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綜藝帶給街舞的最大紅利是認知重啓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15日 13:52   中國新聞網

  新京報專訪多位業內人士,解密流行文化發展脈絡,“熱門”背後仍有長路需走
  綜藝帶給街舞的最大紅利是認知重啓

  若將時間往回撥至上世紀90年代至2000年初,街舞仍被看作是“壞孩子”的標籤;但到2020年,隨着《這!就是街舞3》(以下簡稱《街舞》)等系列綜藝的播出,“街舞”成爲“說唱”之後,又一個被看好的、甚至是最具熱度的街頭文化,並不斷地影響着新一代年輕人。

  2018年被稱爲“街舞元年”,更確切地說,是街舞圈層商業化開始的元年,隨着兩檔街舞節目的橫空出世,韓宇、馮正、肖傑、楊文昊等街舞大神走進大衆視野。除了網絡綜藝,街舞也越來越得到大衆平臺的認可。CCTV3《舞蹈世界》推出過暑期特別節目《街舞集結號》、《街舞英雄》;江蘇衛視的《蒙面舞王》、湖南衛視的《舞蹈風暴》都有街舞的身影。

  隨之而來,綜藝節目也帶動了行業的發展,舞者的授課、比賽增多,收入也有所上升。近五年來,舞蹈相關企業的年註冊量也在逐年上升。從2015年的1.87萬家,到2019年的3.92萬家,五年增長幅度達到110%。一些老牌街舞機構的生源大幅增長,有的街舞工作室甚至拿到了上千萬的投資。馮正、韓宇、楊文昊等舞者還擁有了自己的廠牌,可以做擴展做潮牌、鞋子、衣服,一些熱門選手開始走商演、巡演、甚至頻繁上其他類型綜藝、跨界紀錄片拍攝、出自己的EP作品等。今年《街舞》決賽計劃把之前的選手找回來,總導演陸偉明顯感覺到他們現在的演出、課程多了,舞者的時間都排得很滿。

  行業的快速發展是否代表着街舞已經走向甚至完成了“出圈”?

  A 源起

  街舞起源於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的美國,原本是城市黑人貧民的舞蹈。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街舞傳入中國,最先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城市流行起來。隨着1984年圍繞以街舞爲主題的電影《Breaking》傳入中國,“霹靂舞”開始席捲中國舞廳。而上世紀90年代末韓國一代團H.O.T的暴火,也讓“街舞”的概念逐漸開始在中國發酵。另外一個對早期街舞有重要影響的人物是邁克爾·傑克遜,他的機器人舞、太空步轟動一時。

  中國各地的街舞特點也不一樣,以廣州、上海、北京三個城市爲中心。廣州的街舞由於出現得早,經濟基礎又好,所以街舞水平一直領先全國,廣東省的街舞相關企業數量在全國也是最高的。上海很早就開辦了系統正規的街舞培訓。北京街舞文化的崛起雖然較晚,但風格比較全面,目前成爲中國街舞文化最爲活躍的地方。

  實際上,在綜藝節目之前,街舞在國內的普及率已經很高。《街舞》項目總負責人劉棟說,經常有人發給他看工地裏面有建築工人在休息的時候跳街舞,而且真的跳得非常好。“街舞在小衆文化裏是最大衆的。”

  Reggae(雷鬼舞)

  起源於牙買加,並隨着雷鬼音樂在法國及美國的傳播和發展,開始走進流行文化和公衆視野。雷鬼舞是一種很原始的舞蹈,早期出現在酒吧裏,有許多胯部扭動的動作,特點是“性感”和“力量”,動作熱情而狂野。

  House

  House是融合了各種不同舞蹈元素,以豐富輕快的腳步變化來表現舞曲的舞蹈種類。House經常即興而爲,強調快速並且複雜的以腳爲導向的舞步,結合軀幹流暢的動作,同時也有地板動作,分爲Jacking(張拉),Footwork(腳法)和Lofting(高踢)三大類。

  Breaking(地板舞)

