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劉詩詩新劇《親愛的自己》聚焦扎心的職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6日 00:50   中國新聞網

劉詩詩新劇聚焦扎心的職場

是不是現實主義好劇,有待後續觀察

  劉詩詩產後復出的首秀,與朱一龍搭檔合作,闞清子首次“當媽”,還有從渣男許幻山升級成“海王”的李澤鋒,電視劇《親愛的自己》在播出前就一副妥妥的爆款配置。但前有《三十而已》這種高段位的現實題材劇集熱場,後有《他其實沒有那麼愛你》的僞現實感墊底,目前觀衆對於《親愛的自己》從充滿期待到陷入評價兩難,究竟是不是一部現實主義佳作,還有待後續劇情的考證。

  記者 宋說

職場劇情有甜有鹹

  從目前已更新的劇情來看,《親愛的自己》對於立意現實題材的表現還是頗有看點的。《親愛的自己》將鏡頭對準了6位三十歲男女的日常,意在通過三對不同婚戀狀態下的男女來呈現都市年輕人的生存現狀。李思雨(劉詩詩飾)在職業上升期碰上了男朋友的求婚,職場上還與一手把自己帶起來的上司兼師父進行職業競爭,事業和家庭的碰撞,還有職場上來之不易的友情和升職加薪的矛盾,愛情與職業雙重困惑,李思雨的人設大方向上可以歸爲都市追夢青年的代表。

  家庭主婦張芝芝(闞清子飾)爲了孩子上貴族幼兒園大費周章,在人際關係中一再卑微退讓,既不被丈夫劉洋(彭冠英飾)理解,也得不到學生家長的尊重,展現着擰巴的家庭婦女人設。普通人想活成《三十而已》裏的顧佳,生活中大概率還是過成了本劇中的張芝芝,還有教育偏差、二胎、婆媳關係等現實問題,也糅雜在夫妻二人的關係中。《親愛的自己》的職場故事扎心,家庭劇內容也挺複雜。

  值得一提的是,《親愛的自己》探討成年女性在職場、婚姻中所遭遇到的危機問題時,並未把男性形象刻畫得扁平討厭。朱一龍飾演的陳一鳴可歸爲當代上班族的縮影,面臨職場裁員被義氣衝昏頭腦,劇中“你跟公司講感情,公司只跟你講效益”“三十歲跳槽,不上不下”等犀利臺詞,更是深深戳中了觀者的心。裸辭後的陳一鳴在求職過程中屢屢碰壁,真實的理想有多豐滿,現實就有多骨感。職場、家庭、男女雙視角,這部劇看點頗多,而朱一龍飾演的陳一鳴,也成爲劇中較爲立體的人物形象。

再度聚焦女性成長

  《親愛的自己》對現實問題確實有所展現,劇中懸浮的地方也有不少,關於職場劇的一些梗略顯老套。作爲銷售經理的李思雨爲了見客戶,直接將對方堵在男衛生間,通過這種方式將跑單追回,還多拿了一千萬的訂單受到客戶的賞識。這樣的堵客戶的套路,在多部職場劇中已經多次出現。從“給我十五分鐘,我能爲您創造五百萬的效益”這句臺詞來看,女主精英人設是立住了,但未免有些誇張。

  在人物設定上,《親愛的自己》與近期的幾部劇不謀而合,女性獨立成長話題再成劇集重點之一。之前的劇集《他沒有那麼愛你》強行把男女性別設定成對立面,作爲女性獨立成長的背景和刺激點,《親愛的自己》也把角色的思想觀念強行劈叉,將婚姻與思想獨立分開,甚至製造對立觀點。

  劇中李思雨的思想觀念偏向於獨立女性思維,面對男友陳一鳴精心準備的求婚儀式,她坦言還需要時間沒做好準備,有些不知所措。之後被朋友和妹妹問及,到底有沒有接受陳一鳴求婚時,李思雨表示自己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怕結婚影響自己的自由。前期劇情傳遞出結婚後生活就會失去自由的恐婚觀念,再加上《親愛的自己》意在表現看清現實擁抱自己,所以後期有沒有昇華點暫未可知,《親愛的自己》是真的現實主義題材好劇還是僞現實主義,還有待後期觀察。

  作爲劉詩詩復出的首部作品,不少觀衆的期待值早早被拉滿。《親愛的自己》中,劉詩詩飾演的李思雨在職場中雷厲風行,工作能力突出,生活中,是一個獨立自主、不依附男友的新時代女性。在李思雨與陳一鳴車內撒嬌的戲份裏,劉詩詩神態的“過度矯飾”確實有些尷尬,面對男友失業時的體貼溫柔,也被網友評價表現有些過了,“可愛不是擠眉弄眼,感覺劉詩詩在硬凹少女感”。

【編輯:蘇亦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