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好聲音》鼓勵原創歌手助力華語樂壇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1月19日 22:59   中國新聞網

將人間之美化作溫暖音符

《中國好聲音》鼓勵原創歌手助力華語樂壇

  今晚,這一季的《中國好聲音》總決賽將在武漢唱響。9年了,今年這家中國音樂的傳統老店首推“原創賽道”。是的,驀然回首,曾經那些鐵肺金嗓,“聲”如夏花,絢爛一夏便又無聲無息,與其說是“好聲音”,不如說是“好嗓子”。所以,作爲節目導師的李健說,“一定要做原創歌手!”趁年少,將人間的美、心裏的暖化作音符,那才是最好的聲音。

  上個月,李健來到上海,參加了一檔音樂節目《我們的歌》的發佈會,那天的嘉賓有譚詠麟、張信哲、鍾鎮濤這樣的前輩歌手,也有希林娜依·高、馮提莫、太一這些新生代歌手。原本節目組爲了活躍氣氛,讓兩組歌手接唱對方的經典歌曲,當《愛就一個字》《只要你過得比我好》《一剪梅》等經典曲目響起,無論年齡,大家爭先恐後搶着唱,而到了最近的網絡歌曲,大家只能面面相覷,氣氛不算融洽。望着70歲還能踢球的譚詠麟,看着“可甜可鹽”歌路寬廣的馮提莫,作爲一名寫歌的人,李健危機感不言而喻,會唱的“好嗓子”常有,會寫的“好聲音”難覓。

  缺好歌的危機不止李健有,看看這麼多季的《中國好聲音》,總有觀衆吐槽,冠軍學員出道即“消失”,歸根到底,還是沒有作品留得住,經典再好,總是人家的。李健說,只有原創歌手才會曲由意起、詞自心發。

  當然,總有人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默默地寫着心底歌。這一季《中國好聲音》也看到了他們,首次開闢的“原創賽道”成爲今年賽制的最大亮點,讓他們走上了舞臺。那一晚,寫下《那年·年少》的宋宇寧,唱着自己寫的“年少多輕狂天高欲何妄,只畏老去悔青腸一生嘆荒唐”,臺側導師們屏住了呼吸,聽着那年那夜海邊那花房,月下佇立着心愛的姑娘,空氣中流轉着醉人的玫瑰芬芳……李健深情的目光望去,全是自己20歲的影子。憑此一曲,宋宇寧當晚豪取觀衆投票最高票數,挺進了決賽。

  不止是宋宇寧,這一季《好聲音》還有很多原創歌手給觀衆留下了美好的旋律,21歲的賈翼騰、19歲的“斑馬森林”……他們努力寫着自己的歌,用旋律裝點你的歲月我的枝芽。讓人欣喜的是,他們並不孤獨,儘管比起華語流行樂壇那些經典歌曲,這些原創作品或許還顯稚嫩,卻唱出了時代的聲音,也只有爲這些作品搭建更多的平臺,才能激發更多年輕人有動力去記錄這個時代的生活與感受。就像《好聲音》總導演金磊說的,“現在的人就是要勇敢表達自我,我們的節目也應該積極擁抱這羣人。”

寫出感動

  高山流水遇知音。對那些寫歌的人來說,需要知音,不只是懂你的好,更是認可並鼓勵你的創作。在《好聲音》的節目中,李健說:“原創從來都是最富魅力的。我喜歡沾染着文學氣息的歌詞。”李榮浩也表示,原創是當下勢不可擋的趨勢,“希望把原創歌曲推廣出去。”

  事實上,這些年熒幕上無論是《歌手》《我們的歌》,還是《中國有嘻哈》《樂隊的夏天》,《中國好聲音2020》……在消費完經典老歌之後,音樂節目也都在尋覓好歌。問渠那得清如許,爲有源頭活水來。優秀歌曲層出不窮,不僅是對音樂綜藝節目,對華語樂壇都是促進。“當原創遇到翻唱經典,還沒有開口,原創就已經贏得了半個身位。”一位參與今年《好聲音》投票的專業評審說。顯而易見,引入了原創機制,讓觀衆對新歌無比期待。

  原創這條路也是辛苦的,畢竟要直面觀衆的挑剔;但與人分享走過的路與心頭的暖,這條路也是幸福的。也許某一天,某個四下無人的角落,華燈初上,你寫的旋律在他耳邊響起,城市的喧囂他早已聽不進心裏,回首望去,那裏是你的人生,也是他的。

  本報記者 吳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