  起源於上世紀70年代,併成型於80年代的美國紐約市布朗克斯區,當時許多DJ在街頭舉行音樂派對,越來越多的人在沒有歌詞的間奏部分跳舞。其中一名DJ發明了將兩張唱盤的間奏部分拼接起來,以獲得更長的跳舞時間,並由此產生了Break Beat(間歇節奏)這種音樂形式,其所跳的舞蹈便被稱之爲Breaking。目前的Breaking大量吸收了Capoeira(巴西戰舞)、體操、中國武術等不同元素和動作,大量手撐地的快速腳步移動、倒立定格動作,以及在地板上或者空中的高難度旋轉,充滿視覺衝擊力。

  Locking(鎖舞)

  名字由“鎖”(lock)的動作概念而來,是指從一個很迅速的運動中凝固不動,然後停在一個特定的姿勢,短暫地保持那樣的姿勢之後,又繼續恢復到原來的速度。上世紀70年代後,locking發展成熟。目前流行的locking大部分是靠肘關節來“鎖”,包括迅速和有力地把頭、肩、臂、臀等部位做突出和鎖定的動作,產生眼花繚亂的美感和力道感。

  Hip-hop(嘻哈舞)

  起源於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是廣泛流行的街舞類型。Hip-hop是由最具代表性的動作UP Down(上下)、C-walk(C舞步)、Shake(搖擺)組合而成,極富變化,並通過頭、頸、肩、上肢、軀幹等關節的屈伸、轉動、繞環、擺振、波浪形扭動等連貫組合而成。Hip-hop舞蹈的特色是爆發力強,舞動時肢體所做的動作亦較其他舞蹈誇張,以全身的活力帶來熱情澎湃的感覺。

  B 上升

  2018年街舞綜藝給行業帶來了分水嶺,讓街舞行業商業開竅,開始有品牌來投錢冠名比賽。據統計,在街舞賽事方面,每年CHUC全國街舞聯盟各單位組織各類型賽事就達到600餘場。其WDG中國(鄭州)國際街舞大賽、江小白JUST Battle國際街舞大賽、徐州炸舞陣線國際街舞大賽、廣東Real Life潮流文化周等賽事已經成爲全國甚至國際知名的街舞賽事品牌。

  小A從2007年上高中的時候開始接觸街舞,目前已經跳了十幾年舞。帶給小A最深的感受就是,《街舞》節目之後這個行業變熱鬧了,線下的比賽有圈外人進來了。之前比賽只有舞者來,現在一半的人都是舞者的粉絲。2018年《街舞》問世之前,陸偉去看街舞比賽發現現場也就幾百人,這兩年比賽門口聚集的都是粉絲,大家都是買票入場,這也讓從業者很欣慰。2018年楊文昊率先舉辦了個人專場演出,在此之前街舞圈沒有出現過個人專場,先不說舞者的個人號召力,一個人跳兩個小時的舞,非常耗費體力,需要專業團隊幫舞者安排嘉賓設置,怎麼跳不至於被累死。

  人口紅利是街舞行業能飛速發展的一大原因,在全世界來講,中國是舞者最能賺到錢的地方,疫情之前,全世界最優秀的舞者百分之六七十都在中國授課、參加比賽,比如法國街舞舞者布布就來中國發展很多年了。目前全世界街舞從業者所受到最好的“待遇”也就是法國一對雙胞胎Les Twins組合,他們在電影《黑衣人:全球追緝》中出演了外星人反派,還曾經作爲碧昂絲演唱會的伴舞參加巡演。而大部分外國舞者就是給大牌明星的演唱會做編舞,很少有代言或者商業機會,甚至在綜藝中,可以輕鬆給舞者一個上萬人舞臺的事情,在世界範圍內也少見,只有法國等少數比賽才有過5000人以上的舞臺。

  Popping(震感舞)

  Popping以不同形式興起於美國西岸,靈感來源有模仿機器人的默劇表演(Robot Style)、Locking舞蹈的快速停頓感以及60年代的流行舞蹈動作Jerk Dance等不同說法。最基本元素爲POP,是指通過肌肉的快速收縮與舒張達到震動的效果,一般包括手臂,腿部,胸部,肩頸等部位,並常常結合Robot(機器人)、Wave(電流)、Slide(滑步)等不同風格、技術來進行表演。

