木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