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極限挑戰》,別挑戰大衆底線!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1日 06:05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9月21日電(記者 張曦) 21日,東方衛視的綜藝節目《極限挑戰寶藏行》上熱搜了,這次“挑戰”的是一種稀有保護植物。

  最新一期《極限挑戰寶藏行》錄製的地方在西藏江孜縣海拔最高的村——馬玉村,這裏的海拔4750米。在遊戲環節中,有一關是“通過採摘雪蓮花,來爭取最後一關聖水”。

  但實際上,節目裏採摘的並非普通的雪蓮花,它的學名叫水母雪兔子,是菊科風毛菊屬的一種植物,分佈在中國雲南(麗江)、西藏(亞東、錯那)。

  這種植物生於高山流石灘、山坡巖縫中、山頂沙石地,因爲高原高山地區環境比較惡劣,因此生長極爲緩慢。

  記者注意到,在今年7月9日國家林草局、農業農村部發布的《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名錄》徵求意見稿中,屬菊科的“水母雪兔子”已經被列爲國家二級保護植物。

  但在節目中,節目組和嘉賓們顯然都不認識這一植物。

  大家在石頭下面發現水母雪兔子後,都十分激動,並大呼“我的天吶,這是大豐收了嗎”。之後俞灝明、岳雲鵬還手拿水母雪兔子喊話“有機會一定要來這看看”。

  節目播出後,採摘行爲引發網友熱議。眼看輿情快要剎不住車時,嘉賓之一的劉宇寧發微博道歉。

  劉宇寧表示,拍攝當天接到的任務是上山尋找雪蓮。“到達目標山地後。道具雪蓮已經擺放好。”

  他提到,節目本意是通過大家歷經磨難終獲至寶的過程宣傳西藏。但自己的舉動給觀衆帶來了不正確的引導,因此向大家道歉。他還強調,自己在未來的生活和工作中,都要積極傳播正確的環保知識,也會更加嚴於律己。

  但對於“道具雪蓮”這個說法,在植物學家顧有容看來並不成立。

  他在微博上反問,“道具?能把水母雪兔子做得這麼逼真、每一棵的根莖葉花還都不一樣的道具師我倒是想認識一下。”

  顧有容介紹,大多數水母雪兔子生長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流石灘,這裏的地表完全由碎石構成,每年霜凍期長達8到10個月,生存條件十分惡劣,因此從種子萌發到開花需要數年才能完成。“因爲數量稀少,我們科考時連標本都不捨得採。”

  顧有容表示,雪蓮亞屬和雪兔子亞屬的物種共80個,三分之二以上生存收到威脅,一半以上瀕危。他告訴記者,雖然當地土裏有種子幼苗庫,年年有新的開花植株,“但連續薅個幾年就啥也沒有了”。

  北京德亮律師事務所萬方亮律師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採摘國家二級保護植物一般情況下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罰金;情況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但如果行爲發生在徵求意見稿生效之前,不應該構成犯罪,法律不溯及既往是原則。如果意見稿生效,再有行爲,則構成犯罪,應該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作爲《極限挑戰》的衍生節目,《極限挑戰寶藏行》主打的是公益,節目的出發點是“傳遞生態環保理念,展現自然人文風貌,見證國家扶貧成果”。

  然而在這樣一個“環保”的節目裏,卻呈現瞭如此不環保的一幕。21日晚,《極限挑戰寶藏行》節目組發佈致歉聲明,節目組表示,當期節目錄制過程中,由於在細節設計上的失誤,儘管沒有實際發生採摘珍稀植物的行爲,但是節目播出後產生了一定的負面影響,沒有起到宣傳好珍稀植物保護規定的作用。

  節目組提到,會虛心接受所有網友、粉絲以及媒體的指正批評,並誠摯地表示歉意,將力爭於近期身體力行地爲保護水母雪兔子做一些實際工作,倡導大家保護珍稀植物,爲保護環境共同努力。

  不過話說回來,縱是道具,那也是做了最壞的示範!

  事實上,綜藝節目宣傳環保的初衷固然是好的,但如果一味爲了博眼球,設計一些另類的“遊戲”,這就與公益背道而馳、本末倒置。

  真正的公益不應只是感嘆西藏雪山的美景,而應該通過節目教導大家,如何才能讓這樣的美景完完整整地保留下來,傳給下一代。

  就像顧有容所說,扶貧主題的節目,實際上扶貧和生物多樣性保護並不矛盾,甚至可以是相輔相成。

  希望這些打着公益、環保的綜藝節目少一些套路,少一些“高清道具”,多些真正的正能量,別挑戰大衆的底線。

  愛護環境,人人有責。(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