  Waacking(甩舞)

  成型於上世紀70年代,以大量手臂的旋轉揮舞和性感的姿勢、走位來表達迪斯科及放克音樂。最初通常是男舞者男扮女裝進行表演,以上肢快速的甩動旋轉爲特色。

  Krump(狂派舞)

  起源於上世紀90年代初的洛杉磯,是一種嘻哈文化與情緒緊密相結合的舞蹈。早期的狂派舞受小丑舞影響很大,都是運用臉譜造型和自由式的舞蹈動作,通常以鬥舞的形式出現。但狂派舞以小丑裝扮進行舞蹈,風格上與Hip-hop相似,只是狂野和誇張得多,並解釋爲一種通過激烈動作,將內在負面情緒進行發泄和昇華的舞蹈。

  JAZZ(爵士舞)

  爵士舞是一種急促又富動感的節奏型舞蹈,送胯、扭腰、身體呈波浪形扭動是爵士舞的主要特點,本質是一種自由而純樸的表現,直接把內心的感受用身體的顛、抖、扭表達出來。其特徵是可自由自在地跳,不像古典芭蕾舞或現代舞內斂且遵守固有姿勢。爵士舞與美國傳統爵士音樂共同成長,後來又加入了踢踏、高帽、手杖和百老匯。因此在過去的幾十年中,與爵士舞相關的動作、擊打節拍方式都在不斷演變。

  C 分層

  而綜藝帶來的僅僅是頭部舞者的生活改善,有了知名度的舞者,商業活動、廣告代言從二三十萬到四五十萬不等,但大部分舞者的物質收入改善並不大,以一節課課時費200元爲基礎,一般工作室的街舞老師月收入在七千左右。《街舞》節目之後,生源有所增加,但對於普通的老師而言收入也就是過萬,街舞行業下層的人感受不到太大變化。陸偉也承認,節目帶來的紅利對於金字塔頂部的人影響最大,上不上節目也是“兩個世界”,“就算只是節目的400強,連毛巾都沒有拿到,但是他來了節目回去再教課,來上課的人也會增多。”

  街舞相比其他選秀類節目很難出圈,舞者不像練習生會考慮如何迎合觀衆,舞者不是偶像,他們更想做自己,即便是參加綜藝節目,到最後大多數舞者還會回歸街舞圈。由綜藝節目帶來熱度和大量粉絲無需質疑,但對於《街舞》出來的選手,最後像GAI一樣成爲大衆熟悉的說唱明星屈指可數。

  人才斷層也是這個圈子正面臨的問題。據陸偉觀察,目前街舞選手存在斷層,《街舞》中的選手,80年代和00年代出生的選手實力很強。80年代是中國最早一批接觸到街舞的人,比如韓宇、馮正,之後斷層的原因是那一代家長比較有顧慮,街舞不像芭蕾等舞蹈有專業院團,跳得再好也無非是在培訓機構做老師,而且還都是私人機構。00後的家長普遍年輕,更開明。圈子內的職業分工也出現“斷層”。之前街舞圈子甚至可以說相對閉塞,大家就是在這個圈子裏跳舞,現在有了更好的賽事,更多的授課機會,但是舞者又不知道該怎麼做。很多舞者自認不懂包裝、宣發,只知道跳舞,不會利用這個浪潮。

  雖然街舞行業在整體前進着,但行至2020年,屬於街舞的春天到了嗎?不少舞者表示,還不好說,尤其是一個有着battle文化和精神的圈子。許多舞者在參加完節目後又回到了舞室,練舞、教舞、打比賽,他們似乎更在意職業尊嚴,而不是商業代言數量。

  所以,無論“出圈”與否,永遠不要讓結局遮擋了故事的光芒。關於站在綜藝十字路口的這些舞者的收穫與困境,我們應該細細思考。或許,《街舞》等綜藝給行業帶來最大的紅利不是數據的改變,而是認知的重啓。

  專題策劃:佟娜 田偲妮

  專題採寫:劉瑋 張赫

  專題攝影:郭延冰(馮正人物拍攝)

  製圖:師春雷 許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